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逆天帝女:冥帝,您失宠了!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三章北有佳人,绝世独立

相府
    顾太医轻轻的为凰羽把着脉,生怕自己哪点举动不好惹了后面两位爷生气。
    “九殿下,这是我妹妹的房间,我进来也就算了,您在外面等就行,省的过给您病气”叶泠崖盯着这个抱自己妹妹回来的外男,语气不善的提醒他离自己妹妹远点。
    “小凰凰被你家的庶女气的晕倒,我得亲眼看着才放心”
    “小凰凰是你喊的吗?!等等,气晕?不是因为失血过多吗?”
    “啧啧啧,小凰凰的哥哥对妹妹真是一点也不上心啊”
    “你把话说清楚!”
    随陌还真不知道自家殿下这么毒舌,和众人一起憋笑憋的腮帮子疼。
    顾太医头疼的转过身,对两位大爷道:“你们俩消停会,吵架出去吵,羽小姐需要静养”
    一提起凰羽,两个人连忙把嘴闭上。
    顾太医接着说道:“小姐没什么大事,因过于劳累加上受了风寒才会晕倒,臣开几服药慢慢调养几天就好”
    凰羽闺房中只留了叶繁服侍,叶泠崖和九殿下被左相请去喝茶,待左相得知事情缘由后,赏给了叶洛礼家规板子及一个月禁足。
  九殿下临走前,相爷客套的说了句殿下有空常来,被九殿下记在了心里。叶泠崖数着,在随后的两个月里,封淇奥一共来了十五次,每次新出的糕点都是这小子第一个送给羽儿,每次他和羽儿出去必能碰到活蹦乱跳的九殿下,不是腿疼就是胳膊疼为理由钻进羽儿马车,作为哥哥的他当然不能容忍,也一道上车,一路上斗嘴互讽也很是热闹。
    凰羽的面纱一直是封淇奥的心头事,却一直没有成功揭下来过。
  叶泠崖真正对封淇奥敌意减少,也是凰羽第一次看清自己的真心,是在那件事之后。
    那天他们去红枫山游玩,因为离京城不远,便只带了几个侍卫。凰羽身着黑色骑装手拿银鞭,驾着飞鸿踏雪在红枫林里慢悠悠的走着。跟在后面的两位爷一颗不离的盯着凰羽,眼睛舍不得眨一下。
  飞鸿踏雪是马中极其名贵的品种,因其通体墨黑四蹄雪白而得名。凰羽的这匹踏雪四肢健壮,眉心一簇火焰似得白毛更增灵气,衬托出凰羽出尘的气质。在漫天金黄赤红的枫树下,美人,骏马,盛景,此生不可多得。封淇奥暗暗发誓,若娶得凰羽为妻,定要将她藏起来,只许他一人看。叶泠崖转头看着发呆的封淇奥,不屑的哼了一声,驾马追上妹妹。突然,一阵腥风吹过,无数流寇自厚厚的树叶下钻出,扛起大刀打破了这如画美景,他们的目标,是凰羽!随陌赶忙上前护住封淇奥,却被封淇奥一把甩开“别管我,去救凰羽!”这边,叶泠崖和凰羽别逼得步步后退,再退几步便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即使他们自小跟着天下第一剑客萧秋乔为师,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冲出重围。封淇奥骑着黑风跨越众人护在凰羽面前,任凭白衣浸血也不退分毫。只见封淇奥从怀里拿出一个玉质小萧,放在嘴边吹出尖锐的哨声,引出一只白鹤自云端冲下,盘桓在悬崖边。
    “叶泠崖,带着凰羽走,这只鸟能坐两个人,快走!”
    “我不走!要死一起死!”凰羽气道,封淇奥总是把她护的好好的,却从不会考虑自己。
    叶泠崖拉起妹妹的手,把她拽到鹤鸟上。
  叶泠崖封住凰羽的内力,便跳下来驱赶鹤鸟离开,拔出剑欲继续厮杀,却被封淇奥袖风一抚,跌坐在鹤鸟上。又是一声哨响,鹤鸟远离悬崖边越飞越远。
    “封淇奥!你混蛋!”凰羽眼睁睁看着染血的白衣自悬崖飘落,如一朵盛开的昙花,一瞬即逝。“不要!!!”撕心裂肺的痛,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叶泠崖扶着妹妹,不敢相信的望着悬崖,好好的一场秋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凰羽眸中碧光大盛,浑身冰冷非常,呕出一口鲜血,染红了雪白的面巾。白鹤仰天长啸,群鸟飞来,环绕四周。突然,身后传来秃鹰叫声。“该死,真是祸不单行,在这都能遇到秃鹰!”叶泠崖拿起长剑,等待秃鹰袭来。“哥哥,住手!”只见为首的秃鹰背上驮着一个白衣少年,是封淇奥!凰羽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喜极而涕。
    “小凰凰哭什么,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封淇奥微笑着说。
