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逆天帝女:冥帝,您失宠了!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一章天生帝女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而在本世界,可知,可探,可寻的,就分为三类:神,冥,人。
  神与冥势均力敌,敌对数万年,却又共同掌控着人类的命数,互相制衡的状态下,世界倒也安宁。
  自从无悟天君陨落,平静了数千年的万清天庭,被一声婴儿的啼哭激起了万层波澜。
  啼哭中隐隐传出凤凰清脆的鸣叫,如冰雪初融,银瓶乍破般悦耳动听,引得墨渊中沉睡多年的蛟龙冲天起舞,冰冻三尺的冥江瞬间波涛汹涌,人间持续整整一个月的大雨顿时停歇了下来。
  一排排象征新生的白鹤整齐的飞向碧凰神族,盘旋在半空附和着那有力的凤鸣,千万白翼迎着上界的祥风不断起舞,渐渐的,鹤群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间,一白衣女子漫步走出,口中吟唱着美好的歌曲,撒下象征新生的祝福之花——蒲公英。即使是天帝降生都没有如此大的阵势。所以,今日降生之神,其力量和地位,都将胜过天帝不知多少倍。
  婴儿啼哭几声之后便停歇下来,一股强有力的压迫感重施在众神身上,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向碧凰神族俯身称臣。
  金碧色襁褓中,一个极其精致漂亮的女娃娃活泼的挥舞着两只肉肉的小手,好奇的探索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全然不知自己的出生对神冥人三界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小小婴儿卷长的睫毛轻搭在白皙皮肤上,安静如小息的蝴蝶,完美的鼻翼下,绯唇如凝脂,小家伙只在出生的时候啼哭了一声,之后便安安静静呆在襁褓中,拱拱这拱拱那,全凭触感探寻着身边的一切。
  似乎不满足触觉的探寻,小家伙揉揉紧闭的眼睛,唔唔唔的哼唧了几声,挣扎着眼皮想要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凤眼慢慢睁开一条缝,小家伙就被神界刺目的祥光吓得赶紧闭上,直往襁褓里面钻。
  “哟,君妃快给小神女遮上眼睛,小神女着急着看看这个世界呢”接生神婆笑着提醒小家伙的母亲,她接生过这么多神仙,第一次看见生的如此漂亮的新生儿,心里也是欣喜不已。
  美丽虚弱的女子轻揽着襁褓,给古灵精怪的小家伙掖掖被角,柔夷轻轻护在小家伙眼睛上方,“唉,看来又是个不老实的小家伙”女子眸中闪出慈爱的浅碧光,暖暖一吻落于小家伙额头上。
  “哇!”小家伙轻叫一声,似在反驳母亲说她“不老实”。
  头顶祥光被遮住,她从被窝中钻出头来,试探着睁开双眸。
  顿时,神殿内碧光大盛,引的天地间百鸟鸣叫不已。
  小家伙的眸子,竟是象征着权力巅峰的璃碧色!如水般清澈温润,如光般洞悉万物,又如妖精般妩媚动人。这眸子是力量的象征,仅凭这一双璃碧瞳,就连天帝都要敬她三分。
  这个小家伙,不仅是碧凰天君期盼已久的唯一的女儿,也是神界乃至三界中天生的王者,碧凰天君的此女极其开心,为其取名为,凰羽。意:凤唳九天,凰者为尊,展翅翱翔,羽旄之美。
  碧凰神族因此而成为神界最尊贵的神族,每天道贺神宾络绎不绝,就连人间的土地公都来到碧凰族想沾一沾凰羽的神气。
  碧凰夫妻为女儿寻遍天界和人间,炼制出一枚护身碧玉,玉中不仅蕴含着可上天入地的力量,而且有预示未来的能力,随着凰羽神力的发掘,这种能力将会越来越强大。
  天后是海神的女儿,她将大海的柔情珠赐给凰羽,愿她长大后得一如意郎君,白首不分离。
  白狐仙君轻点凰羽眉心,送上神狐族最美好的祝福:容颜永驻,青不老。
  ……
  各种珍贵的神愿被注入到凰羽的灵魂中,一点点壮大她本就广阔无垠的神力,最后,因凰羽神力过于强大,导致司命无法探寻她的命数,众神不以为然,只那一双璃碧瞳便可保凰羽一生平安,命数对她来说就像游戏一样,还不是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直到那一天到来。
  那个眼神狠毒的金凰神女偷偷潜入碧凰神族,在众神为凰羽准备白日宴时,凭借着身上凤凰的气息瞒天过海,偷出了熟睡中的凰羽。她看着这个暖暖的小家伙,有一瞬间,眸中的狠厉化为点点温柔,那种温柔,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会展现出来,女子静看一会,突然,脸上出现痛恨的神情,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凰羽扒骨抽筋。
  女子拿起凰羽胸前的护身碧玉,不断吸取其中力量,随着神力入体,女子眸中金光越来越盛,在她的双肩后面,一对白金色翅膀逐渐显现出来。
  女子带着凰羽,猛的一震翅膀,瞬间冲出几千米外,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庭陨神之地——神刹渊。
  碧凰天君发现女儿丢失,暴怒非常,亲自带领大部分凰族神将跟随碧玉的神力一路追踪到神刹渊,却看到了那个天族的禁忌之人——金凰族金焰。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谈判,其实也说不上是谈判,因为金焰已经进入疯魔状态,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一会对着凰羽温柔的笑,一会狠厉的掐凰羽的脖子,吓得孩子哇哇大哭。
  凤凰落泪,百鸟哀鸣,人间受到的影响更大,明明是月圆之日,头顶天空却不见一丝月光,反而乌云如铅,层层叠叠似随时都会压迫苍穹。
  女子温柔慈爱的看着凰羽,突然,手臂一挥,小小的襁褓带着婴儿的啼哭直直的坠入神刹渊,空气似克服了引力,无数黑色的大手撕扯着那个小小的襁褓,快速的降落下去,任何神力在触到那大手的时候全部烟消云散。
  “羽儿,我的孩子!”碧凰君妃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彻苍穹,一届帝女,不幸陨落。
  ——————分割线——————
  
