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逆天帝女:冥帝,您失宠了!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初见倾心

马球赛虽说是以马球为主,但大多人心里都明白,这场比赛其实就是大型相亲现场,各家主母睁大眼睛为子女物色门当户对的人家,当然,不包括左相夫人。女眷谈论的繁琐家事对十五岁的凰羽来说相当无趣,她低头数着白玉盘里晶莹剔透的荔枝,来来回回就那几个,隐隐约约,她听到有小狗微弱的呜呜声,她抬头寻找,一只毛茸茸圆滚滚的小家伙藏在不远处的草丛中,她心生爱怜,让侍女禀告母亲去更衣,便悄悄的离开女眷席,走之前还不忘顺手拿了两颗荔枝。
    小家伙看见有人过来,吓得连忙跑进草丛,凰羽也追了过去。小家伙边跑边回头看,一不留神,四只小短腿被突出来的树枝拌了一下,啃倒在地上,凰羽被小家伙笨拙的模样逗笑了,这一笑,真真是沉鱼落雁,即使隔着雪白的面纱,也晃花了树上白衣少年的眼睛。凰羽慢慢靠近小家伙,把手中的荔枝丢过去,小家伙被吓了一跳,谨慎的闻闻荔枝,虚咬了几下便吐了出来。凰羽佯装气道:“嘿你这小家伙,这么好的东西都不吃”
    “汪!汪汪!”
    “好威武的小家伙,我给你吃的,竟然还咬我。主人是谁,喊他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的狗这么厉害”凰羽单手叉腰,神气的喊道。没人的时候,凰羽活泼好动的性子便显露出来,在温婉中增添了一丝灵气。
    “这小家伙挑剔得很,小姐勿生气”树上白衣少年施施然飘落到地上,白衣掀起一阵微风,掺有阵阵荷花的清香。白衣黑发,眉目如画,如下凡神邸,但那双丹凤眼又为他增添一丝邪魅,引人着迷。
  真是个妖精。这是凰羽对这男子的第一印象。
    “凰小姐果真如传言般灵动美丽,以后不知是多少男子心头的白月光”白衣道。
    “公子言重了,请问公子是”凰羽连忙调整好姿势,懊恼的撇了撇嘴。唉,怎地让外男看到自己这幅摸样。
    “与你相似之人”
  既然白衣不愿说,凰羽也不多问。只见白衣蹲下,自袖中取出一个油纸包,打开,里面是八宝酱牛肉,小家伙闻着香味颠颠跑过来,冲着白衣摇尾巴。白衣抬起酱牛肉,引得小家伙着急得呜呜叫。
  “公子快给他吧,怪可怜的”白衣未答,对着小家伙说:“小家伙,你刚才惹我旁边仙女姐姐生气了,只要你让仙女姐姐笑一笑,我就给你吃”
  小家伙急得在地上团团转,越转越快,突然对着凰羽翻了一个身,圆滚滚的身子能翻过来真的是不容易,凰羽不禁莞尔。白衣低头浅笑看着凰羽,目光温柔的似要滴出水来。
    风吹过,带来一阵淡淡的荷香。
    “这小家伙名叫毛球,是新进贡的牧犬,贪吃得紧,又经常偷跑出家门,我是管不了它,既然它与小姐有缘,我便赠与小姐,搏小姐一笑”白衣温柔道。
    凰羽也是喜欢小毛球的紧,便道:“多谢公子,若是有缘得知公子身份,我必重礼道谢”
    微风吹过,面巾微皱,露出她精致的下巴和朦胧粉嫩的嘴唇,引人遐想。
    “小姐你在这儿啊,让奴婢好找”叶繁气喘吁吁的找到自家小姐,看着小姐怀抱一毛球,好奇不已。
    “小姐,这是”
    “一位朋友送的,是一位,’有匪君子’”凰羽低头看着小毛球,低声沉吟道。
    树上,白衣少年听到凰羽评价他的四个字,不禁扬起了嘴角,墨黑折扇掩唇,一双凤眼且妖且媚。
    好有趣的小凰鸟,如果你知道我的名字,会不会吃惊呢?
    孽缘,随着命运的齿轮,慢慢转起……
  马球赛后,白衣对凰羽念念不忘,只要想起她的一颦一笑,他的嘴角就会不自觉上扬,为他的妖媚增添了一丝阳光。
  “主子,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随陌好奇的看着生性薄凉的主子异常的举动,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白衣凝望着窗外红莲,浅笑道:“一只即将飞入帝家的小凰鸟”声音淡淡,却坚定非常。
    第二天清晨,白衣主仆着新衣带着毛球—-那只圆滚滚的小家伙,早早来到京城著名的甜食铺—-花香缘。
    
