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皇后总想休了朕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002章 回忆篇·私奔

———————————————————-❀以下是回忆篇正式展开❀—————————————————————-
  
  提要:大半年前,我南朝梁与北陵于边疆开战,两方大军僵持两月有余,直到我朝太子亲赴边疆,亲自夜袭敌军大营,生擒敌军元帅书韫,作人质以要挟,才获敌国的暂时休战,北陵本是游牧民族,生性蛮横,以武治国,无论男女,皆崇尚武力,故而军力强盛,南朝梁难以望其项背,如今,北陵元帅被擒,一时群龙无首,南朝梁倒也不敢过于冒进,只将书韫带回都城当做人质,以换取两方表面上的和平。
  
  
  
  无象城郊,傍晚的夕阳低垂,乌压压的黑云更拉低了天空,正是一年隆冬,到处可见的只有折损衰败的枯枝,偶尔几声咿呀声飞鸟嘶鸣,添了几分冗重之感。
  
  “小姐,回去吧。”
  身边的丫鬟玉子不停的四处张望,又走上前替女子拢了拢织造保暖的貂裘披风。
  女子约莫十六七的年纪,双目泓如一汪举世清潭,此时带着一缕轻烟惆怅之感,唇色粉白透嫩,肤光胜雪,云发丰艳,如漆如墨。这正是丞相府嫡长女,名动京城的世家第一千金,顾语吟。
  
  一双纤纤玉手紧攥着那人所赠的冰骨羽扇,天色已黑,不远处的野桥旁耸拉着几枝江梅,独着银白世界,一眼望去只顾语吟主仆二人。她曾劝说丫鬟玉子离开,到底是个衷心的,不愿走,顾语吟再次开口道:
  “玉子,这钱你拿着。”
  
  “小姐!”丫鬟玉子急得红了眼,声音也缠上了几分急促:
  “回去吧小姐,他不会来了!”
  
  天空彤云密布,窸窣声来的急促而猛烈,雪花纷纷落在肩头,玉子撑开了油纸伞,陪她家主子等着个明朗的结局。大雪一阵紧过一阵,顾语吟只死死的盯着无象之城,步伐未曾有过半丝动摇。
  玉子现下看着,心急如焚却又一时间无计可施。
  
  
  顾语吟,丞相嫡女,京中世家小姐排名第一,此第一,非但只这家世第一,若论起容貌才情,皆是京中翘楚,引无数世家子弟为之折腰,而这京中,谁人不知,这顾大小姐,已是将来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岂容他人染指?
  说起这太子,更是一绝,皇后嫡子,英俊潇洒,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文能朝堂酣畅进言,武能边疆仇敌作战,当今皇后与皇上本是青梅竹马,多年来伉俪情深,自皇后嫡子出生后,不出三岁便被立为太子,一路长大,未辜负帝后期望,深得宠信,同时在民间也深获民意。得百姓拥戴。
  
  因着父亲是朝中重臣的缘故,顾语吟从小便和宫中的皇子公主一同在太学进学,自小的顾语吟容貌便是十分出众,也少不了面对有些被惯坏了的世家子弟调笑,而在这个时候,往往都是当朝太子出言训斥心怀不轨之人,小小少年,剑眉星目,却独独只护着那个懵懂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豆蔻少女,连太子的嫡亲妹妹佳宁公主,因此吃味的次数也不算少。
  
  只是这太子从未将他和顾语吟之间的事情戳破,旁人,也只默认两人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对璧人罢了。
  
  这半年来,顾语吟却是与太子之间渐渐疏远,太子再次远赴边疆坐镇,而顾语吟独自外出之时,不慎落水后被一身着黑衣男子所救,彬彬有礼,毫不逾矩,而之后,顾语吟在宫宴上与之再见才知,他竟是北陵元帅,书韫。太子敬重,以君子之礼相待,除却,派心腹贴身跟随及不得外出京城之外,京城之内,也未阻拦其半分,倒是留有后手,以天下顶尖药师,太子之师云苍阁老独门之毒使其服下,每三日必得解药,否则无人能治,这半年来,书韫倒也风平浪静。
  
