首页 > 言情 > 凶悍小王妃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 吓死你

“郡主她、她……哎呀妈呀!”
  大清早,镇远侯府老夫人娄氏门口,前来通报的小厮战战兢兢往门外一看,顿时吓得面无人色,也顾不得体统了,跳起来就往娄氏身边钻。
  娄氏刚起床就被冲撞,顿时大怒,刚想叫人将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打出去,忽见门帘一掀,走进来一个人。
  洛云霜衣发凌乱,浑身血污,一双眸子泛着狠戾的光,肩上背着一个粗麻口袋,正正站在了门口。
  “啊!”看清楚洛云霜的模样,坐在床前小杌子上的洛云晓吓得尖叫一声,躲进了娄氏的怀里。
  娄氏也吓得浑身哆嗦,抱着洛云晓恐惧的往床里头缩,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你是人是鬼?”
  洛云霜冷笑一声,往前走了两步,“我是人是鬼,祖母问问你的好孙女不就知道了么?”
  说着,她拿着手里的东西去拍洛云晓的脸。
  那东西很冷,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儿,娄氏低头一看,竟是一条手臂!
  “你……来人啊!快来……”娄氏被吓的心脏狠狠一缩,一口气儿没上来,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洛云晓也差点被吓晕,看到这条手臂她反而清醒了过来,洛云霜根本就没死,还杀死了她买通的人!
  原本她打算用这一招夺了洛云霜的郡主之位,不用再加给那个痨病鬼,怎么会……
  眼下行迹败露,洛云霜无法无天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她,不然也不会带着只死人手回来……
  对了,祖母!
  洛云晓心里有了主意,她将昏迷的娄氏扶起来,一脸紧张的摇晃着她,“祖母,祖母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
  此时,听到娄氏传唤的家丁婆子们冲了进来,却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彻底傻了眼儿。
  见娄氏并未醒来,洛云晓在她鼻子下一摸,脸色一变,将她紧紧的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悲痛的哭了起来,“祖母……祖母她断气了!”
  说完,她转头用极恐惧的眼神望着洛云霜,畏怯地哭道,“姐姐,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祖母……你把祖母吓死了……”
  洛云霜眸子一眯,冷笑道,“不是你把我弄成这个样子的么?昨天晚上你请我到你屋里吃饭,说是要为这些日子的行为向我道歉,我相信了你,你却在饭菜里下了药,让人把我扔到乱葬岗子,还要毁了我的清白,我的好妹妹,你不会是忘了吧?”
  “姐姐,你在说什么?”洛云晓一脸迷茫无辜的使劲摇头,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怯怯的辩解,“你真的是误会我了,我怎么会害你,你是我的姐姐呀!”
  “看来你真是忘了,”洛云晓冷笑一声,抓住洛云晓的手腕儿用力一扯,将那截断臂戳到她眼前,“你看看,这可是你派去那人的手啊,他手上还有个刀疤呢,你可还记得?”
  “拿开它,快拿开!”洛云晓尖叫一声,惊慌的猛向后退,再一次死死搂住了娄氏的头。她突然想起来,那个男人从她手中接过银票的时候,手上的确是有这一条刀疤。
  洛云霜眼光一凝,诧异的皱紧了眉头,洛云晓一直将娄氏的脑袋抱在怀里做什么?是真的心疼她被吓死,还是……
  她脸色一变,用那截断手戳着洛云晓的下巴,冷声道,“我把祖母吓死了?我看,想让祖母死的是你吧?!”
  洛云晓脸色更加苍白,顾不上那死人手带来的恶心欲呕,惊慌的摇着头辩解,“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想让祖母死?祖母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人了,我……”
  “住口!”洛云霜厉声打断了她,“什么叫你唯一能依靠的人?你的意思是,父亲母亲苛待于你了?”
  “我……我没有……”洛云晓小脸儿苍白,泪痕交错,一副欲加之罪百口莫辩的委屈可怜劲儿。
  “既然没有,那就快滚开!”洛云霜不耐烦的一把拽开她,俯身去看娄氏。洛云晓将娄氏的脸紧紧捂在自己的胸口,就算娄氏没有被她吓死,也要被洛云晓给憋死了。