    “谁要你喜欢了,自作多情,受伤也堵不住你的嘴”凰羽嘴硬的掩盖自己的欢喜。
    “那群流寇埋伏已久,看来计划多时”叶泠崖沉思道。
    “他们的目标是凰羽,有一天让我逮到他们,我弄不死他们”封淇奥眸中闪出阴冷的光,杀意四溢。
  一年之末,除夕
    京城的雪断断续续下了好些天,冬雪纷飞,覆盖庭庭深院,无瑕美景,眼影摇曳。
    凰羽眼神迷离的坐在梳妆台前,任叶繁打理着她的长发。封国传统,每年除夕夜封帝会宴请文武百官共进团圆饭,同赏烟花,今年也不理外。凰羽早早被叶繁喊起来梳妆打扮。
    “夫人万福金安”屋外侍女福身行礼。
    “小姐你快醒醒,夫人来了”叶繁轻轻晃醒凰羽。
    “啊?”凰羽忙站起来。
    “母亲(夫人)万福金安”
    “快起来,咱们母女俩还在乎这些虚礼吗”叶夫人笑着牵起凰羽的手,拉她在床榻上坐下,并斥退了所以婢女。
    “虽说相府女眷进宫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娘亲还是不放心,要来唠叨几句。宫中不比府中,要礼仪周全,事事小心,切不可出风头”
  “是,女儿记得了,娘亲和哥哥一样唠叨”凰羽挽着母亲的手臂撒娇道。
   “你和泠儿同一天来到相府,当时天降祥光,百鸟朝凰,震惊了整个京城。第二天陛下就召你爹入宫,询问百鸟之事。凰乃国母,皇后得知此事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便请求陛下将你接去宫中抚养。你那么软软糯糯的一小个,去了宫中又怎能毫发无损的回来?我和你爹便连夜登门拜访易容圣手萧幻,在你面部以及身上留下许多疤痕。皇后看到这样的你,即使长大了对她也构不成威胁,当然无心戒备,便以孩子太小离不开母亲为由将你还了回来”叶夫人抚着凰羽的手沉思道。
    “如今小丫头长成了大姑娘,任易容术再怎么高明也遮不住你出尘的气质,况且陛下年事已高,皇后地位也稳固,她自然不会再针对于你,所以,忘了我刚才给你唠叨的话,想做什么便放手去做,不必再隐忍。记住,相府永远是你的依靠”
  凰羽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旋即跪下,连磕三个头,道:“母亲是真心疼爱羽儿的人,凰羽无以为报”这些年娘亲让她掩盖光华,收其锋芒,只为护她平安,这些她都知道。
    “好了好了快起来,这孩子怎么说跪就跪”叶夫人笑着把凰羽扶起来,将她引到梳妆台前,亲自为她梳妆。
  门外,叶泠崖气喘吁吁的在梅树前堆了一个一人高的雪人,手握雪球躲在雪人后面等待妹妹出来。门开了,凰羽掀开帘子让母亲先行,叶泠崖手中的雪球蓄势待发,只见凰羽身穿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腰系一条金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静静躺着一只金丝通灵宝玉,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耳旁坠着一对银鹤耳坠,用一支用一支银簪挽住乌黑的秀发,盘成精致的坠马髻,再掐一朵玉兰别上,显得清新美丽典雅至极。
    一时间,院内寂静无声,众人呆呆望着凰羽。叶泠崖第一个反应过来,扔下雪球跑到妹妹身边绕着转了好几圈。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妹妹,这说的就是你吧”
    “哥哥赞谬了,哥哥今日才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听着妹妹夸奖自己的话,叶泠崖心里乐开了花。
    “你们俩别互相拍马屁了,快点去给祖母请安”叶夫人好笑的看着这俩活宝。
    一家人一起用了午饭,左相夫妇便带着一双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四章以吾之姓,冠汝之名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霸道鬼夫别缠我

腹黑老公别太坏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

高冷BOSS限时逼婚:...

总裁,情难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