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独宠爱妃:王爷,不可以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三章 不能白白牺牲自己

她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可老天为什么把所有的倒霉的事情都摊在她的身上。
李楚楚那双明亮的水眸一时间恨意丛丛,她绝对不会让王峰和李雪漫好过!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李楚楚披上衣服,下了床,又在刘月香的催促下洗漱完毕。然后便像牲口一般被刘月香赶到下院子,分派了她一大堆的任务。
“好好干,今天干不完就不要吃饭了!”刘月香得意洋洋的命令着,然后扭着妖娆的水蛇腰轻飘飘的离开下院。
李楚楚蹲身拿起手中的的柴刀,双眼剧痛的望着刘月香的背影消失在下院。她双唇勾了勾,昨晚已经把一切都盘算好了。
反正她嫁到张大善人那里,也是死路一条。即使这次她死命抵抗了,李元河暂时妥协了,可他还是会琢磨着把她嫁给其他不三不四的男人。
这个家,她是住不下去了!
她的命统共只有一条,这个家既然已经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那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她要走,走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和这个家有一丝的接触。
只不过,走之前,她必须办点事情!
王峰,李雪漫……她不能白白的牺牲自己,成全他们两人。
既然人人都夸他们两人是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她倒是想看看,如果王峰和李雪漫反目时,两人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李楚楚丢下手中的柴刀,又一头扎进自己的院子,换掉自己身上的粗布长衣,脸上随意的涂了些胭脂,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的是个做工很考良的古埙。
李楚楚把那个古埙轻轻的攥紧在自己的手心里,黝黑的眼珠子映着亮光,有一种冰一样的寒意,淡粉色的唇角微微翘着,带着几分洞悉一切的讥诮。
拿着那个古埙,她转身离开自己住的小屋……李府门口,李元河和刘月香因为早接到王家小厮的通禀,此刻两夫妻正立在大门口,时不时的张望着。刘月香第一次见自己的女婿,害怕给女儿丢人,便时不时转身去问旁边丫鬟她的妆容如何?这李府上下没有一个丫鬟是不惧怕刘月香的,故刘月香这么问,那些丫鬟也自然拣些好听的话说给刘月香听。
马车终于缓缓在李府门口停下,从马车里首先走出一个梳着少妇发髻的绝美女子,其后便是……李府的客厅。
李元河哈着腰偷偷打量自己的二女婿王峰,瘦削白皙的手骨节分明,一袭单薄的青衫裹着清瘦的身子,仿佛意识到李元河正在偷偷打量他,他顺着李元河的方向看过来,然后李元河就看到了王峰淡漠的眉,狭长的丹凤眼澄似秋水,不,似寒水。
李元河被那种渗人的眼神一望,他立马收起规规矩矩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哈着腰又去望自己的二女儿。只见才三个月未见,她的二女儿全身都是上等的绫罗,就连她头上佩戴的绢花也是要二十两一朵的上等绢花。李元河的目光又从李雪漫的伸手悄悄移开,看向客厅里摆满的礼盒,心里乐颠颠的似神仙。
果然找了个好女婿啊,好女婿。
相对于李元河的那视财如命的性格,刘月香则把更多的目光投射在自己的女婿身上。虽然王峰不良于行,但他的长相真的宛若仙人,再看她的女儿,脸上的笑容也比出阁前灿烂了许多。
李雪漫一双剪剪水眸深情的望向王峰,温柔的问道,“夫君累不累。如果累了,我让我爹先给你安排一间房间休息下。”李雪漫知道他平日的作息,往常这个时候他早已经午休了,今天为了陪她回门,他很早就起床了,磨蹭了这么半天,他肯定是困倦了。
王峰眨了眨狭长的双目,想到自己的身体,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李雪漫连忙推他出了客厅到了院子。经过花园的时候,王峰看到花园种着的一株树姿优美的合欢树。王峰眉头微舒,淡淡道,“这株合欢树应该不少年了吧?”
李雪漫厌弃的瞥了一眼那棵合欢树,回答王峰的话里也带上了自己的感情,“嗯。这株合欢树是大娘在时种下的,大娘死后我姐姐也非常喜欢这株合欢树。她们母女两的喜好总是跟人不同。像我娘她就喜欢梅花,你看那里种的一片梅花都是我娘让人种下的。”
合欢树的寓意为稍纵即逝的快乐。
大抵那种高门楣的人家都不喜欢这种树的。李雪漫便以树喻人,暗讽李楚楚她们母女两的性格为人。
王峰敛了敛长睫,也顺着李雪漫的目光看向院子里整齐种着的那一排梅树,嘴角勾起一抹失望的弧度。
他突然问道,“怎么没有见你大姐?”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四章 不叨扰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重生:帝凰毒后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

爱的追缉令:诱捕我...

总裁,情难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