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赘婿归来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2章 运气而已

“你,你在干什么?”
  众人惊呼,特别是孩子的父母,一脸怒容,更是要上前去抢过孩子。
  “真是胡闹!”沈清和拂了拂袖子。
  但是接着,他的瞳孔猛地一缩。
  只见方泽快速地在孩子背后拍了几下。
  哇!
  孩子吐出了一滩黄水,突然不哭了,而且很舒服的样子。
  这一下让众人怔住了!
  方泽也把孩子还给了那对夫妻。
  “孩子食管里有异物,表面看起来跟积食的症状差不多,但如果不想办法排出食管里的异物,吃多少药都没用,还会对孩子的身体造成伤害。”
  果然,众人在那滩黄水中发现了一团毛绒绒的东西,应该是孩子玩毛绒玩具时不小心吞到的。
  孩子父母看着方泽不知说什么好,适才孩子的爸爸提着拳头都准备去揍方泽了,此时满脸愧色。
  而沈清和看着方泽拍的那几下后,脸色一直很凝重。
  别人没看清,他浸淫中医毕生,很清楚方泽适才拍打小孩的手法可不是一般的手法。
  不止运用了道家的真气,而且拍打的都是几个非常冷僻的穴位,甚至在传统的中医书籍上都没有记载,这种手法他还是多年前曾见过一位高人用过。
  而且他当初有幸得那位高人指点,才有了后来的医学成就。
  这样一想,就不由不让他把方泽跟那位高人联系在了一起。
  “你不会以为就这两下,就把小孩治好了吧?”这时,沈思思不服气的插着腰说道。
  那对夫妻也还有些担忧,但又不怎么好意思开口问。
  “思思,不得无礼!”沈清和这时斥了一声,然后对方泽一拱手,“这位小兄弟,适才是老朽托大了!”
  见爷爷对那个人恭敬起来,沈思思不解的问道:“爷爷,你干嘛对他这么客气,就凭他那两下,怎么能跟您开的药方比?”
  说着还凶巴巴的瞪了一眼方泽。
  “思思,道歉!跟这位小兄弟道歉!”沈清和这时对自己孙女透着威严说道。
  “为什么?”沈思思很是不服气,甚至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对自己这个态度,不由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因为爷爷的医术不如他!”
  什么?
  不止沈思思一愕,围观的人也是一愕。
  方泽也是微微一愣,一般成名之人是极为爱惜自己羽毛的,他没想到这位中医界权威会当众说医术不如他,这等气魄倒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不由也对沈清和多出了几分好感。
  接着,沈思思在爷爷严厉的眼神下,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跟方泽说了声对不起。
  方泽也不想让她难堪,微微点了下头。
  但落在沈思思眼中,就觉得这个人故意不把她当回事,手指绞着衣角,把这个人的样子狠狠记在心中。
  “哎,医者,父母心!身为一名医生除了要对症下药外,还要站在患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也不要因为是不懂事的小孩就忽略这一点!不说我没有看出孩子食管里有异物,就凭那句‘孩子还小,如果能不给他吃药,岂不是更好’,我就不如这位小兄弟啊!”沈清和苦笑道。
  然后对那对夫妻说道:“你们的小孩确实没事了,以后注意点,不要让类似的事再发生,这件事是给你们的教训,也是给我的教训!”
  那对夫妻连连点头,也对方泽表示了一番谢意。
  是药三分毒的道理,身为老中医的沈清和,可比普通人要清楚得多,一般孩童的身体最是脆弱,无论任何药,都会对孩子的身体有所影响。
  之前他是急着想治好这个孩子,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而且下药也偏重,这不得不说,是他如今在医道上的一点欠缺。
  或者说常年处在一个高度,把最基本的东西丢了。
  如今经此一历,倒是让他醒觉了这一点,甚至觉得在医道造诣上又精进了一层。
  “爷爷,就算如此,你又没有透视眼,怎么会知道小孩食管里有异物!”沈思思说着,不由斜眼瞥了一下方泽,连爷爷都没有看出,难道这个人有透视眼?
  沈清和并没有去具体询问这件事,因为他可以非常肯定,这个年轻人绝非常人。
  到了他这个年纪和医学境界,能触摸到甚至曾见过一些常人所不能及的东西,当然,这种事是没必要跟人去解释的。