    随陌看着甜品小铺,内心十分抑郁,打着哈哈哆哆嗦嗦的对一旁精神奕奕的主子道:“……公子想吃,让宫人采买就好,这深秋早晚冷的很,臣还想在被窝里多睡一会”
    白衣抱着手壶,嫌弃的瞅了他一眼,道:“亲自采买才更显心意。我听说今天花香缘新出一款花盏龙眼,小凰凰定会喜欢。哎哎哎门开了,随陌快去排队!”便一脚踹到随陌屁股上,随陌一躲,忙跑去排队。
    公子亲自排队更显心意才是……
   一个时辰后,随陌在花香缘对面的云兮阁雅间找到了自家……额……凤眼微眯凝望着窗外的公子。公子不会轻易流露出情绪,平时待人总是一副冷艳邪魅的样子,对美人也从不上心,但是遇到相府嫡小姐之后便像换了个人似得。随陌正嘀咕着,突然看见自家公子一撩衣摆,自窗台跳了下去。“哎哎哎九……公子!”随陌把花盏龙眼揣在怀里,也跟着跳了下去。
    随陌:我刚上来啊……我太难了……
    凰羽今日来了例假,肚子疼的厉害,扶着侍女堪堪站稳。例假让她情绪暴躁,她没心情和无理取闹的泼妇说话。叶洛礼看她不说话,便闹的更正起劲:“凰羽你这个外来的丑八怪野种,要不是你,我就是相府唯一的女儿,你抢走了本属于我的荣华富贵,抢走了爹爹哥哥的宠爱,现在就连甜品你都要抢!”
    凰羽握着银鞭的手越来越紧,她顾及相府面子不当众反驳她,这个女人还蹬鼻子上脸了?!叶洛礼再敢说一句,这银鞭可就不留情面了。突然,一阵沁人心脾的荷香传来,紧接着白衣从天而降,把凰羽紧紧护在怀里。
    “好啊凰羽,你私会外男,我去告诉爹爹!”叶洛礼兴奋道。
  “这位牙尖嘴利的小姐,你没长眼睛吗?我刚才从楼上摔下来,多亏了羽小姐把我扶住,你空口就污蔑她私会外男,相府都是这样教导庶女的吗?果然,庶女就是庶女,一点也上不了台面”白衣斜眯着眼睛,不屑的反驳叶洛礼。
  刚才他在楼上,看见凰羽和叶洛礼乘马车一前一后来到花香缘,排到凰羽婢女叶繁的时候,正巧只余一份花盏龙眼,店家让后面的客人都散了,叶洛礼心有不甘,便吵闹着让凰羽下车。当他看见心心念念的女孩苍白着脸忍痛站稳的时候,他的心像针扎一样疼,最可恶的是这个女人竟拿凰羽的身世说事!他的女孩,还轮不到这个女人说教!
  庶女这个词是叶洛礼的禁忌,一连三个“庶女”气得她脸色发青。“你算什么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相府的大小姐!想活命的就乖乖认错,跪下来磕三个头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叶洛礼趾高气昂的说道。很多年后,叶洛礼总是想起,若自己当时没有口出狂言,没有与凰羽争那些微不足道的甜品,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大胆!这是九殿下封淇奥!参见殿下不下跪,还让殿下给你下跪,好大的口气!”随陌正对着叶洛礼拿出皇子令牌,让她把令牌上的龙纹看的清清楚楚。叶洛礼怎会不识得真假,马上跪下来,叩拜道:“殿下万福金安”
    “殿下万福金安”众人乌压压跪倒了一片。
    凰羽也打算福身行礼,却被封淇奥托着腰拦住。
    封淇奥温柔的扶着凰羽,道:“小凰凰身子不适,就不用行礼了”继而对着福地颤抖的叶洛礼冷冷淡淡道:“凰羽降世之日,星光大盛,天降祥光,且这十五年来我国在外屡打胜仗,在内国泰民安,这分明就是上天赐给我国的神女。你不感谢神女反而嘲讽她的身世,随陌,长嘴五十!”
    “是,殿下”随陌恭敬道。
    “小凰凰身子虚弱,这点小事不用你来亲自动手。哦对了,随陌,龙眼!”一个包裹完好的精致小包袱自空中话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到封淇奥手中。这个大男孩像献宝似得放到凰羽手中,道:“小凰凰打开看看,这可是我排了一个时辰才买到的”。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北有佳人,绝世独立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独宠萌妻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

腹黑老公别太坏

总裁,情难自禁

独宠萌妃:蛇王太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