  元封十年,左相喜得嫡子,嫡子出生之夜,天降祥光,一锦绣襁褓自金光中现出,褓中孩子不足满月,周身只有玉佩一枚。左相心生爱怜,收其为嫡女,名唤玉佩之字—-凰羽。
  十五年后。
  相府外,檀香木马车奢侈华贵,停靠在大门旁。
    “妹妹仔细着点,别轻易给外男说话,也别收他们的东西,面巾千万不能摘掉”左相嫡子叶泠崖扶着妹妹的手,小心的把她送上马车,嘴里还不忘念叨着。
  这位左相嫡子身份尊贵,性子可不是一般的孤傲,对待旁人那是一个字都不愿多说,但是面对自己的妹妹,却像换了一个人。
    “我知道了哥哥,不摘不笑不说话,你说的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凰羽无奈道。
    跟在后面的婢女叶繁笑着说道:“公子生怕小姐被人抢走了,醋得很,等过几年小姐出嫁,公子可有的哭了”
  叶泠崖转过头,佯装恼怒道:“就你这小丫头话多,我就这一个嫡亲妹妹,还不得捧在手心宠着”
    正说笑着,相府夫人由婢女扶着走出。夫人虽已三十,却犹如绽放的牡丹,高贵而不俗。
    “夫人万安”侍从们恭敬道。
    “母亲万安”凰羽微微福身,叶泠崖抱拳微鞠一躬。
  叶泠崖起身,便跑上前拉着相府夫人的手道:“母亲今天可要看好妹妹,别让外男靠近她,上次妹妹的面巾被风吹落让于家小公子看见,那小子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夫人笑着摇摇头,道:“你这孩子,好了好了我知道,再磨蹭误了马球比赛小心你爹教训你”叶泠崖连忙去找自己的赤鼎驹,心中又一次感叹道:唉,有个漂亮的妹妹真不容易,要处处防狼。
    马车内,凰羽微微拉开帘子,新奇的望着繁华的街道。一旁的母亲看着女儿越发精致的侧脸,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令人过目不忘,心中微微叹气:羽儿这样的容颜,就算是十年前艳冠后宫的妩贵妃也望尘莫及,不知是福还是祸。她拉起女儿的手,温柔说道:“羽儿,如今你也不小了,过几年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不管夫家家世高低,父亲母亲都希望你找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我们相府在朝中处于中立,所以父亲母亲不会用你来讨好任何权贵,只希望你幸福”
    凰羽看着母亲情绪低落,便撒娇道:“母亲说什么呢,我还小呢,我谁也不嫁,就陪着你和爹爹”
    “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说这样的话”
  “不大

下一页

下一章:正文_第二章初见倾心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独宠爱妃:王爷,不...

邪医狂妻

娇女谋略

爱的追缉令:诱捕我...

总裁,情难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