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至尊兵王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三章 欺我父母者,杀!(求收藏)

第三章
  “治疗了吗?”唐叶追问道。
  唐婉摇头道:“治过几次,都是亲朋邻居凑得钱,可现在家里实在没钱了,哥。”唐婉并没有说,她连学都没再上了。
  唐叶大怒道:“那几个龟孙子呢?爸妈这样了,他们竟然不管不问!”
  唐婉赶紧说道:“不怪大哥,二哥,他们一直在外地,每次回来爸妈都装作没事一样,不让通知他们,怕耽误他们的前程。”
  “这怎么行?这种病必须要去医院。”唐叶一把抱起孙玲,就朝外面赶去,变异冠心病是很恐怖的病症,会引起心力衰竭而猝死,非常危险。
  孙玲欣慰的笑道:“小叶,不用去医院,看到你回来,妈的病就好了。”
  “不行。”唐叶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走,必须去医院,妈,你放心,我现在有钱了。”
  唐叶抱着孙玲下楼,刚跑出楼道,就看到一名中年人搀扶着一名中年人慢慢走来,中年人的右腿有些毛病,走路一瘸一拐,这是唐叶见过的那名工地小工。
  “爸,你怎么了?”一看到中年人的样子,唐婉心急火燎的跑了过去。
  “爸?”唐叶的身体又是一震,这是他的父亲唐守德?在唐叶的记忆里,唐守德每次都挺着脊梁,从小就教育他要爱国爱家,要守好自己的土地,这样一个爱国爱家的人,竟然落到这等境地?
  先前那一幕,唐叶记忆犹新,他绝对不敢相信一身傲骨的父亲可以说出那般哀求的话。
  他们这代人的爱不会挂在嘴边,只会放在心里,为了拿到钱治好另一半的病,让这名汉子做什么都行,包括失去尊严,包括死!
  “没事,呵呵,明天工地就发工资了,到时候—-”唐守德说到这里,目光正好与唐叶平视在一起,他心中一震,指着唐叶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是—-”
  “爸。”唐叶放下孙玲,再次跪在地上,额头重重在地上嗑了三下,大声喊道:“这七年,辛苦您了!”
  “唐—-唐叶?混账小子。”唐守德瘸着腿,哆哆嗦嗦的从腰间取下皮带。步履蹒跚的过去狠狠抽打着唐叶,一边抽打一边说道:“你倒是可以一走了之,你倒是可以将我们撇下!”
  皮带抽打在唐叶身上,连挠痒痒都算不上,唐叶还是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当年唐叶离开完全是一次意外,但他不想解释,因为他心里充满着愧疚。
  唐守德打完,见到消失七年的义子跪在自己面前,他心里又酸又甜,又激动又开心,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送唐守德回来的中年人叫顺子,比唐叶大几岁,也就二十六七的年纪,是这几条街出了名的混星子,也在工地上打打短工。
  唐叶跪在地上,看着明显苍老了很多的唐守德,问道:“爸,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到底怎么了。”
  唐守德长叹一声,轻轻跺跺脚,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行了,你起来吧,既然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别再让我们操心了。”
  “顺子哥,这几天出了什么事?”唐叶站起身,语气有些低沉的问道。
  顺子此时还沉浸在重见唐叶的震惊中,一下子听到唐叶问话,他竟然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什么,没什么。”唐守德知道唐叶以前就是方圆几十里内出了名的混星子,生怕唐叶招惹事端,赶紧圆场道:“走,我先上楼。”
  没见到唐守德以前,唐叶还不会多想什么,见到唐守德,他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他附和的笑道:“好,婉儿,你先和爸上去,我让顺子哥带我去医院。”
  唐婉疑惑道:“我们不去了吗?”
  唐叶笑道:“我让医院派车来接,你先陪爸妈说会话。”
  说完,唐叶一把扯住还想挣扎的顺子,快步走出了这条小巷,任凭唐守德怎么呼喊,他都头也不回的离去。
  “叶子,叶子,你放开我。”顺子本以为自己的力气够大了,没想到连唐叶一只手都挣脱不开,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唐叶将顺子拎到一边,冷声说道:“顺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如实的告诉我,至于怎么选择,你自己拿捏。”
  唐叶一甩手,一把锋利的特质短刃和一叠厚厚的人民币放在了顺子面前,唐叶说道:“顺子,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是在开玩笑。”
  迎上唐叶的目光,顺子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以前可是见识过唐叶的狠辣,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拼命三郎,当年可是打遍街区无敌手的狠角色。
  顺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叶子,你太见外了,咱俩什么关系,放心,只要我知道的,我全都告诉你,你还是把刀收起来吧,我一定不会胡说八道。”
  看着唐叶收起刀子,顺子心有余孽的说道:“找人打断守德叔腿的人是邻镇王老三,我听说是因为拆迁的事,他们还去玲姨单位闹事,使玲姨丢掉了工作,前几年,我整天见王老三带人来这边闹,叶子,我真的无能为力啊,我只是个小屁屁,王老三可是黑社会啊。”
  “你有他的资料吗?”唐叶微笑道。
  顺子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说道:“不—-不知道,叶子,你可别意气用事,王老三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但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我们忍一口气就算了。”
  唐叶呵呵笑道:“行了,我明白了,顺子哥,这几年多谢你了。”
  顺子笑道:“不要跟我客气,这都是应该的,叶子,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做主搬离这里吧。”
  “会搬离这里的,但在走以前,我也要让别人搬一次家。”唐叶心里说道:让别人的脑袋!
  作为职业雇佣兵,唐叶的心态已经非常强大了,足以可以做到泰山崩盘而面不改色,他听完顺子的回答,将那叠人民币丢给顺子,说道:“拿着吧。”
  说实话,顺子还没拿过这么多钱,这一叠至少也有两三万块吧?直吓得顺子手忙脚乱的接住,心里嘀咕着:“唐叶这几年去贩毒了吗?怎么变得这么有钱了?”
  夜晚,唐叶给母亲安排好病房,在病房里陪护了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也成了父母教育他的时间。
  唐守德很清楚唐叶是什么脾气,这孩子从小就没安分过,打架斗殴算是家常便饭,他生怕唐叶会气不过给他们报仇。
  “爸,妈,我知道了,我怎么会去惹事呢,能见到二老我就满足了,不会,绝对不会惹事。”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唐叶一个劲的下保证。
  “我知道你找顺子问过了,当年的事是我咎由自取,这件事已经到此为止了,你可不要节外生枝了。”一直到唐叶离开医院,耳边还回响着爸妈的絮叨声。
  父母受了委屈,做子女的要是不给找回来,那就枉自为人了,唐叶走出医院,一直在想怎么查到那个王老三的下落,想了一会,他决定还是用以前执行任务的老办法。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四章 劫色不劫财(求收藏)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你曾是我唯一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