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记将军与姬

浮生物语将军与姬
    杏花微雨初阳黄昏后
    自从莫北柒被捉到北渊以后,就一直被关押在这暗无天日的水牢里,关押了多久莫北柒已经记不清了,连同着他的视线一同模糊不清,莫北柒小时侯得了眼疾,幸得神医相救,才得以恢复,可莫北柒现在已不珍惜他这来之不易的光明了,他现在只想活着,至少可以活着回去见她,那个他视若珍宝的人。
    “穆玉公主驾到!”
    莫北柒微微皱眉,当朝最受宠的穆玉公主冯洛倾会屈尊来到这暗无天日的牢房确实是在莫北柒的意料之外。
    …………牢房门口
    冯洛倾高傲的看着牢里带着手铐脚铐的男子。
    “开门。”
    “是。”
    牢房被打开,冯洛倾就这样踩着细碎的步子走进去,一身华服站在莫北柒的面前。
    “莫北柒?”冯洛倾朱唇轻启。
    莫北柒毫无反应的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像是在闭目凝神。
    “呵呵”
    冯洛倾也不恼,而是拾步徘徊在小小的牢房里。
    “将军当真是一个硬骨头呀,这些天用尽了刑罚,将军还是不肯招降。”
    …………
    “呵,不仅将军这定力好,这身体也不错。”
    ………
    “我知道你想活命,你这条命本宫可以保下来。”冯洛倾停住脚步。
    边上的男人提听到此话,终于慢慢的睁开眼,许久没有视物了,这一下子睁开眼竟然看不真切。
    莫北柒缓缓抬头入眼的是一个一身粉色翠烟衫,身披白色翠水薄烟衫的年轻女子,女子肌肤胜雪,明明身着朴素,却又显得娇媚入骨,只是这面容却迟迟看不真切。
    绝色佳人?
    想必这便是北渊大名顶顶的穆玉公主冯洛倾了。
    冯洛倾看着莫北柒睁开了眼,不经低头发出一声浅笑。
    “将军果真是聪明人,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人身在世,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但小女子自是不相信将军是贪生怕死之人,将军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防说与洛倾听听?”
    莫北柒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笑得明媚,只是一瞥一笑都带着深意。
    不得不说,她真的很会察言观色,只是通过一个细微的表情就能将别人心中所想看得一清二楚,莫北柒再次闭上了眼,不再理会。
    这个女人不可信。
    …………
    “看来将军是不打算告知洛倾了,那我只好去找她问问了。”说着冯洛倾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枚铃铛。
    铃铛的清脆声音传来,莫北柒睁开眼睛,看到女人手中的东西,瞳孔猛的一缩,刹那间,以惊人的速度起身跑向冯洛倾,却在离冯洛倾还有分毫的距离时被链子拴住不能动弹,冯洛倾就这样和莫北柒鼻尖对着鼻尖,莫北柒恶狠狠的看着冯洛倾,恨不得将女人撕碎。
    “你把千城怎么了?你把千城怎么了?啊!!”
    冯洛倾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会让如此沉稳的莫北柒彻底失控。
    冯洛倾依旧笑得明媚“是聂姑娘夜闯皇宫,不请自来,本宫只是请她到公主府坐坐而已,女人清香的气息就这样喷洒在男人的脸上。
    “你要我干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不许伤害她,不然我绝不放过你。”男人冷峻的盯着冯洛倾,似要把她看穿。
    “聂姑娘是本公主的客人,只要将军为本办事,本宫自是不会伤她分毫。
    面前的女人笑颜如花,却说着世上最毒的话。
    “怎么样?现在将军可以和小女子谈了吗?”
    “你想让我干什么?”男人极力隐忍着怒气。
    “我要将军,做我的奴。”冯洛倾得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男人,不错过莫北柒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伤她分毫。”
    “成交。”冯洛倾挑眉
    “来人!”
    “在!”
    “解了莫将军手脚的脚铐。”女人抬抬手。
    “是。”
    浮生长长桃花灿烂
    莫北柒成了冯洛倾得贴身侍卫,每天跟着冯洛倾负责保护冯洛倾的安全。
    进入公主府那天,冯洛倾赐给莫北柒一个小瓷瓶,说里面的药对治疗他的眼睛有帮助,
    莫北柒没有纠结那个女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眼疾的,他只是默默的收下药,回答了声“谢公主。”
    这是进公主府来莫北柒说过的最长一句话,自此,莫北柒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已过三月芳菲尽,阿楠说院子里的桃花开得正艳。
    那日,冯洛倾从桃花林下走过,看着这满园盛开的春色,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欣赏起来。
    冯洛倾沿着石板路向桃花盛开最艳处跑去,莫北柒没有跟上,就这样面不改色的看向林荫下的女人。
    纷飞的花瓣飘飘扬扬,带着对树的留念,缓缓落下,女子身段颦颦,巧笑倩兮,似这尘世间最美的颜色。
    冯洛倾伸出玉手接住飘零而下的桃花,桃花落入手中,女人笑颜如花,那个笑仿佛豆蔻年华的少女,天真烂漫。
    这时的女人褪去了往日的深沉…
    冯洛倾慢慢转头,连着着满园的桃花,双目含情的望着远处站在斜阳下的翩翩少年,仿佛多年的所爱。
    “过来”冯洛倾轻轻笑着朝莫北柒挥了挥玉手。
    莫北柒不苟言笑的望着女人,慢慢提步走了过去。
    “公主有何吩咐”莫北柒低头跪下。
    冯洛倾看着面前低着头的男子。
    “抬起头,看着我。”
    跪在地上的男子遵命,冷漠的仰起头看着这个倾城的女人。
    冷若冰霜
    “将军就如此吝啬,连一个笑都不愿意给我吗?”冯洛倾称他将军,称自己我。
    桃花盛开处,两人就这样深深的看着彼此,莫北柒望着冯洛倾的眸子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记忆中冯洛倾的样子慢慢与那个女孩重叠。
    怎么可能?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怎么可能是那个平凡的农家女孩。
    莫北柒停止了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公主是主子,在下只是个卑微的阶下囚,不敢越界。”莫北柒再次低下了头。
    “哼哼,不敢越界,这个理由真是冠冕堂皇,荒谬至极,我都不在意,你又在在意什么。”冯洛倾心里有过一丝悲凉。
    女人抬手扶了扶额头,朝着跪在地上的男子,挥挥手,似乎有些无力,“你退下吧。”
    “手下告退。”
    莫北柒走了,没有一丝停留,他没有听出女子话中的苦涩。
    呵
    冯洛倾望着男人决绝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桃林的尽头,一滴清冷的泪从女人淡泊的眼睛里画划出,冯洛倾就这样默默地站在原地,似在沉思,似在回忆。不知过了许久,女人才吸了吸鼻子,抬手轻轻的擦掉脸上的泪痕,眸色深深,转身朝桃林深处走去。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记骨肉情长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

医妃独步天下

娇女谋略

腹黑老公别太坏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