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史 > 歃血大隋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庙堂江湖一杆钓_第一章 青山有幸埋忠骨(上)

萧守仁很风骚地穿越了!实现了许多宅男日思夜想的梦想。
  萧守仁一睁开眼看到的既不是乖巧可爱的贴身丫鬟,也不是檀香器具摆设,看到的只是十七个浑身染满了鲜血的兵士以及满视野的死尸。
  还来不及消化这震撼眼球的一幕,萧守仁就被眼前的一个高个子士兵背起就带头没命似的跑了,跟在他们后面的还有十六个装扮一样的士兵,一看就知道是和自己一伙的。
  十八个人就这样开始了传奇的逃亡之旅,之所以说是传奇是因为有了萧守仁的加入,说是逃亡,那是因为,打了胜仗的高丽士兵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再不逃估计就得被高丽士兵打扫打扫扫进地府去了。
  趴在高个子士兵背上的萧守仁并不舒服,不舒服的祸首是胸前被挤压的流失,流失者,乱箭也,萧守仁占据的这具身体是被乱箭射中后一命呜呼的,长长的箭杆子从后背进入穿透了前胸,这身体的主人死的不能再死了,也就给萧守仁这幽魂造就了机会。
  大伙用刀砍掉箭头之后并没有把箭拔出来,这是浴血沙场多年的经验,不拔还有希望能活,拔出来的话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越快。
  就这样一路颠簸一路的挤压伤口以及里面的断箭,萧守仁是人不是神,更是一个重伤命危的伤员,所以他终于是华丽丽地昏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萧守仁感觉到眼前有光,一团白光,萧守仁感觉这团白光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莫名的就有一种亲切感,缓缓的伸出手,摊开手掌,白光落在手心,慢慢的竟然渗透了进去,就这样渗透进了手心,接着萧守仁感觉到手臂麻麻的好像有东西在里面运行,直往脑门而来,砰的一声,到了脑子里,萧守仁便失去了知觉。
  萧守仁是被一阵阵的马蹄声吵醒的,头疼的厉害,脑子里突然多了很多的东西,莫名的就涌了出来,回想一遍之后萧守仁有些明悟了,这应该就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死后残留的记忆了,这人刚好也叫萧守仁,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俩人名字竟然是一样的,这就是缘分吧。
  这是萧守仁比较熟悉的一个朝代,大隋!
  但是萧守仁把记忆好好地捋了一遍之后,却是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劲了,这世界的历史走向大大地拐了一个弯,很大的弯。
  现在是大业八年,坐龙庭的当然是杨广,他上任是杨坚,这都没错,但是错就错在刘阿斗,本来一切都正常,但是一到刘阿斗就不正常了,从融合的记忆当中萧守仁知道,东汉以前,这历史跟自己以前所知道的历史都一一重合,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秦皇扫六合,楚汉相争,文景之治,七国争乱,王莽篡位,光武中兴,常侍干政,牝鸡司晨,吴魏蜀三分天下,但是接下来的历史并不是天下并入司马家,而是刘阿斗一统天下,席卷天下,问鼎九州,八荒来朝。
  原以为可以靠自己那点微薄的历史知识预知历史的走向,升官发财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来这么一出,萧守仁有点懵了,这历史不按历史书来演,这不纯属捣乱嘛!
  大蜀建国三百年,兵甲入库,马放南山,三百年的安逸生活,终于使掌权者日益骄横,奢侈无度,不念民生之疾苦,徭役日益加重,朝廷腐朽不堪,终于激起民变,烽火四起,群雄割据,出现南北二朝,南北政权割据中间又是两百年,直到隋文帝杨坚提枪上马一统宇内。
  萧守仁是此次杨广征伐高句丽的士兵,身边的十七个士兵,准确的来讲现在是逃兵,他们逃,高丽兵追,他们是同一个帐篷的士兵,四十几个人就剩下他们了,平日里感情很好,所以上了战场也在一起,生死守望,有个照应,刚才拼死救他的高个子叫穆义,俩人感情很好。
  现在是大业八年七月,正值杨广的第一次讨伐高句丽,也就是高丽。
