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4章 双方达成共识

最重要的是,他们俩家是商业联姻,她若是不从,也会被迫相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亲。
与其让未来婆家揪着她不是处女这点,真不如嫁给孟沛远。
咽下心中最后的那点不甘和遗憾,白童惜按着紫砂壶的茶盖给白建明和孟知先续了一杯茶,算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孟家。
孟家的别墅统共三层,占地面积大不说,还圈了好大一片空地做外院和内院,外院的路铺着平坦光滑的防水地板,供保安开着平衡车巡逻,内院则铺着一条条由鹅卵石砌成的小路,四通八达的通往各个室内入口。
通过指纹打开别墅第一层的防盗门,孟沛远走进偌大的客厅,一条倩影从真皮沙发上坐起,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孟沛远一屁股坐到她身边。
孟天真舔着夏日的冰淇淋,甜滋滋的问:“哥,快说说,我的未来嫂嫂长得如何?合不合你的心意?”
孟沛远正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没处撒,孟天真说这话,不正好往枪口上撞吗?
他毫无风度的劈手夺过自家小妹的哈根达斯和勺子,扒拉几下,三下五除二就见了底。
见状,孟天真气得龇开一口小白牙:“叫你总是欺负本萌妹,活该被老爸逼婚,报应啊!”
这句话,无疑戳中了孟沛远的痛处,他泄愤似的把冰淇淋包装盒揉成团。
孟知先后脚进门,正了脸色问孟沛远半个月后婚礼上的安排。
孟沛远寒声:“要什么婚礼?愿意扯个证就不错了。”
孟知先却是不许:“你不要脸,白家可还要呢!是办酒宴还是旅行结婚,你选一样。”
孟沛远摆摆手:“不必弄这些虚的,这婚结得越隆重,将来离起来只会让你们更加脸上无光。”
孟知先一听大怒:“还没结婚,你就想着离婚?人家好好的闺女送来给你白糟蹋?”
孟沛远浮唇:“爸,你难道没看出来白童惜跟我一样不乐意吗?你要我们结婚,我答应了,至于婚礼上的安排,你就甭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要结婚呢,风风火火的。”
孟知先盯了儿子几秒后,半是妥协道:“办不办婚礼,只要你跟白家闺女商量好,爸可以不管!但爸有一个条件。”
“说说看。”
“离婚,只能白童惜提。”
——
月明星稀,白童惜骑着小电驴回到合租房。
邻居家间接性传来的男子的打骂声,叫她闹心的拨通“110”,以深夜扰民为由,请派出所出警。
回到宿舍,白童惜坐在藤椅上,乖乖的接受阮眠的审问。
阮眠的问题跟激光炮一样:“说,今晚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聊了哪些事!”
“姐姐,我不是犯人,OK?”白童惜喝了口水,如实说了:“我要结婚了,对象是三好青年,皮相好、工作好,器大活好,祝福我吧。”
“什么!”沉默片刻,阮眠突如其来的音浪险些将屋顶掀翻。
对上阮眠的目瞪口呆,白童惜异常平静的说:“商业联姻,你懂的。”
好吧。商业联姻在阮眠想来意义重大,她相信,白童惜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想必是身不由己。
“对了,你刚出门不久,莫雨扬忽然找上门来,我说你不在,他就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阮眠从茶几上翻出一封金丝镶边的红色信件递给白童惜。
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当亲眼看到“请帖”两个字时,她还是忍不住心房闷痛。
忍住将它焚毁的冲动,她逐字逐句的读了下去。
下个月11号,海景花园大酒店一楼,订婚宴,男方莫雨扬,女方白苏……
阮眠声音发狠:“童童,我要是你,我就死活不去,憋死这对狗男女。”
“再说吧。”白童惜闭上眼,掩住其内的疲倦。
一天之内,她失去了处女之身,而跟她一夜情的对象居然是她现任的老板,未来的老公……
反观那个和她说好一生一世的莫雨扬,却在转眼就要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订婚了。
周六。
白童惜窝在暗无天日的卧室里呼呼憨睡,忽然,搁在床头柜的闹钟铃声大作,她伸手按停闹钟。
今天上午9点和孟沛远去民政局领证,现在才8点,足够她时间准备。
下床,从床底拉出一个铺了灰的行李箱,她出神的盯着上面美人鱼的图案。
这个行李箱,是她小时候,她妈妈从迪斯尼买回来送她的纪念品,小小的一个,装不了太多的东西,却承载了她太多的感情。
三年前,她拖着这个行李箱离家出走,三年后,她拖着这个陈旧的行李箱嫁做人妇,一路伴随着她或喜或悲的,就是这个行李箱,也唯有这个行李箱。
至于她的母亲,则只能在天上,用另外一种方式守护她的成长。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5章 民政局见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入骨暖婚:总裁好好...

龙先生,别那么骄傲...

陆少的暖婚新妻

霸道总裁深深宠

指染成婚:老公别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