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女帝师:半生浮沉换红装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三章 四季庚宴

苏九歌眼皮子一抬,“什么态度?你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庶女,看在高姨娘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还不让开!”
  苏千灵咬牙,“你!”
  “九歌,千灵,你们这是怎么了?”只见穿着温柔华丽的婉约妇人迎面走来。那妇人一脸面善,声音温柔怡人,脸上没有一道皱纹,就连身子也是婀娜多姿,可见她平日里保养甚加。
  这么细细看来,苏九歌似乎有些明白为何这位高姨娘久盛不衰,母亲不拘小节,就算嫁做人妇也不喜那些女儿家的东西,若是她选,怕也会选择温柔贤惠的高姨娘。
  高姨娘走近,看向苏千灵的目光有些责备,“千灵,莫要胡闹。”她又看向苏九歌,重新挂上温柔的笑来,“九歌,千灵不懂事,我代她向你赔罪,你一夜未归,必然很累,快些回去休息吧。”
  苏九歌心中冷笑,好一个高姨娘,好一个温柔贤淑,长袖善舞的高姨娘。母亲那般聪慧之人,却半点看不出她的狼子野心。
  不过两三句话,句句不离她彻夜未归,怕是要不了两日,整个紫荆城都知她苏九歌夜不归宿,一时声名毁于一旦!
  苏九歌脸色苍白地看着高姨娘,看上去颇有几分弱势的感觉,“姨娘,今日有你求情,我便不计较了,但父亲一向注重礼节,若今日之事看见的不是你,而是父亲,怕是千灵妹妹一顿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了。”
  苏千灵脸上一阵扭曲,“你!”
  “千灵!”在苏九歌看不见的角度,高姨娘眼里闪过一道厉光,苏千灵身子一颤,却是不说话了。
  高姨娘亲切地拉着苏九歌的手,“九歌懂事,大家礼仪素来学的极好,姨娘回去之后一定找几个老资格的丫鬟婆子,来教导千灵的举止。”
  苏九歌点点头,她现在身心俱疲,实在没那功夫跟这对母女扯皮,“姨娘,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高姨娘温柔一笑,“好。”
  苏九歌走后,高姨娘和苏千灵回到房中。
  “跪下!”
  苏千灵十分不情愿地跪在地上,别人不知道,她却是十分清楚的。她娘根本就不像外人眼里那般温柔贤惠,就像现在,明明没有表情,可苏千灵还是忍不住害怕。
  “娘。”
  “你可知错?”
  苏千灵眼睛有些泛红,她有什么错?明明都是爹爹的女儿,但是别人看到的就只有苏九歌一个!什么好东西想到的也从来只有那个贱人!她再得爹爹的喜爱又有什么意义,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
  “女儿知错。”
  高姨娘看着毫无认错态度的苏千灵,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千灵,你太让娘失望了。”
  苏千灵心头一慌,“娘。”
  “我平日里教你的东西,你都忘了吗?”
  苏千灵连忙答到,“千灵没忘,可是那个贱人的娘已经死了,爹爹又不喜欢她,她不过就是个只纸老虎。”
  高姨娘猛地转身,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跪在地上的苏千灵,“糊涂,她娘死了又怎么样?只要她还是你爹爹承认的相府嫡女,你爹爹就会护着她!你何时才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便是娘没有教好你,才让你这般心比天高!”
  苏千灵彻底地慌了,她拽住高姨娘的衣角,“娘,娘!女儿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像今日这般了。”
  高姨娘叹了口气,缓缓将苏千灵扶起来,温柔地替她擦干眼泪,“千灵,娘不会害你,娘为你铺好的路,绝对要比苏九歌要好上千倍万倍。”
  苏千灵一喜,“是,娘。”
  高姨娘点点头,“时辰到了,去给你爹爹请安吧。”
  “是。”
  苏九歌回到院子里,径直往弥竹的房间走去。此时弥竹已经醒了,但是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见苏九歌来看她,弥竹艰难地爬起来,要给苏九歌跪下。“弥竹没用,请小姐责罚!”
  苏九歌叹了口气,按住弥竹的身子,顺手将被子掖好。“躺好,这事不怪你。”能从一介白衣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她这个父亲的城府自然是深不可测。
