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给画仙打工的日子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楔子

秦军:孙传庭于崇祯九年三月,请缨任陕西巡抚,负责剿灭农民军。在榆林建军,号为秦军。
  —————————————————————————————
  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朝廷命孙传庭兼督河南、四川军务,随后升为兵部尚书,改称督师,加督山西、湖广、贵州及江南、北军务,孙传庭不欲仓促出战,奈何抵不过朝廷的催逼,只得备战......
  五月的北京,春光灿烂,可是从永定门到钟鼓楼这条原本最繁华的道路上,却不见往日的喧嚣拥攘,到处都呈现出了萧瑟萎靡之状。
  路人行色匆匆,神情焦虑,对两旁的摊点毫无兴趣,只顾着埋头赶路。而街道两旁的小商贩们也无心经营,全都抄着手,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儿,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要变天啦!”一位年长的商贩摇头感叹道,沟壑纵横的脸上满是愁容。
  另外一名瘦削的商贩看了看周围,将手拢在嘴边,小声地说道:“李自成是不是要打进来了?”
  “朝廷不是派孙大人出战吗?”一位年纪稍轻的商贩说道,不似前两位商贩那般担忧。
  那位年长的商贩再次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太仓促了,太仓促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小声对另外两人说道:“这不是让孙大人赶着去送死吗?”
  “老板,来一份状元糖。”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摊位前,打破了三人的交谈氛围。
  三人同时抬头,便看到了一位身姿挺拔,长相俊逸的年轻男子站在他们面前。
  “诶,好嘞,五钱。”那名瘦削的商贩急忙说道,并麻利地包好了一份状元糖,递给这名年轻男子。
  那名年轻男子接过状元糖后,将一锭银子放到了他的手里,“不用找了,去乡下避难吧,北京不安全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看着那名年轻男子瘦削挺拔的背影,三人面面相觑。
  “这就是状元糖啊?”一个口音怪异的男子追上了那名年轻男子,指着他手里的状元糖,口吻颇为好奇。
  年轻男子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身旁的冒失者。
  冒失者身着普通的方巾圆领衫,看似普通,但身形却很高大,和年轻男子的身高相差无几,只是块头还要大一些。
  除了身形异常高大外,肤色还很白,比大姑娘的肤色还要白上几分。面宽而颧骨高,眼窝立体而深邃,眼珠不是黑色或棕色,而是蓝色,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湛蓝如深海,反射着神秘的光泽。
  不过,从花白的两鬓和络腮胡可以看出,他的年岁不小了。
  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红夷(古代对欧洲人的总称)。
  “嗯。”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就继续朝前走,没有再看红夷一眼。
  “等等!”红夷疾步上前,拉住了年轻男子。
  “嗯?”年轻男子微微皱眉,露出了一丝不耐。
  “我..我叫皮耶·伽斯底里奥内,是一名画家,来自意大利的画家,就是你们说的意大里亚。”红夷急忙解释道。
  年轻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个自称是意大利画家的半大老头,神情淡漠。
  “我..我即将回国,我想..想给你做幅画,作为我在贵国最后的留念。”看着年轻男子没有说什么,皮耶便有些紧张地搓着双手。
  “画我?”年轻男子问道,依旧波澜不惊。
  “嗯嗯,可以吗?”皮耶急忙点头,双手合十,眼中带着期盼。
  “为什么?”年轻男子歪着头,似乎有些不解。
  “因为你有宸宁之貌,有非凡之气度,有不俗之风采。”以及由内而外的绝望之气,皮耶在心里补充道。
  尽管周围的百姓都不愿意接受即将破国的现实,但作为一名经历过宗教战争的意大利人,对战争的敏感度不亚于对油画颜料的敏感度。
  所以,他必须赶在北京被攻陷前,赶紧离开。