  这时,众人也望向方泽,一脸疑惑,包括孩子的父母。
  “我们中医讲求的是望、闻、问、切,如果真的是医术高超之人,单凭一个‘望’字就能断出病症所在!”沈清和连忙替方泽解释道,“望其气,而知其形;知其形,而知其因!”
  方泽感激的看了一眼沈清和,真叫他去解释,他还真不方便去解释,既然别人敬他一尺,那么他也会还别人一丈。
  “这么说,沈教授,这个年轻人的医术真的比您高明?”
  “沈教授刚才就说了,医术不如他吗。”
  众人此时都抛下沈清和,都开始围向方泽,要请教他。
  “其实我只是运气好,以前在乡下时有个小孩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刚好见过,所以用了一些土法子,这不算什么的,论起医术来,沈教授才是真正的专家!”
  方泽不得不开口道,同时,他也是真心推崇起沈清和,这个沈教授是真正有医品的人,这对一位权威人士来说,是极为难得的。
  沈思思这才对方泽稍微一点好眼色,同时心里嘀咕着,“原来只是运气,我还真以为有什么好医术呢,亏爷爷还那么夸他!”
  很快,车子到站了。
  方泽也没有什么行礼,空着手正往站台外走。
  “小兄弟!”沈清和这时追上他,“不知道能不能留一个联系方式,日后也好跟小兄弟讨教一二。”
  “沈教授,我都说了,只是运气,跟我能有什么好讨教的。”方泽微微一笑。
  “小兄弟,这么说,你就太不把我这个老头当回事了,你的能力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吗?”沈清和正色道。
  方泽也敛住了笑,“沈教授,对不起,我没有手机。”对于这位中医教授,他其实还挺有好感的,但在青城山这些年,一直没用手机了。
  “哦,那小兄弟,你叫什么?”沈清和以为方泽不愿意报号码给他,但也不能太去强求了,有些失落。
  “方泽。”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以后如果记起我这个老头,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沈清和只好把自己的一个私人号码写给了方泽。
  方泽也没说什么,接下后就自顾自走了。
  这时,沈思思才拖着一个行礼箱,气喘吁吁追了上来。
  “爷爷,您走那么快干嘛?还有,您对一个不知名的人干嘛这么客气?他自己都说了,治好那小孩只是运气而已!”
  沈清和叹了口气,“你还记得小时候爷爷跟你说过的一个人吗?”
  “什么人?”
  沈思思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突然想起来了,“无尘子!”
  “不错,是无尘子大师,当年我不是说过嘛,他的一身道法跟医术通天彻地,称之为仙人也不为过,我也正是蒙他指点了一二,才有了今日的成就,可惜,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无缘见到他!”
  “爷爷,你跟我说这些,跟刚才那个人有什么关系?”沈思思很是不解。
  “因为我怀疑,这个叫方泽的年轻人很可能跟无尘子有些关系。”
  “为什么?”
  “刚才治疗那个小孩的手法你可别以为很普通,那种手法我只见过无尘子用过,所以我觉得他极有可能是无尘子的传人!”
  “那又如何?”
  “傻丫头,你想一想,如果他真是无尘子的传人,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不止医术了得,也有一身道法啊,这样的人,如果能蒙他指点一二,不说爷爷的医术会有所精进,甚至还可以延年益寿!”
  “也就是说,他就是一神棍了!”
  沈清和有些无语,看来自己这个孙女太小还是不太懂事,暗自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
  秦家别墅门口……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3章 画风有点不对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一嫁大叔桃花开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

一号红人

第七任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