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至尊兵王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 不跪天地跪父母(求收藏)

第二章
  武陵市国际机场,唐叶两手空空的掏兜走下飞机,望着眼前的一切,他心中感慨万千。
  终于回家了啊!
  唐叶闭眼站在飞机舱门处,满是幸福的肆意呼吸着家乡的空气。
  回家的感觉,真好。
  两名空姐看着唐叶的表现,个个掩口而笑,她们并不知道唐叶这些年的经历,否则绝对不会笑出声来。
  回家!
  唐叶打了一辆的士,按照记忆中的地址奔向武陵市永乐县的农村,唐叶是个孤儿,由养父养母带大,在唐叶的记忆里,养父养母就是他的一切,给他家庭的温暖。
  “永乐县三王镇?这都是多少年的事了,这个镇子已经没了,改成永乐县高新开发区了。”司机师傅好心的提醒道:“你是来找人啊?”
  “是。”唐叶点点头。
  司机师傅说道:“这几年永乐县的房产开发很快,附近村子里的人大多都搬到了城里以及安置区,我看你还是去区民政部门问问吧。”
  司机师傅将唐叶送到一处正在开发的楼盘前,说道:“往里面走,过一个路口右拐就是民政部门,车进不去,就送你到这里吧。”
  “好。”唐叶走下车,心情极为紧张的望前面走去。
  “不想在老子这里干,就给老子滚蛋,还想提前领钱?”唐叶刚经过那处楼盘施工处,就看到一名明显是建筑工队领头的人将一名身穿褴褛衣衫的中年人踹倒在地,那领头还在骂道:“你看看你这身德行,老子收你当小工已经算是照顾你了,要不是中川先生可怜你,你能混到这口饭吗?”
  中年人的腿部明显受过重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他艰难起身,低声道:“是,我都知道,可是我老伴真的得了重病,老板,你就帮帮忙吧,我提前给你下跪了。”
  中年人说完就要磕头,那领头闪到一边,不耐烦的说道:“滚滚滚,我这里可不打发叫花子,你老伴的病早晚都得完,难道还让老子救济你?”
  换做平时,唐叶肯定会管上一管,可现在他归心似箭,着实没有那等闲情逸致了。
  很快,唐叶找到了躲藏在偏僻处的民政部门。现在正好是吃饭时间,只有一个老妈子还在埋头不知道做着什么。
  唐叶说明来意后,老妈子抬头看了唐叶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说的那一片已经拆迁了,居民都散到了这片街区,说一下名字吧,我给你查查看。”
  唐叶说道:“我父亲叫唐守德,母亲叫孙玲。”
  “嗯,等等我给你查查。”老妈子又是埋头找寻。
  这一次唐叶算是领教了华夏国机关部门的办事效率,就这么两个人,这老妈子足足找了半个小时,急的唐叶差点把老妈子从里面拎出来,自己钻进去找。
  老妈子找到后,说道:“嗯,找到了,他们住在道德街三王一区的三号楼二单元602。”
  “好的,谢谢。”唐叶谢过以后,很快按照老妈子的指引找到了三王一区,看到三王一区,唐叶的眉毛都拧起来了,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两栋楼的相隔仅仅能够容纳两个人并行,里面别说车了,就连婴儿车估计都难以进去,这个小区完全是难民营啊,甚至连难民营都不如,简直就是一栋蜂巢,可见为了压缩成本,那个房地产商有些道德沦丧了。
  唐叶走到三号楼边,用手指一捏,捏下了一块墙皮,心里顿时冒出一股怒火,这简直就是一栋危楼,地方检查机关到底是怎么做的?用一栋栋危楼安排居民,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别人遇到这样的事,唐叶不会动怒,可这件事来到他的头上,他想不动怒都难了。
  顺着肮脏的楼梯一路上去,唐叶来到了最高层的602,现在是夏天,位于最高层的6楼显得格外闷热,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响房门,开门的是一位大概十五六岁的女孩,女孩扎着羊角小辫,整个人白白净净的很是水灵,衣服虽然很旧但却洗的很干净。
  女孩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唐叶,轻声问道:“你—-你找谁?”
  唐叶望着这个有点眼熟的小女孩,颤声说道:“你—-你是婉儿?”
  “嗯?”女孩皱皱可爱小巧的鼻子,说道:“你是谁?”
  亲眼看到妹妹站在自己面前,唐叶真想跪在地上冲着苍天拜上三拜,这些年他严格按照雇佣兵契约执行,从来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也从来没有搜索过家人的一切信息,但他不是不关心,而且每天都在默默的祷告,期望家人平安。
  如今见到自己的妹妹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怎能不开心?怎能不高兴?
  唐叶颤声道:“婉儿,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
  多年的佣兵生活,将唐叶打造的菱角分明,以前的稚嫩早已消失无踪,唐叶离开家乡时,唐婉才九岁,对哥哥的记忆还存留在哥哥牵着她的小手,带她去捉蛐蛐。
  “婉儿,外面是谁来了呀?”里面一个充满慈爱的声音响起,让唐叶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浑身像是过电一样,一下子热血沸腾了。
  看到那张熟悉而又明显苍老了很多的脸庞,唐叶在枪炮下都不曾颤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两行热泪顺着他脸颊滑落,只听噗通一声,他重重跪倒在地,哽咽的大声喊道:“妈!不孝儿回来了!!!”
  这一声妈,包含着唐叶七年的牵挂,七年的寄托,这一刻,他整个人空灵一片。
  这位满脸风霜的中年女子,正是唐叶的义母,短短七年时间,生活的磨难令她的脸上挂满着岁月的痕迹。
  在唐叶眼里,这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用双手养育了好几名孤儿,包括唐婉都是他们的义女,如果要评选世纪伟大女人,唐叶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上榜。
  因为她,有资格!
  “你—-你—-你。”孙玲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还能再看到自己的三儿子。
  她踉跄着脚步,颤巍巍的想要走过来,不想脚步一个趔趄,一下向地上倒去。
  唰!
  一瞬间,还跪在地上的唐叶猛地平移而出,一把扶住了孙玲,热泪顺着眼眶留下,他声音哽咽的说道:“妈,三儿回来了。”
  “好,好,好。”孙玲只顾一个劲的摩挲着唐叶的脸颊,老泪纵横的说着好。
  “三哥?你是三哥?”唐婉整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终于反应了过来。
  失踪七年的三哥回来了,这令唐婉喜极而泣。
  一家三口一起抱头痛哭,如果有雇佣兵界的精英在此,肯定会惊得下巴掉下来,开玩笑,从来都是只流血不流泪的孤狼竟然会痛哭流涕,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妈,你的身体怎么了?”唐叶抱着有些虚弱的孙玲,右手按住她的手腕,察觉到孙玲虚弱的脉搏后,他回头问道:“婉儿,妈怎么了?”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 欺我父母者,杀!(求收藏)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最强狂兵

超品神瞳

曾想盛装嫁给你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