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庶妃难挡:智娶腹黑冷王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重生豆蔻,回忆过往

夏日八月,正是天气最为闷热的时候,窗外蝉声不断,叫的人心烦。
    一个装修精美的房间内,一个穿着单衣正在睡觉的女子皱了皱眉头,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这间屋子,心中满是疑惑: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儿?这儿似乎有点眼熟。
    突然门外一个端着水盆的小丫鬟走了进来,笑道:“小姐,你醒啦。瞧瞧你,都出了满脸的汗了。”说罢,便将水盆放在了架子上。
    这女子看了那丫鬟一眼,心中一惊:落雨?她赶忙从床上爬起来,鞋也顾不上穿,就跑向落雨,伸出手摸了摸落雨白皙的脸,险些掉下泪来:“落雨,太好了!你还活着。”
    那小丫鬟被吓了一跳,道:“小姐是不是做噩梦了?尽说些胡话。奴婢自然是还活着的。”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那女子竟是带了几分哭腔,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突然瞪大了眼睛,这,这不是她以前住的房间吗?
    落雨看着吴盏研,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今天小姐太吓人了,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免得被小姐责罚。于是她只得看看吴盏研接下来想干什么。
    吴盏研从床上爬起来,熟捻的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那肤若凝脂、唇红齿白,目若星辰,熟悉,带着稚嫩,虽然不是天下第一,但却叫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脸,嘴角勾起了一抹笑:难不成老天有眼,让我重生了?
    镜中之人,便是十三岁时的吴盏研。
    吴盏研看了落雨一眼,问道:“落雨,如今是几年?”
    落雨一脸无语的看着自个家的小姐,道:“小姐,你定是睡蒙了,如今便是凤翎三十年。”
    果然是这样!吴盏研嘴角勾了起来,夜无筹啊夜无筹,老天都在帮我!
    她笑了笑,又问道:“如今是几月几日?”
    落雨想了想:“大致是八月初五了。”
    八月初五……吴盏研眯了眯眼,上一世她虽是不得宠的妾氏所生的,却也是父亲吴亦云的掌中宝,自小便被送到一家主母:云芝兰身边扶养,受尽宠爱。
    这云芝兰对她也当真是极好,百般溺爱放纵,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从不多说一句,那时觉得云芝兰对她真的是太好了,现在想来,云芝兰也不过是在害她罢了!
    若不是云芝兰毫无管束,还时常教育她不开心便可以打骂下人出气,她上一世便也不会养成一个泼妇性子,惹得父亲失望,招来他人记恨,让夜无筹厌恶,最后落得个那样悲惨的下场。
    吴亦云如今在朝中位至丞相,此时便是吴府最为风光的时候,朝中几乎是人人都要来巴结,夜无筹这个当时不受宠的皇子也不例外。
    今日下午,夜无筹便会来吴府拜访,上一世她在河边赏荷花,被人给推下了河,却被夜无筹救了上来,那是她便对他红鸾心动了。现在看来,当初那件救美事件便是他听闻吴盏研是吴亦云最宠爱的女儿而设下的圈套,她却还傻乎乎的钻了进去。
    她后来说要嫁给夜无筹,云芝兰十分的赞成,估摸着这件事也有一部分是她的杰作!
    哼!夜无筹,你今世还想骗我,做梦去吧!
    想罢,吴盏研微笑道:“落雨,落花呢?”
    “不清楚,小姐午睡以后就没见着她了,估摸着是去哪里偷懒了。”
    吴盏研冷笑了一声,道:“哪里是偷懒?只怕是去给母亲报信去了!”
    落雨一脸惊讶的看着吴盏研,说:“小姐何出此言?此前小姐不是最信任落花的吗?”今日小姐好奇怪啊。
    “之前是我瞎了眼,误信奸人!落雨,以后我的起居饮食和贴身衣物就都由你来服侍,不过也别转换的太快,免得惹她怀疑。”吴盏研淡淡道,眸中却满是恨意。
    这名叫落花的婢女,便是上一世在她孩子流掉之时在她小腹上补了一刀,说让她孩子死透的妾氏!当初落花便是她最信任的贴身婢女,可是后来带着她和落雨嫁到王府,才不过两年,她便爬上了夜无筹的床,成为了他的妾,还日日与她针锋相对。
    吴盏研直到那时才明白,落花不过是别人的一条狗!却也是直到临死之时才明白,这条狗,便是她看做亲生母亲一般看待的云芝兰养的!
    落雨虽然有点蒙蒙的,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应是。
    突然,吴盏研笑道:“落雨,来帮我打扮一下,我倒是许久没见姐姐了,心里想的紧呢。”
    “好。”落雨应道,便走到梳妆台边,拿起梳子十分熟练的梳了个飞天髻,正欲拿簪子装饰,就被吴盏研制止了。
    “以后就不用梳这样成熟的发髻了,就梳一个俏皮可爱的便是了,簪子也别用了,用小巧的头花装点便可。”吴盏研道,上一世她的审美极度的扭曲,只知道把贵重的物什往头上带,活活把自己弄得像个小老太婆,难看得紧。
    当然,这也是云芝兰“教导有方”的结果。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相邀同游,前去赏花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邪医狂妻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