  母亲生前一心想和外公重归于好,又怕外公不待见她,就常常把自己送到外公家小住,这般下来,她与将军府的关系自然要比本家更亲厚些。
  从本质上来看,苏靖安和赫连景是同一类人,需要时长长切切如胶似漆,不用时翻脸无情弃之如缕。
  父亲忌惮封家,连带着对她也有三分猜忌,这桩下来,想来已有七分。
  苏九歌有些心疼地看着弥竹,上一世弥竹陪了自己二十四载,却终是熬不过蚀骨的折磨,吊在了景王府的梁上。
  弥竹声音轻颤,“小姐,夫人她。”
  苏九歌脸上的神情不变,看上去这件事仿佛并没有对苏九歌产生什么影响,“葬在了后山,我亲手立的碑。”
  弥竹却觉得密密麻麻的疼痛缠绕着自己,让她有些无法呼吸。“小姐。”
  苏九歌温柔地擦掉她脸上的泪,“哭什么,傻丫头,现在可不是什么该哭的时候。”
  弥竹吸了吸鼻子,“小姐,弥竹清楚您心里难过,您哭出来也好啊,您这般模样,弥竹看着心里难受。”
  苏九歌心里一软,却是温声安抚道,“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不美了。”
  她不能哭,罪人还没有付出代价,她怎么能哭呢?
  “你等一下。”苏九歌回到自己的房间,走到梳妆台下将药匣拿了出来,母亲出嫁之前生性豪爽,当的上是顽劣一说,当初这药匣便是当做嫁妆一起送了来,嫁做人妇之后便渐渐闲置了。
  将药箱拿来后,苏九歌淡淡道,“将衣服脱掉。”
  弥竹诚惶诚恐地直往后退,“小姐,这可使不得,弥竹自己来就可以了!”
  苏九歌眉头微皱,“脱掉。”
  “是……”小姐今天怎的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只是瞧上一眼,便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嘶。”弥竹轻轻抽了一口气。
  “弄疼你了?”苏九歌这般说着,手下却是放轻了动作,目光所及之处,光洁的背上满是纵横的鞭伤。
  苏九歌眸光微闪,往后的行事要更加小心了。
  “好了,将衣服穿上吧,免的着凉了。”
  “好……”发觉弥竹的声音不太对劲,苏九歌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那张稚嫩的脸上满是红霞,看上去很是窘迫。
  苏九歌轻声打趣道,“若是你一直这般,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
  弥竹脸色更红,“小姐莫要打趣弥竹,弥竹不嫁人,这辈子都跟着小姐!”
  苏九歌没有说话,上辈子对她好的人全都因她而死,她今生只想复仇,牵扯到的人还是越少越好吧。
  弥竹虽然不懂,但她明显的感觉到小姐的情绪有些低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苏九歌站起身来,“好了,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屋里休息吧。”
  “那小姐你。”
  苏九歌一笑,“锦绣阁难不成只有你一个丫头不成?”
  弥竹嘴巴一撅,“我跟在小姐身边时间最长,那这个丫头办事又毛毛躁躁,哪里能伺候得了小姐。”
  “好好好,弥竹最厉害,便要快快的好起来,我身边可离不了弥竹。”
  那日起,苏九歌修养了将近一个月,这一月一来,弥竹的伤势好了个十成十。苏千灵因为高姨娘的告诫,也没有来找苏九歌的麻烦。
  弥竹小心翼翼地给苏九歌梳着如瀑青丝,“小姐,管家那边来人,说今年相府进了十匹烟罗,要小姐去挑选一番。”
  苏九歌有些诧异,“以往都是按照时令去,这次怎的提前了?”
  弥竹嘴巴一撇,“小姐只顾闷在屋子里,消息当真一点儿都不灵通,是因为四季庚宴。”
  “四季庚宴?”似乎上一世这个时候是有这么一回事的。
  弥竹一脸徜徉,“是啊。往年无非是一些世家公子还有小姐聚做一堆吟诗作对,不去也罢,可是听说今年大不一样了呢。”
  苏九歌轻笑一声,“有什么名堂?”
  “今年这四季庚宴可是靖康长公主亲自操办的,据说还为此请来了颜如玉,不光是世家子弟,就连皇家子弟也会到场。”
  苏九歌烟波微转,上一世,因为母亲病故,她身子又欠佳,所以错过了这次四季庚宴。
  也正是在这一次宴请之后,苏千灵凭着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四章 一曲霓裳动紫禁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独宠爱妃:王爷,不...

霸道鬼夫别缠我

娇女谋略

腹黑老公别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