  而萧守仁他们十八人就是因为讨伐高丽才来到了这尸殍遍野的战场,作为大业的四有青年,有力气,有志向,有理想,有追求,所以他们义无反顾的参军了,从来功名马上取,堂堂英雄一丈夫!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不上战场不知道能活着真的很可贵。
  那一阵阵的马蹄声并不是隋军的,混迹于大军中多年,一听就听出来了,不言而喻这是高丽追兵在追剿漏网之鱼。
  此刻萧守仁他们正躲在官道旁的丛林里,尽管很热,蚊虫很多,但是大家都一声不吭,默默地趴在那一动不动,等待追兵的过去,他们准备白天蛰伏,晚上赶路,往回赶。
  待到马蹄声远去,已是渐不可闻了,萧守仁看见身边的穆义把随身带着的竹筒放在地上,耳朵贴近竹筒听了一阵子,回头对那十六个兄弟点了点头,大家才起身准备趁着暮色快点赶路。
  “阿义,咱们现在是去哪?”萧守仁忍不住问出声来。
  “萧大哥,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们了,我们都以为你撑不过去呢,幸好有阿成在,他弄了点止血的草药敷在你的伤口上,要不然我们拔出断箭那会儿你就再也起不来了,吓死我们了,那血流的那个快。”穆义听见萧守仁讲话,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
  穆义比萧守仁小两岁,萧守仁今年已是二十七了,属于大龄青年了,本来他们帐篷里面四十几个人里面萧守仁年纪排老三,里面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和六十多岁的,但是刚才在战场上由于腿脚不利索,跑不动,还是难逃此劫,剩下的十八个人里面现在萧守仁最大,最小的阿成才十三岁,还是个半大的小伙子。
  阿成本叫杨成,和穆义是老乡,阿成,穆义,穆羽三个人一起参的军,阿成家原本是药商,所以懂点基本的药理知识,知道哪些草药能止血哪些草药能解毒。
  “萧大哥命硬,还死不了,我们现在是去哪?”萧守仁费力的笑着问道。
  “我们现在准备去和大军汇合,找到大军我们就安全了,刚才的那一仗我们输惨了,高句丽的大军现在已经向我军逼进了,他们连战场都没来得及打扫就轻骑出发,估计这会儿已经到了鸭绿江边了。”穆义回答。
  此次讨伐高句丽是杨广准备了将近四年的成果,从大业三年初,也许更早,杨广就有征伐高句丽的打算了。
  这次讨伐的规模是巨大的,光兵力就有113万人,对外号称两百万,声势浩大,分二十四路一同推进,水陆并进,势不可挡。
  而萧守仁他们就正好分在大将军薛世雄帐下,听候将令。
  从正月初二下诏伐高句丽到现在已经是七个月了,胜仗打了不少,但是都是小胜利,剿灭的高句丽士兵并不多,没有伤到其元气。
  陆上的军队主要由宇文述、于仲文、薛世雄、崔弘舁四人率领。
  宇文述、于仲文、薛世雄、崔弘舁四人率领率军绕过高旬丽城池东进,会于鸭绿江西,试图跨江南下直趋平壤,会合水军翻动敌军根本。
  水军由来护儿率领,而平壤正好是高句丽的都城。
  平壤城本是中原领土,但是由于战乱被高句丽趁虚而入,给夺了城池。
  大蜀国三百年政权分裂之后,高句丽眼看着中原大地势力割据,烽火四起,趁机南下攻占乐浪郡,翌年又占领带方郡,不久将都城迁到乐浪郡城平壤。
  四位将军想法是好的,但人马众多,后勤补给困难,高句丽坚壁清野,路上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被烧光了,水井都被土墙推倒填埋,就留下脚下的泥土而已。
  远征军需自负资粮。大军由泸河、怀远二镇出发时,各路人马皆给百日粮,还有排甲、枪稍等武器装备,及帐篷衣服等,每个士兵负重在3石以上,长途跋涉,人马皆不胜负荷。行军时又立下军令状:“士卒有遗弃米粟者斩”。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古人的智慧是可敬的。
  所以有实在背不动的士卒,宿营时皆在帐篷下偷偷地掘坑,将粮食掩埋,以减轻行军负担,期望到高句丽境内能抢劫米麦受用。
  打的是以战养战的主意,可是人算总是不如天算的。
  结果,大军才行至中路,就快断炊了。

下一章:庙堂江湖一杆钓_第二章 青山有幸埋忠骨(中)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奋斗在初唐

锦绣大明

重振大明

天生韩信

斩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