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秦时明月之纵横奶爸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3章:秋千原来很好玩

“果然,这样就看不到纸尿裤了。”鬼谷子从身后走来,他看到盖聂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
  “那我们出去了。”小庄随手从纸袋中拿出了一顶婴儿八角帽扣在了盖聂的头上,连头都不回就往外走着。
  鬼谷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双系带小皮鞋,正打算递到小庄手里,他再一抬头看,小庄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声沉重的关门声。
  “放肆!还没告诉你们帝国的计划呢!”鬼谷子望着紧闭的大门,没好气的说着。
  外面的空气格外清新,连续几天的雾霾已经被昨夜那场大风吹得无影无踪,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但是没有阳光照射的地方,却森寒彻骨,因为正逢严冬时候,盖聂的小脚丫蜷缩在一起,正随着小庄走路时身体的晃动而摇晃着。
  盖聂两只小手冻得通红,他呵气吹出一团白烟在手中,不停的摩擦产生微微温热并不足以抵抗着刺骨寒凉。
  忽一阵冷风吹过,盖聂冻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鼻子一痒不由得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打喷嚏。
  “感冒了吗?”小庄闻声垂下眸子看着怀中的盖聂。
  盖聂使劲的吸着鼻涕,微微的点了点头:“好像是。”
  小庄随手扯下了自己的外衣,将盖聂包裹其中,连露在外面的脚丫和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寒风侵入盖聂身体。
  衣服上还有小庄的温度,暖暖的,盖聂依偎在小庄的怀中,抬眸凝视着着小庄的脸,这一刻盖聂觉得面前的小庄并不是人人口中那个玩世不恭的鬼谷弟子,反倒觉得有了几分柔情奶爸的意味。
  “师哥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小庄的目光直视着前方,语气带有些不经意的问着。
  “没..没什么。”盖聂欲盖弥彰的回应着,舌头像是打了结,竟然结结巴巴的。“你要带我去哪儿啊?”盖聂故意扯开话题。
  小庄垂下眸子盯着盖聂看了一会儿,继而笑道:“依我看师哥你恐怕要从新生活一次了,所以我打算带你去找个幼儿园。”
  “幼儿园...”盖聂低声重复,继而蹙眉像是有些抗拒的说着:“应该会有把我变回去的方法。”
  “庄!”身后传来女子声音。
  小庄下意识的转身,只见红莲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挥手,步履翩翩的向自己跑来。
  “庄。”一个甜美的笑容,映在红莲的脸上,寒冷的空气将她那白嫩的皮肤冻得通红,看上去有几分可爱。
  “是你啊。”小庄随意的应了一声,嘴角邪意的弧度似是与生俱来。
  红莲突然有些害羞的避开了小庄的眸子,无意间她瞥见了小庄怀中的那个孩子。
  “呀!”像是看到惊喜一般,红莲好奇的问着:“这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可爱。”红莲的指尖轻轻的捏着盖聂稚嫩水嘟嘟的脸颊,指尖触碰的那一瞬间,红莲似乎有些发颤,实在是太软太软了,就像是布丁一样的触感。
  红莲的手像是不听使唤一般,不停的揉、捏着盖聂的脸颊,全然不顾小庄怀中盖聂的挣扎。
  小庄推开了红莲的青葱玉指,盖聂的脸颊已经被红莲的双指捏红了一小块儿,他一边揉着盖聂被揉痛的脸颊,一边有些不悦的说着:“这孩子是我的...”小庄的话说到一半,红莲便立刻惊诧失声。
  “什么!这...这孩子是庄的?”红莲不敢置信的质问着小庄:“孩子的妈妈是谁?”
  “...师哥。”小庄的话说完了,他的意思是说‘这孩子是我的师哥。’但红莲偏偏在小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插嘴。
  这完美对接的谈话,要表达的意思确是截然相反。而盖聂此刻却觉得自己血脉喷张,胸口闷得像是要涌出血来一般,也许是长生不老药的副作用吧,盖聂从早晨开始便总是容易焦躁。
  “...”红莲一阵无言,她似乎是在平息自己内心破荡起伏的情绪。过了好一阵,小庄终于忍不住问着:“你没事吧。”小庄的语气略带关心。
