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庶女医妃:王爷号个脉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一卷 崭露头角_第二章 很想抓花他的脸

小影子跟随自己小姐向老爷书房而去,小姐一身女装背影婀娜,只是这走姿伴着这身行装很是怪异,别的小姐走路都是聘聘婷婷,而自己小姐真是糟蹋了上天赐给的好相貌。
  快到书房门口时,小姐两手向外一甩,缓缓收回,一手抚在另一手上放于身侧,头微微低起,上身笔直,迈着小碎步向前走去,走了十几步,似乎是踩着前摆了,身子趔趄了一下,晃了晃又站直,听到一个声音飘过来,“这裙子能不能比别家小姐的略短一些。”
  小影子福了福,“按您的要求已经修改过了。”
  看见小姐摆了摆手,不是很在意,咳了咳,正了正身姿,继续前行。
  ...
  老爷书房内,小姐缓缓向老爷行了一礼,老爷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下。
  沈向昭看着眼前清丽的女子,未施粉黛,可以用一词形容,清水出芙蓉,尤其是那双眼睛透着一股灵气,比当年的兰儿还要美上三分。
  兰儿知书达礼,未言便知你三分,和她闲话永远不会觉得苦燥,妙语连珠。
  而眼前这人性情像极了那人,女子的身份也束缚不住那个生动的灵魂。
  沈向昭手中执笔练字宁心,“你来何事?”
  文琪福身,“给父亲请安。”
  沈向昭笔略顿,看向她,“这是第一次吧。”
  文琪不慌不忙,“父亲每次看女儿眼神都很复杂,如芒刺背,实在是受不住呀!”说完还叹了口气。缓了缓又道:“女儿不孝,不能敬孝,也不愿给父亲添堵,两不相见,或许父亲会更轻松一些吧!”
  听完这句话,沈向昭不怒反而笑了一下,“你说话倒是直接。”
  文琪接了一句,“我还有更直接的话,父亲想不想听一听。”
  沈父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文琪也不管他愿不愿听,继续说着:“看来父亲知道女儿要说什么,不知父亲是什么意思。”
  沈父突然出声喝止,“住口!这是你一个女孩子该问的事吗?守住自己的本份。”
  文琪眉毛蹙在一起,似有不解,“何为本份?”
  沈父似乎有些不耐,“每日给你祖母,给你母亲请安问好,在家绣绣花,给父兄做两件衣服,这便够了。”
  文琪没有急着反驳,而是再问:“子不教,父之过。何解?”
  沈父已很是不悦,文奉出了问题,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是逃避不了的,肯定要向上陈词一番的,促眉思索了一下,“这是要我上请罪折子吗?”
  文琪只是静静地看了一眼沈父,没有说话。
  沈父忽而眼前一亮,以退为进也不失为一个策略,是呀,请罪折子,这样必定会引起御史台的争执,自己儿子又没有什么过错,凭什么这样被关在大理寺,案件又有诸多蹊跷,瑞王虽是宗室,自己还是清流呢,又有什么可畏惧的,想到这里,腰便又直了直,当然这折子如何写那就有很多门道了。
  望着眼前的女儿,又促起了眉,这句意有所指的话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引起内心深深的厌恶,声音冷凛,“以后注意自己的言行。”
  文琪再施礼,“女儿只是向父亲请教父父子子的相处之道,可有什么不妥?”
  沈父哼了一声,“父父子子之道,是你该问的吗,穿了几年男装,还真成男子了不成,是不是过几年,还要向我讨教君臣之道。不成体统,以后待在沁馨院,不必出来了。”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文琪觉得自己很委屈,这是父亲吗,从小不闻不问,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是什么,那是连训斥都不屑说一句,什么叫不必出来了,就是这种无视,她忽然很想激怒眼前这个男人,很想抓花他的脸,很想质问他一句,“我是你女儿吗?”
  也轻哼了一声,身姿端正,眼神睥睨,“如果这是父亲希望的,站在朝堂又如何,你们这些男人,只是比我多了一件在我看来可有可无的东西,就以为自己是个男人,自以为是地践踏我们的灵魂,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不配做我沈文琪的父亲。”