  书韫和顾语吟之事想来在太子那,倒也不会是什么秘密,虽是屡屡甩开太子侍从,可说到底被撞见的次数也不在少数,顾语吟只以为,太子定是对她无意,才这般不闻不问。
  
  三日前,那人曾趁她和她家小姐外出时,前来与其小姐约定时分,顾语吟自打和其亲近以来,便知这诺大南朝梁容不下这对有情人,她只想着和心爱之人在一起,便是什么宫廷富贵,都再难匹敌。
  
  只是,约定的时辰早已过去,这四方寂静之岭却没有一动情郎奔赴的声音,只有这突如其来的暴雪,裹挟这烈风,倾城而下,泼洒在这银白天地间,飞花溅泥,万籁俱静。
  
  皎皎如月,所非芳华。
  丫鬟玉子收起了纸伞,才知这飞雪已过,又是寒冷了几分。小径泥泞,虽是下雪,顾语吟的裙摆上也皆是飞溅之泥,一下好似失了所有气力跌落在地: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那人爽了奔赴之约。
  
  “在那边!”
  不知过了多久,顾语吟被远方传来的人群攒动声拉回了心绪,顾不上此刻的蓬头垢面,连忙拉着丫鬟玉子朝着相反的地方狂奔。
  
  “是老爷!他们追来了!”
  玉子的惊呼声引来的前来找寻顾语吟的府兵注意,直追他们而来。
  
  “别说话,快跑!”
  事已至此,顾语吟脑海里只有逃跑,只能跑,跑的越远越好。
  
  可娇生惯养的小姐到底体魄抵不过训练有素的府兵,很快便被追上了的府兵围了个正着。
  “大小姐,回去吧。”
  
  管家是看着顾语吟长大的人,还是想轻劝着。
  “……”
  顾语吟双目呲红,未发一言。
  
  “我可以帮你跟老爷解释,没有人会知道今天的事。”
  
  管家自是心中明白,这些日子小姐出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府里的风言风语他也不是不知,可说到底还是不信,不信顾语吟会做出私奔这等出格之事。
  
  “你以为呢。”顾语吟终于抬头直视,语气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倔强,
  “你以为,我还能回得去么。”
  
  仰天长笑,入目万物凋败,一滴眼泪终于不敌落下,顾语吟赌输了,父亲怎能容不下她,天下之大,而她竟不知哪里还是归途。
  
  “小姐…”
  玉子唯唯诺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而后一句话却不同以往的胆小,带着十足十的决绝,
  “小姐,对不起。”
  
  一记手刀下去,顾语吟便晕倒在了玉子的怀中。丫鬟玉子本是武术世家出身,做顾语吟的贴身丫鬟,本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如今倒派上了这样的用场。
  
  
  
  
  守在床前的丫鬟见顾语吟的双目微微松动,卷翘的睫毛扑棱着连带少女缓缓睁开了双眼。
  
  “醒了,小姐醒了!”
  自幼长大的丫鬟玉子见顾语吟醒来,语气欣喜万分。
  
  望着繁复花纹装饰的床帐帷幔,以及屋内熟悉的摆饰陈设,还有那把让她奋不顾身的冰骨羽扇,顾语吟又闭上了双眼,还是……逃不掉的啊
  
  “吟儿,终于醒了,我的吟儿。”顾语吟的生母姜之仪在一旁哭哭啼啼。
  
  “逆女!”顾语吟的父亲顾云起比起心疼女儿,当下更多的是生气,生气从小四书五经好生教导的女儿做出此等不知羞耻的事来。
  
  顾语吟乃是当朝丞相,顾语吟闹出的事端不小,连带着这个丞相脸上也是颜面尽失。
  
  一把打翻了玉子正端进来的汤药,顾丞相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姜夫人连忙也快步跟随。
  
  屋内一时又寂静了下来。
  
  顾语吟半坐在床上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又瞥见了床边即将凋谢的几枝梅花,野梅终究是野梅,比不得匠人打磨出来的梅花,可到底也是衰败了,禁不住愁思上心头,无声落泪。
  
  “姐姐,姐姐不哭。”
  
  稚嫩孩童小小声音的传来,一只肉肉的莲藕般小手正拿着手绢想要帮顾语吟擦拭眼泪,却奈何实在尚幼,小胳膊小短腿爬了半天也没能够上床沿。
  
  “小修。”
  顾语吟侧过身来将其抱起坐在了床边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003章 回忆篇·圣旨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邪医狂妻

霸道鬼夫别缠我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

独宠萌妃:蛇王太霸...

暖爱成婚:腹黑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