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继女凶猛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003 一只狼的出没


“孩子,不带这样的!”正当郎月感到无比悲催之时,突然,一个非常磁性的男性声音在她耳边徐徐响起,“现在令尊大人他人都不在了,我看还是入土为安的好,你说呢?”
涂月闻声猛地抬头一看,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浓眉大眼、有着络腮胡子、跟父亲年纪差不多的中年男子。
“请问你是······你是哪一位?”涂月刚想伸直腿脚站起来,但是一阵比刚才更为猛烈的疼痛袭来,慢慢地蔓延到了全身,一双柳叶眉情不自禁地紧紧蹙了起来,只好重新一屁股又坐了下来,仰着好看的头颅,睁着一双湿漉漉的丹凤眼,疑惑中不失礼貌的问道。
“小姑娘,别,别别,你别站起来!”男人赶紧蹲了下来,双手轻轻抚着涂月那条流着鲜血的伤腿,看着此刻非常无助的她,怜惜地说道,“我是路过这里的,本人小姓郎,名非凡,以后你就叫我郎叔叔吧!”。
“哦,郎叔叔!”涂月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这个从天而降自称为姓郎的男人,重生过来的她早就知道他是谁了,但是泪眼中登时还是不自觉燃起了一丝警惕,“请问咱们以前打过交道吗?”
“我想没有!”郎非凡看涂月一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样子,真想伸出手指捏一下她娇俏可爱的小鼻子,于是忍不住说道,“不过从现在开始,咱们就算正式开始打交道了。”
“嗯••••••关于这一点,我同意!”涂月双手叉腰,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你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想在我涂月面前扮猪吃老虎?哼,没门!”
“让叔叔看看,你的腿伤得怎么样?”郎非凡关切地问道,伸手想要撩开涂月腿上的裤子看个究竟。
“住手,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长到十一二岁,除了父母之外,没有人看过自己衣服下面的肌肤,涂月眼见事发突然,当然不干了,急切之下,不由得大声嚷嚷开了,“再说男女授受不亲不是?”
“哈哈······好一个男女授受不亲!”郎非凡爽朗地笑了,赶紧往回缩手,“好了,好了,不碰你就是了。我说你这个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嘛!”
“你才有意思呢!”涂月马上对郎非凡怒目而视,心里却在狠狠地骂他,“今天可是我失去父亲的日子,竟然有人在旁边哈哈大笑,真是该死!”
“是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涂月脸上的神情显然没能逃过郎非凡雪亮的双眼,于是他好像漫不经意地问道。
“小姓涂,单名一个‘月’字!”涂月犹豫了一回,心里想着自己这名字光明正大,告诉他想必也是不打紧的,何况这个男人前世还是自己的继父呢。
“啊,这个名字真好,天上的一轮明月!”郎非凡狗嘴里终于吐出了一句人话。
涂月嘴里不置可否,心里却“切”了一声,这个家伙,拍马屁也不懂选个好时候不是?看着父亲尸骨未寒,所以此刻根本没心情跟这个什么狼呀虎呀豹呀的男人说这些不着边际的鸟话。
“让我来帮助你和你的母亲,让你父亲早些时候入土为安,好么?”郎非凡似乎知道涂月在想什么,不待她回答,便伸出了双臂,往地上躺着的涂放周身不经意地摸了摸,好像想要找准下手点,以便抱起他似的。
涂月正想拒绝,因为这一辈子她可不想重滔上辈子的覆辙,不想再让母亲嫁给眼前这个男人,更加不想自己卷入护国大将军府里那些闲得发慌的女人窝里勾心斗角的生活。
“你,想要干什么?”殷素儿突然一声断喝,指着郎非凡厉声呵斥起来。
“我••••••”郎非凡猝不及防,刚想解释,猛然觉得手上吃痛,低头顺着痛处看去,才发觉手臂上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红红的牙印,原来是殷素儿情急之下,张口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郎非凡看着容颜绝美身材凹凸有致特别是有着丰满上围的殷素儿,砰然心动,几乎是第一时间便沦陷了,不知不觉露出了一副弱智加白痴的蛋白质神情。
“咳咳咳,什么狼叔叔?还真的是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大色狼一个!”涂月心中不满,嘴巴就毫不掩饰地宣泄了出来。