  沈父当即暴怒,“你,你,来人!”
  文琪眼圈泛红,咬着嘴唇,那眼泪在眼里打着转,又生生地憋回去。
  闭了闭眼,压住自己心里的怒火。
  自己来是干什么的,怎么几句话就把自己激怒了,如果这样,还怎么救出哥哥,就算是死,我沈文琪也是笑着去死。
  脑子转动,她噗通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父亲,你还记得我娘亲吗?
  记事起,你就鲜有踏足沁馨院,你心中没有娘亲,又为何生下我和哥哥?
  我在你眼中就如此低贱,低贱到你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我一个!
  别的孩子都渴望父亲给买些糖果,说几句宠溺的话,而我沈文琪竟渴望父亲如果能给我一句训斥,我也能高兴地流出眼泪来。
  难道我娘亲就如此让你恶心吗?”
  沈父怒呵,“胡说?”
  脑子映出那个倩笑嫣然的身影,兰儿是多么高傲的女子,怎么能受此羞辱,就算是他的女儿也不成,就在文琪说话的同时已有四个小厮陆续进来,沈父指着文琪:“把她拖出去,打二十板。”
  若在平时,文琪都会指着这人的鼻子大笑的,可现在不行,自己哥哥生死还要靠眼前这人来救,她软了语气,“父亲,若有一日,你到地下遇到我的娘亲,我娘亲若问你阿琪可好?你如何说?”
  闻此言,沈父软坐在椅子上,那个高傲的女子,那个笑意嫣然的脸,就是在离开时都未见自己一面,你就如此恨我吗?
  我若打了你的女儿,你会怎么样?在地下也不见我吗?心里莫明的揪痛。
  手握权柄又如何,你再也不曾看我一眼。叹了声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那些小厮摆了摆手,那几个陆续走了出去。
  剑拔弩张之势已收,沈父缓了语气,“回去抄写女戒十遍,以后不要去族学了,没事也不必来我这里晃荡了,奉儿的事,我自有安排,你退下吧!”
  听到哥哥的名字,文琪心里暖暖的,闭了闭眼,平复了一下心情,即便眼前的男人如何如何的不堪,都是自己的父亲,难道还可以和上天商量商量换个父亲不成。
  而且也只有他能帮自己救出哥哥,他对自己如此,对哥哥又有多少父爱呢,还要和他亲近亲近,用手把在脸上摸了一把甩在地上,为了哥哥,这个面皮不要也罢。想到来时准备的东西,眼前一亮。
  文琪深深的行了一个礼,并给小影使了一个眼色,小影打开一个小包,承给沈父一双皂靴。笔挺工整,一看便是用心做的上上品。
  沈父冷冷地看了一眼,“你做的”,眼神很是不信。
  文琪点了点头,“鞋样子是我裁的。”
  缓了缓又补了一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做一件事。”
  又一字一句地道:“如果父亲很想穿我亲手做的,我也是可以的,不过到时候父亲一定要穿呀!”
  沈父冷哼了一声,“好呀!我甚是期待。”
  文琪补了一句,“好呀,我第一次拿针线做鞋,父亲能穿我做的第一双鞋,您真是幸运。”
  闻言,沈父嘴角勾了勾,“你还是绣些手帕之类的吧。”
  文琪轻轻笑了,“今日能激怒父亲,父亲能训斥琪儿一句,琪儿心里竟默默地有一丝欣喜,我很是愿意为父亲做些衣帽鞋袜,不知父亲可还愿给琪儿这个机会,可还愿训斥琪儿几句。”
  文琪有意的缓和,在听文琪说的那些话,竟觉得自己对不起这孩子,心里竟有几份酸楚,又怎么会真和一个孩子计较,无论如何,在自己眼皮下长了这么大,又怎么能说一点感情没有,只是,只是,看到她,心情很复杂。
  沈父只哼了一声。
  文琪就当他同意了,给沈父做了一个鬼脸跑出去了。
  沈父一脸呆愣,这人,如此像那人,嘴角竟不自觉地上扬。
  门外还飘来一句话,“等哥哥出来,琪儿同哥哥一起给父亲请安!”

上一章|下一章:一卷 崭露头角_第三章 终有一日我来守护你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独宠爱妃:王爷,不...

医妃独步天下

娇女谋略

庶妃难挡:智娶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