  “庄。”红莲声音有些萧索。她垂着头,半垂着眸子,紧咬了两下下唇,似乎在做什么重要决定,犹豫了一阵后开口道:“即使你是基,我也喜欢你!”红莲的声音细微的让人难以察觉,小庄并没有听清红莲说的话。说罢,红莲便背影寂寥的离开了,转身离开之前,红莲凝视了一瞬小庄的脸庞,她的眸中淌满了泪水,朱唇轻启,像是有话要说,但却未吐半字。眼眸深深垂下的瞬间,一滴泪划过红莲的脸颊,她最终还是一字未说的离开了。
  “你说什么?”小庄有些摸不清头脑的问着。
  虽然小庄没听到红莲的话,但在小庄怀中的盖聂却听得清清楚楚的。
  “你乱说什么!”盖聂有些气不过的质问,看来今天的盖聂的确格外焦躁。
  “怎么?师哥认为我哪里说错了吗?”小庄反问着。
  盖聂一时语塞,竟觉得小庄说的好有道理,自己没有办法反驳。
  他们来到了一座公园的门口,园内白皑皑的雪,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显得格外萧索,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冷的原因吧,大家都缩在暖烘烘的家里了吧。
  小庄抱着盖聂走了进去,不远处便有一座婴儿秋千。看到秋千,小庄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师哥,咱们去玩那个。”说着,小庄用目光告诉盖聂他们要做什么。
  盖聂顺着小庄的方向看去,那个婴儿秋千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看来今天是没有人在玩,小庄径直的朝着秋千的方向走去。
  盖聂没有拒绝,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心里竟有一股莫名的激动,是因为要玩秋千了吗?还是上一次婴儿时期就已经被鬼谷子强迫习武了?亦或是因为和小庄的独处时间很难能可贵?
  不觉间小庄已经来到婴儿秋千前,小庄先是用手拨落了积雪,然后又从口袋中拿出包纸巾,随意的抽出一张,开始仔细的擦拭着婴儿秋千的座椅。本就不脏的座椅被小庄擦得更是一尘不染。
  小庄朝着不远处的垃圾桶稍微一甩手,那团被揉、捏的纸巾便向有了意识一般,自己就跳进了垃圾桶里。
  小庄将盖聂再次托举了起来,并用带有些命令的口吻说道:“师哥,把腿劈开。”
  盖聂听话的照着座椅的空洞,将自己的腿劈开,小庄轻轻的将盖聂放了进去,又将披在盖聂身上的大衣裹得更紧了,然后走到盖聂背后,轻轻的推着座椅。
  盖聂粉嘟嘟的小手紧紧的抓着座椅的边缘,一双小腿也随着秋千的摇摆而不停晃动着。
  “再高点,再高点。”盖聂看上去很开心,秋千微弱摆动的频率似乎不能满足他了。
  小庄闻声便加大了力道,每一下几乎都要推到很高才肯罢休。耳边呼啸的风,眸中忽高忽矮的世界,秋千上的盖聂一反常态,开心的大笑起来,看样子他从来没有体验过当孩子的欢愉。
  “二位好雅兴啊。”身后一个尖细带有些阴柔的声音缓缓道来,带有些女性之音却是男声。
  “赵高?你来做什么?”小庄依旧帮盖聂推着秋千,连头都没有回,没有语气的问着,言语间流露出轻蔑与不屑之色。
  “我奉陛下之命,前来传陛下口谕。”赵高谦卑的说着。
  还未等赵高说完,小庄便早就将盖聂抱在怀里,不耐烦的说着:“走吧,师哥。师父发信息来喊咱俩回家吃饭。”说罢,小庄便径直的朝公园出口方向走去,连看都没看赵高一眼。
  赵高赶忙紧跑两步,追了上去,依旧用恭敬的口吻说着:“我奉陛下之命...”
  小庄终于还是不耐烦的拿出了手机,装作鬼谷子打来电话的样子,随口说着:“喂!师父,我和师哥马上回去吧啦吧啦...”
  赵高也觉无味,便不再跟着他们了。
  推开了家门,只听小庄言语随意道:“师父,我们回来了。”
  盖聂奶里奶气道:“师父,我们回来了。”听得出来,盖聂的声音很开心,应该是在外面玩的高兴了。
  只见鬼谷子系着围裙,正在给盖聂冲着奶粉,而且还在熟练的试着奶的温度。
  看到鬼谷子这个样子,小庄打趣道:“没想到师父喂奶的技术还真是娴熟啊!”
  “胡闹!”鬼谷子也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有些尴尬,再听小庄这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4章:嬴政的计划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万道独尊

御天邪神

药鼎仙途

混沌规则

大罗金仙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