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两位大佬捂好马甲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 黑暗深渊

三个月后,各大中学门口,有紧张的抱着自己的父母寻求鼓励的;有三五成群背诵所学知识点的;也有胸有成竹在人群中开始侃侃而谈的。
    附师中学马路对面的树荫下,一个穿着运动服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女生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人群中一些熟悉的面庞刺痛着她的眼睛。
    她们是别人眼里的好孩子,但也正是这样的好孩子们,参与了那次所谓的“打架斗殴事件”。
    她们一本正经的把一个多年同窗逼向深渊,她们要把她的光芒及时扼杀在摇篮里,要断了她的前程,从而来满足她们的虚荣心。
    帽檐下的那双眸子里迸发出骇人的眼神,揣在兜里的双手,指甲早已嵌进肉里,她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样。她就是三个月前离家而去的倪予诺,今天也是她中考的日子啊,可是又有谁去理会呢?
    “铃铃铃—”
    进场铃已经打响,所见之处,人头攒动,他们都去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去了。而依靠着大树的女孩儿仿佛没有看见听见一般。
    她脑海里呈现这些年来她在这所学校发生的种种:俩年前,“尹菁姐,心晗学姐临毕业前说了,让我们好好“照顾照顾”倪予诺那个狐狸精。她这次又考了年级第一,游少还请了全班饮料给她庆祝呢!游少是尹菁姐你的,她倪予诺算个什么东西,脸皮那么厚,怎么屡教不改啊!就仗着自己那幅狐媚样子嘛!我这次一定要她好看!让游少看清他所中意的是个什么东西,给尹菁姐你出了这口恶气!”
    这是上厕所时,倪予诺亲耳听到的,她踌躇着不知该不该出去,出去之后又会面临着什么。倪予诺紧了紧拳头,推开厕所的门,讨论声戛然而止,本想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奈何事与愿违。
    “站住!倪予诺,你听到了啊,那正好,还省了我们去班里通知你放学小巷一叙呢,走吧,带你去见你的游少,让他看看你的真正面目。”一群人推搡着倪予诺出了校门,到了一个无人的巷子里。
    倪予诺不仅颜值逆天,更是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在她身上更为锦上添花,而现在,她们拿着剪刀剪下的一缕一缕头发告诉倪予诺好看的头发也没什么用,累赘罢了。
    倪予诺的脸上也被砸了鸡蛋,一颗一颗又一颗,蛋壳刮破了那白皙的脸庞。粘稠的蛋液随着血迹滑落在倪予诺的衣领上,书包里倪予诺几经辗转借来的学习资料被她们踩在脚底。书页上的污迹刺痛着她,干脆闭上眼睛随她们吧。
    你问此时的倪予诺,痛么?痛,但她已经习惯了,不知从何时开始,也许是她从她第一次学业考试考了年级第一名的时候,也许是她得到了那群“校草脑残粉”心目中的男神游少“青睐”的时候,这种戏码已经时时上演,而这种痛苦也是不久就要经历一次的了。
    “游少,那不是你看上的三班那妞儿么,真是够窝囊的,怎么又被打了”。巷口走过这个附中的校草游子寒一行人。“我怎么会看上那种人,怎么不打别人就打她呢,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游子寒轻哼,不屑的看了一眼巷子里的那个抱着双腿蹲着的女孩儿。
    全学校的女生都恨不得把眼神粘在他游子寒身上,唯独这个人,一副高高在上冰山样儿,不知自己几斤几两,偏偏她的成绩又比自己好。
    只要任何能使她学习下降的手段我都不惜把她拉下水,哪怕赌上我自己的名声又如何。不是喜欢第一么,我就让你尝尝这游少第一青睐之下的捧杀呵呵。
    一群人一哄而来又冷眼而去,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那个女孩儿说句话。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从书包夹层里拿出鸭舌帽戴上。遮住那仿佛被狗啃了似的头发。
    路灯下,拉长的身影蹒跚摸向回家的路。她的好成绩从来没有和她的父母说过,第一次说的时候,因为试卷被倪心晗撕了,父母让她拿出证据,她拿不出,储慧芳打了她一巴掌,说她虚荣,满嘴谎话。
    从那次以后,倪心晗说她考试都是零分,他们信了,而她的父母也没有参加过一次倪予诺的家长会。
    第一次带着受伤的身子回家时,倪川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还是做饭的阿姨问她怎么了,倪心晗说放学看见她和一群混混在一起。估计和混混们出去“抢地盘”被对方的人揍了,而这么蹩脚的理由倪川和储慧芳又信了,只因这是他们最疼爱的女儿说出来的“事实”。
    终于,快中考了,倪心晗怕我考出好成绩,能够在倪家出头,她忍不了了,又自编自演了一幕“打架斗殴事件”怂恿那些和我名次略差几名的学生,彻底断了我的前程。
    这可笑的三年啊,你给了我希望,又为何让我对你如此失望啊!
    “呵—”苍白的小脸,紫青色的薄唇中发出这声嘲讽,不知是在讽刺她自己的懦弱还是在嘲笑这世间的不公。
    “铃铃铃—”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的铃声已经打响,倪予诺在这不吃不喝地站了俩天,盯着那处承载着她希望的地方。她动了动已经麻木的四肢,张了张干裂的嘴唇,拉低了帽檐,转身而去。
    这一转身,告别的是她还未真正开始的青春,那冷到骨子里的绝望,都将在这一刹那埋在心底。她是一个习惯在夜幕中独自寂寞的人,而在此刻,那湮没在夜色里的人,放弃了她自己。
    “大哥,是不是这个女人,就是,就是她,就这么个弱鸡还需要五个人,我一个人就把她拿下了”。角落里,五个人低声讨论着对面慢步而来的“货物”。
    “给我上!”疤脸喝道
    拿着麻袋的男人冲向倪予诺,不给倪予诺反抗的机会抓住她的头发撞向旁边的墙壁,把撞晕了的倪予诺装进麻袋里扛着走了。
    这里是倪予诺坠入深渊的开始,那里面有万劫不复,那里没有底层,是无尽的煎熬,她如一缕幽魂在世间游荡,失去所有换取的是更痛苦,乃至灵魂的洗礼。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 救赎与新生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入骨暖婚:总裁好好...

龙先生,别那么骄傲...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一暖婚:老公要A...

总裁老公追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