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重生之鬼眼医妃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第一卷 正文_第2章 身份

忽地,一道惊雷劈开了新坟,新坟顷刻便分开两边,独孤蓁的面容已经被泥污覆盖,被大雨冲刷了一下,她忽地睁开了眼睛。
她本和修罗邪魂斗法,谁知道被苏风暗算,所幸在魂飞魄散之前,用乾坤转换大法劈开时空隧道,魂魄得以飞脱附身于此。
想她阿蓁是堂堂茅山派第三十六代传人,落得如此下场,也着实丢脸。
她缓缓站起来,飞身跃出,转身回坟坑里看了一下,手一扬,棺材的盖子飞了起来,棺木中的老人还没绝气,瞪大着双眼,有茫然失措的神色。
她闭上双眸,静静地消化独孤蓁的身份与她的记忆,当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眸色已经变得明亮。
“爷爷!”她伸手扶起老人,把他从棺木中拉出来,眸光四顾,瞧见新坟旁边长着一株碧绿色的草,她随手摘过来,在手中搓捏了一下,塞进老者的口中。
老者只觉得口中一阵苦涩腥臭,腥臭的味道熏得他胃部一阵翻滚。
他几乎是立刻就吐了出来,但是,已经三日未曾进食的他,哪里有什么可吐?
一口口鲜血,从他口中吐出,腹部和胸口有一种尖锐的疼痛开始蔓延开去,他疼得全身颤抖,已经久未能行走的他,竟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痛楚约莫坚持了半刻钟,终于停止,老者躺在地面上,满身泥污,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好些了么?”阿蓁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一条手绢,蹲下身子为老者擦去脸上的污泥。
老者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用力地张嘴说话,“阿蓁……”
他本以为自己说不出话来,所以用了很大的力气,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句“阿蓁”竟是如此就容易说了出来,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先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下山。”阿蓁轻声道。
“怎么会这样?我们不是被生葬了吗?”老者浑浊的眸子里闪着疑惑。
阿蓁摇摇头道:“孙女也不知道,孙女刚才昏迷了过去,等醒来之后,人已经出来了。”
老者坐在地上,茫然地瞧了瞧四周,脸色有些悲伤,生葬,他的儿子,竟然把他生葬了。
“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老者问道。
“是断肠草,孙女以前在一本医术上看过,这断肠草有剧毒,但是却能够凉血降压,人在昏厥之时服用,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孙女也只是冒险一试,想不到竟然凑效。”
老者没再问了,今日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能够承受的底线,亲生儿子竟然会把他生葬于此,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如今的他,只有满腹的悲伤和震怒。
“爷爷,你站起来。”阿蓁道。
明亮的日光照射在老者那张满是皱褶的脸上,他凄怆一笑,“你莫非不记得,爷爷已经久未能走路?”
阿蓁伸手拉了他一把,“试试。”
老者只觉得双脚忽地有一道力气注入,他一怔,借着独孤蓁的力站了起来,双腿颤抖了一下,慢慢地松开阿蓁的手,向前走了两步,脚步稳健,竟像当初未曾患病的时候。
“上苍怜我,上苍怜我啊……”他激动狂喜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惊起了刚刚停驻树头的乌鸦。
休息片刻,阿蓁扶着他下山。
山路崎岖难行,又因下过一场暴雨,泥泞拖脚,独孤青到底是病久了的身体,走了一段路,便觉得十分吃力。
阿蓁干脆背着他行走,独孤青开始不愿意,她身板瘦弱,怎能背负他下山?
只是见她背起他之后,依旧健步如飞于这山涧崎岖小路,不禁暗自诧异。
“孙女平日在府中,做的皆是苦役,挑水劈柴每日必须的活儿。”阿蓁仿佛是瞧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
阿蓁的脑子里还留着独孤蓁的记忆,但是她知道这些记忆会慢慢地消失,所以她要尽快记住脑子里残留的信息。
独孤蓁是庶出之女,因独孤平一直疑心她娘妻萧灵儿背夫偷汉,也怀疑独孤蓁不是他亲女,只是也不愿意声张丢了面子,便一直当养一个丫头这般养着她。
她只是空有独孤家七小姐的名头,却连丫鬟都不如。
独孤青听了这话,长长地叹气,确实,独孤蓁在府中不得宠爱,就是养一个粗使丫鬟那样养着她的。
他年事已高,又一直有病,纵然疼惜,却也无法为她做什么。
走到半山腰,前面有一家小庙,门庭荒芜,杂草丛生。
阿蓁放下独孤青,道:“先休息一下。”
小庙墙身漆了黄色,门匾上写着“光孝寺”三个大字,从半启的门缝看进去,里面破败不堪,凌乱一片。
“佛门地方,怎如此破败?”阿蓁叹息一声。
耳边有脚步声急速响起。

上一章|下一章:第一卷 正文_第3章 救平南王妃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

邪王心尖宠:嚣张悍...

冒牌九王妃

神医毒女:邪王盛宠...

妖妻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