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误入商途:佳偶天成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未知的旅程

车子晃晃悠悠的开到了镇子里,开进了“狗子”的新家,“狗子”的家很大!光地基就占了一亩多,虽然只盖了三间平房和一间不大的厨房、但是拉了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里堆了不少杂物,还有东一堆西一堆的放了一些没有卖完的菜。
    “谁来啦?”
    “狗子”的妈从西屋里出来,手里一边择着菜一边往院子里看、嘴里还不停的招呼着。
    “杜大嫂子是我。”
    桐子的爸应声道。
    “哦~~是华金兄弟来啦!快、快进来我正做着午饭呢、一会就在这吃!听见没?”
    “大娘!”
    桐子很乖巧的叫了一声。
    “你们这是?”
    “狗子”的妈好像看明白了,只是微微一笑就不言语了。
    “狗子”的媳妇一路嘴巴闲不住、东南西北的和桐子胡扯,可是一进家门就不吭声了,看到婆婆在厨房门口手里摘着菜、立马跑进厨房干活去了。
    “狗子”性格是憨憨的那种,别看才19岁但非常能吃苦,身材也非常健壮,13岁就跟着他爸上山种菜、卖菜,风里来雨里去的、再加上穿的衣也不讲究,19岁的年龄看起来更像二十好几。
    “叔你们随便,我去集上帮我爸了。”
    “狗子”憨憨的说完之后拉着木板车走了。
    桐子的爸从三轮车上把箱子拿了下来,放到地上又用袖子擦了几下才满意的抬起头看着“狗子”妈。
    “嫂子您忙,我们去彪子那了。”
    “这就走啦,吃完饭再走呗。”
    狗子的妈在厨房门口招呼了他们爷俩一句也没有上前,看着他爷俩出了门后就又转身进了厨房,把手里的菜放进洗菜盆里,眯着眼睛打量在做饭的儿媳妇,小声嘀咕起来:
    “多好的丫头,肚子咋就那么不争气呢?一年多了也没个动静,我儿是那么健壮……。”
    狗子的家住西街的路口、往东走个百八十米就上了西街,彪子开的职业介绍所就在这条街上。
    彪子姓周今年30出头,长得不丑,不过从小就喜欢瞎胡混,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十九岁的时候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几年,父亲也被他气的旧病复发!因家里能拿出的钱全都赔给伤者,父亲的病也就这么一直拖着,直到周彪出狱的前两个月,父亲病情突然恶化!没有看儿子最后一眼就遗憾“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在不停的责怪自己没有教好儿子!出狱后周彪得知父亲过世后,独自来到父亲的坟前不吃不喝的跪了整整一天一夜……。
    几天之后镇里出现了知道吃苦知道挣钱彪子,这些年他什么小本生意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生活的艰辛使他越发的成熟,就这样他打拼了近十年!才在镇里房子卖了,结了婚,他很珍惜现在的一切!现在在西街面上开了一家卖音响碟片还连带职业介绍的买卖。
    店门口一张长凳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也都带着箱子,看样子他们会和桐子一起南下、俩小子显得特别兴奋聊的非常的起劲,看的出应该第一次出门。
    “姐夫!来啦。”
    彪子笑咪咪的招呼桐子的爸。
    周彪是桐子母亲的表弟。
    “表舅。”
    桐子也招呼了彪子。
    “去厨房帮帮你舅母的忙,一会吃完饭我们就走。”
    彪子拍了拍桐子说道。
    桐子在镇上打了两年零工跟彪子两口关系很不错。
    “你说的那个厂子行吗?”
    看桐子进去后桐子的爸小声问彪子。
    “实话跟你说姐夫,那个厂确实不咋地,但是你叫小桐子她出门,我也拦不住、你是她爸!哎……那个~~我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个厂小桐子去我才放心些。”
    “怎么讲?”
    桐子爸疑惑的问。
    “桐子去了不到过年她出不来!”
    彪子斩钉截铁的说。
    “不行!不行!,桐子的性子从小看似温和,实际根本不是表面的那样!她在那会疯的!”
    桐子的爸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声音也放大了许多。
    “我就是知道桐子的性子才叫你来找我的!”
    彪子说完瞪大了眼睛盯着桐子的爸。
    桐子的爸心里有些畏惧这个“小舅子”于是放缓了声音小声的说:
    “桐子性子直、这丫头也没啥心眼,你说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什么人都有,万一……”
    “姐夫、那个厂的经理是我一好哥们的姐姐,这个我可以保证桐子在里面只要好好干、到年底她挣得钱一毛不少的都能拿回来!”
    彪子讲很认真,表情也很严肃。
    桐子的爸很了解彪子的性格,虽然脾气差,但人品不差。
    “一年都在厂子里出不来!跟坐牢似的!咋这样呢?”
    桐子的爸眉头紧锁很不理解。
    “厂小、地偏、活多、工人少!你说咋办?走一个、老乡就跑一群!没办法了,只有锁了门!管吃管住,长的不到一年,短的也就三四个月,活一干完立马结钱!不走都没人留你!”
    彪子说的很从容。
    “那感情好!那感情好!”
    桐子的爸显得很兴奋。
    “姐夫、你想想?这对踏踏实实想挣钱但花销自制力差的人来说、可能算好事!但凡有些志向的!想闯闯外面世界的人来说、几年下来整个人就废了!”
    说完之后,彪子惋惜地看着外面坐在长凳上的那倆小子…。
    “那感情好、那感情好!”
    桐子的爸还沉寂在兴奋当中,在桐子的爸看来年青人就应该踏踏实实的,尤其是女孩子在外面繁华的世界溜达长了会学坏。
    “偏僻点好偏僻点好!”
    桐子的爸还在语无伦次。
    彪子没有再搭理桐子爸,丢他在外面进屋里去了。
    吃完饭,彪子带着三个年轻人坐上了开往县里的小客车、他们下午还要从县里转车到吉安市、再赶晚上的火车南下去广东。
    彪子的老婆站在桐子爸的后面一声不吭,桐子爸正对着远去的车子不停的挥手;倔强桐子很不想回头、再一看眼即将消失在转弯的父亲,可是在短暂的瞬间后……她还是没有忍住回了头……眼泪同样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来自山东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诱妻入怀:前夫,请...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

小妻吻上瘾

独家婚宠

冷面首席缠爱小女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