“哦,那是因为你母亲长得太美了不是?”郎非凡听了涂月的话,觉得这个小姑娘倒是直言直语,这一点跟自己性情十分相似,因此对她的话丝毫也不以为逆,所以只是回过神来看了涂月一眼,伸手挠了挠头皮,不好意思地说道。
涂月准备再说点什么阻止郎非凡,但是看到郎非凡精光很盛的双目中充满了真挚的神情,终于忍住不悦,把刚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不再言语,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该来的总得来,有些东西好像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不是人力可以躲避得了的。
总之她打定了主意,无论以后怎么样,都决不能像前世那样善良,一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的小羔羊样子,今生得从头发开始武装到脚趾头才行。
郎非凡看到小姑娘脸色有点缓和,趁机得寸进尺,于是涎着一张老脸说:“月儿姑娘,以后就让叔叔来照顾你和你娘亲,好不好?”
“什么狗屁叔叔,还不是乘人之危吗?”涂月生气地嚷道。
“月儿,不得无礼!”此时,一直处于痴痴呆呆的殷素儿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回过魂来了,并且开口说话了,听了郎非凡的话,竟然略一思索,便点头同意了。
“娘,父亲尸骨未寒,你不是这么快就急着嫁人吧?”对于母亲的举动,涂月出乎意料之余,真的是大跌眼镜。
殷素儿顿时脸上绯红,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看了看一旁涂放的尸体,又看了看涂月那条伤得很重的腿,沉声说道:“月儿,你父亲临终之前,说了什么话来着?”
“发簪,事关重大?”父亲的殷殷嘱托犹在耳边,母亲这样做可能自有她的道理,涂月只好点头答应了。
郎非凡顿时心花怒放,一个大男人,竟然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了,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别笑得太早,你在娶我之前,得先答应我一件事才是?”殷素儿说。
“别说是一件事,就是一千件一万件,为夫也答应了!”郎非凡自称“为夫”,显然是提前进入了角色。
“你的脸皮可比白龙城的城墙还要厚得多!”郎月仰着头翻了个白眼,心里嘿嘿地冷笑了几声,真想立马上前狠狠地揍他一顿,心想世上还有这么欠揍的男人么?
“以后一定得视月儿如己出,跟你亲生子女同等待遇。”殷素儿缓缓说道。
“行,小菜一碟,比夏天喝绿豆汤还容易的事儿,为夫答应了!”郎非凡心想这有何难?还不是就真的是小菜一碟吗?于是毫不犹豫爽快地点头答应了,但他毕竟不是个脑子里注了水的傻子,于是也趁机提了一个要求,“不过月儿以后得改为姓郎。”
“姓你的大头鬼,你自己和护国大将军府那些全都是豺狼虎豹也就算了,为何还要拖我下水?”涂月终于忍不住了。
“行,以后她就姓郎了。”殷素儿竟然又一次让涂月大跌眼镜了。
话说自己重生回来,对以后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有点记忆,怎么现在没有重生的娘亲,性情也有点不一样了呢?她心里到底怎样想的,一定得嫁给眼前这个琢磨不透的笑面虎似的男人么?前世这个时候是按照这个调调发展的么?涂月脑子完完全全短路加浆糊了。
不过,既然娘亲答应了嫁给郎非凡,就必然有她的正当理由吧?今后自己定当竭尽全力维护她才是,只有娘亲幸福了,做女儿的自己才有幸福可言。
涂月哪里又知道了,母亲殷素儿这样做,还真的就有她的理由:这个男人为何这个时候在这里出现呢?是早有预谋还是有着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她怀疑上他啦。退一步来说,即使他排除了嫌疑,那么为了女儿着想,靠着郎非凡这棵大树,真的是可乘凉的,她要给失去了父亲的涂月一个锦绣前程。
再说,郎非凡是谁呀?他可是当今中原国独一无二的护国大将军郎非凡呀,这个人殷素儿虽然没有见过,但也是总有耳闻的。
死了就死了吧,何况是一个姓氏?涂月那只没有受伤的好腿用力践踏着脚底下的一沓沙子,不得不阿Q似的自我安慰,只要娘高兴就好,郎月就郎月吧,有什么了不得的?这样想着,心里也就坦然了许多。

 

上一章|下一章:004 护国大将军府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独宠萌妻

邪医狂妻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

重生:帝凰毒后

高冷BOSS限时逼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