  而在离开前,皮耶希望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寻找一处最美的景,将其绘于画布上,作为日后的留念,毕竟,他在北京度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
  可是寻找多时,却并未找到令他心仪的景点。
  就在皮耶带着愁绪在北京街头四处闲逛的时候,就和这名带着绝望气息的年轻男子擦身而过了。
  男子身材挺拔,长相冷峻,穿着水墨色的短褐,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分外扎眼,就连路过的妇人和少女都忍不住纷纷回眸。
  不过,最吸引皮耶的并不是男子醒目的外形,而是他身上那种锐挫望绝的气质,他觉得,这名年轻男子的背后,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悲惨故事。
  作为一名画家,皮耶最擅长捕捉人们身上的各种气息,透过他们身上传出的气息,来推测他们的身世与经历。
  皮耶觉得,这名年轻男子就像摇摇欲坠的大明江山,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生机。
  与其画一些死板的景物,不如将这名年轻男子绘入画中,更能代表最后的大明。
  于是,他就悄悄地跟在了这名年轻男子的身后,等待着合适的机会跟他搭讪。
  “哦。”男轻男子想了想,说道:“好的。”
  皮耶没想到他这么快便答应了,开心地手舞足蹈,脸也跟着涨红了,“真..真的吗?”
  “嗯。”看着皮耶由白变红的脸颊,年轻男子的嘴角轻勾了一下。
  “那..那去我那里吧,我住在这附近。”皮耶揽着年轻男子,朝自己租住的小院走去。
  拐过一条狭长的胡同,皮耶就带着年轻男子来到了自己租住的一进院落里。
  院落不大,由倒座房、正房和厢房围城,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一个小型的四合院。
  “你先坐,我进去拿画材。”皮耶用衣袖擦了擦石桌和石凳,让年轻男子入座,随后就一溜烟地跑进了屋里。
  年轻男子抬眼看了看周围,撩开袍子,就跨坐在了石凳上,将状元糖往石桌上一放,用修长的手指挑开外面那层油纸后,就捻起一块放到了嘴里。
  糖,是甜的,可心,却是苦的。
  “久等了!”皮耶抱着画架和画材,跑了出来,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吃糖吗?”年轻男子将状元糖往前面推了推。
  “谢谢。”皮耶拿起一颗,放进嘴里,感觉太过甜腻。
  摆弄好画架后,皮耶让年轻男子站到了一棵大树下,逆光对着自己。
  年轻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大树下后,稍显局促,不知该把双手置于何处。
  “随意一点,平时怎么站的,就怎么站。”皮耶说道。
  年轻男子重新调整了一下站姿后,双手很自然地下垂,双眉微蹙,俯视着斜下方,似有万千思绪不可解。
  “好,就这样!”皮耶很满意年轻男子现在的状态。
  清风摇曳,卷着树叶从年轻男子的身旁吹过,也将他的衣摆吹起,不过,他依旧纹丝不动,如同石化了一般。
  皮耶拿起炭笔,很快就描绘出了年轻男子的体貌特征,随后开始调色着色。
  就在皮耶拿起画笔开始上色时,一股半透明的气体从年轻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在半空中漂浮了一会后,就飘到了皮耶的画笔上,最终与上面的颜料相融合,跟随着颜料一起,被附到了画布上。
  不过,两人都没注意到这股半透明的气体。
  “画好了,完美!”可能是因为来了灵感,皮耶只花了不到两个时辰,便把这幅画绘制好了。
  “额,可以动了,辛苦了。”皮耶对仍旧处于石化状的年轻男子说道。
  “嗯。”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走到了画布前。
  “还满意吗?”皮耶看了看画布上的年轻男子,又看了看眼前的年轻男子,感觉自己抓到了精髓,颇有些得意。
  “嗯。”年轻男子又点了点头,没作其他评价。
  “还需几日才能彻底干,到时你再过来拿吧。”皮耶有些不舍地说道。
  “不用,你留下吧,这幅画就当作我的遗体吧。”年轻男子淡淡地说道。
  “什么?”皮耶看向年轻男子,眼中带着不惑,以及震惊。
  “我是一名秦军副将,即将出师抵抗李自成的军队,如果兵败,必将战死他乡,恐尸骨无存!”年轻

下一页

下一章:正文_第一章:星空画廊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指染成婚:老公别太...

小妻吻上瘾

独家婚宠

冷面首席缠爱小女佣...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