  “姐姐,姐姐!”洛云晓突然跪下一把抱住了她的腿,“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你怎么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祖母已经过世了,求你不要再打扰她老人家了,求你……”
  “你给我滚开!”洛云霜毫不怜香惜玉,一脚将洛云晓踹翻,“再敢凑近一步,信不信我一脚踹死你?”
  洛云晓心中一惊,洛云霜这个花痴张狂霸道,若是真的让她发现了什么……
  她满脸委屈的爬起来,焦急的向家丁婆子们求助,“你们快帮我拦住姐姐吧,别让她再打扰祖母在天之灵了……”
  家丁婆子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上前,他们虽然觉得被霸道蛮横的郡主欺压着的二小姐着实可怜,但是眼下侯爷与夫人不在府中,二小姐又说老夫人死了,那么这镇远侯府最大的就是郡主了,谁敢去触她的霉头啊!
  见他们不动,洛云晓急的跺跺脚,“你们快呀!姐姐把祖母吓死了,还对她不敬,皇上一定又要责罚姐姐的!爹爹素来最孝顺,即便再宠爱姐姐,也不会容她如此的,快呀,你们再不拦住姐姐,那是害了她呀!”
  一听此话,家丁婆子们顿时有些蠢蠢欲动。
  洛云霜抬头盯住洛云晓,目露凶光,“咱俩的账待会儿再算!再敢鬼叫一句,我撕了你那张臭嘴!”
  虽然这老太婆也很讨人厌,但终归没亲自害过她,这时候若真死了,恐对远在边关的爹爹有所妨碍。
  好在洛云霜以前跟着爹爹学过几手急救的法子,当下便双手交叠,有规律的按压起娄氏的胸口来。
  “郡主,人死为大,您还是让老夫人安息吧!”
  娄氏身边的秦嬷嬷见状,毕竟是自己跟了一辈子的主子,终于忍不住劝说道。
  “是啊郡主,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可了不得啊!”
  “郡主,二小姐也是为了您好,您可别再误会她了!”
  有了打头儿的,家丁婆子们纷纷七嘴八舌的开了口。
  “都给我闭嘴!”洛云霜被吵得心烦,一脚将那截断手踢到了众人面前,冷喝道,“谁再多说一句,姑奶奶腾出手来,这就是下场!”
  镇远侯府里的人谁不知道,这位郡主可是个无法无天说到做到的主儿,霎时,再没人敢吭声儿。
  “秦嬷嬷,你也觉得祖母死了?”洛云霜手上不停,冷冷问道。
  娄氏分明只是厥过去了,洛云晓却一口咬定她被自己吓死了,分明是要将这盆脏水往她的头上泼。
  “这……”洛云霜目光灼灼,秦嬷嬷到了嘴边儿的话竟有些说不出来,“老夫人的确是断……”
  “呃……咳咳……”
  话未说完,只听安静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一道低低的咳嗽声儿,秦嬷嬷一喜,连忙凑了过去看了看,见娄氏一脸痛苦的表情,但的确是醒过来了!
  “老夫人醒了!”
  “太好了,老夫人没事了!”
  家丁婆子们都松了一口气,是啊,若老夫人真死了,还不知道这位祖宗郡主要怎么折腾呢!
  洛云晓一颗心却猛地沉了下去,原以为祖母这一死,不但能给洛云霜扣上个“吓死祖母”的恶名,还能将自己做的一切都推到祖母的头上去,可现在……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连忙一脸惊喜的扑过去,泪水涟涟的又哭又笑,“祖母,您终于醒了,真是吓死孙女了!”
  秦嬷嬷拍着娄氏的胸口给她顺气,闻言责备的看了洛云晓一眼,若不是她一口咬定老夫人被吓死了,又怎么会闹出这等乌龙来!
  接收到秦嬷嬷的目光,洛云晓小脸一红,怯怯地道,“都是我不好,太担心祖母失了方寸,才会……”
  说话间,娄氏已经回过了气儿,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可没想到,她一看到眼前索命厉鬼一般的洛云霜,立刻惊骇的尖叫一声,慌忙向后躲去,神情惊骇的连连摆手告饶“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伙同云晓害了你啊!云霜啊,你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尖叫到后来,连声儿都变的极为恐怖。
  洛云霜一怔,眸中渐渐覆上一层狠戾,她咬牙冷笑道,“老东西,还有你的份儿呢?!”
  她回身打开了背来的麻袋,将里面那个被烧的腐皮烂肉的断臂男人拽出来,一把扔在了娄氏的脸上,那尸身在娄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 以身相许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邪医狂妻

总裁,情难自禁

暖爱成婚:腹黑爹地...

麻辣娇妻:调教花心...

陆少蜜爱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