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殿下又在祸国殃民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前世篇_《死亡名单》(2)

(2)
  
    凉爽的晚风穿过敞开的镀金窗,拂起桌案上厚厚的文件,雪白的纸上赫然渗透着血痕,纸张翻转,随着过堂风天下无不席卷而下,遮住了满屋狼藉。
  
    ·
  
    繁华都市的早晨总是喧闹的,标志性建筑摩天塔的荧屏上播报着市长被谋杀在家中的新闻。穿梭的警笛挡不住匆匆而冷漠无感的人群,一个着一身夏装迷彩,斜挎着背包,叼着一片面包的女孩挤在人流里,目送了警车路过,她压了压鸭舌帽檐,露出的薄唇微勾。
  
    “华潇雪,你又迟到!!”澜宣中学的某一楼某一层的某一教室里,那个人影刚刚嵌入门框,便迎来一声河东狮吼。“你说你,这是第几次迟到了?!”佯怒的女孩夹着支笔敲着来人的脑门,华潇雪轻轻一笑拂开那只笔,“好像才五次吧。”“姐妹,今天这才周三啊你就已经迟到五次了!!”女孩无语扶额。潇雪绕过她,径自走向自己的座位。“哎,要不要就这么忽略我这个纪律委员啊!”被赤果果忽视掉的人感觉威风落第,幽幽的跟在她身后絮絮叨叨。“那纪律委员,呶,后边还有两个迟到的人等着你呢。”华潇雪的眸子笑的狡黠。
  
    等到后面两位现身,某纪律委员蓝杏同学已是犯起花痴。
  
    安雅爵抽抽嘴角,拎着书包,以凡人不得近身的万年寒冰之气屏蔽全班女生注视的目光来到自己座位,清冷的眸子定格在正笑盈盈的打量他的华潇雪身上,回想昨夜却是一阵头疼。“你又做了什么?”他压低声音问道,“好好学习,乖乖睡觉!”某雪脱口而出。“当真?”这么简单吗?他挑眉,却又找不出一点她不乖的痕迹。“嗯嗯,”华潇雪自是知道自己的掩饰无比完美,这个家伙一定找不出半点不对,很是乖巧的猛点头。
  
    “潇雪早上好。”那温柔似水的桃花眼,完全忽视了安雅爵的冷气,“早!”为了转移话题,潇雪难得愉快的和平日爱答不理的人打招呼,她眯着眼睛偷偷瞄向安雅爵。唔,这个人可不好应对呢,学校股东之一白阁集团的小少爷,完完全全的笑面虎一个,她可要谨慎小心,不理你也是迫不得已啊~
  
    “哼,”冷哼一声,略有不满的安雅爵将头扭向窗外,懒得去看白慕轩得意的笑脸,眼看一场冷战在即,上课铃终于响起,挽救了硝烟弥漫的局势。
  
    白阁么,华潇雪透过窗户的反光看向白慕轩,微眯的眸中泛着冷光,白桦那老东西可也在她的名单上呢,毁了陆家的人,杀了她父母的人,屠了陆族的人,她会一一以血偿还。
  
    ﹒
  
    “陈林?”已过中年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猛然转过头。
  
    “怎么了,父亲?”安雅庆疑惑地偏过头,手中平板荧屏上正是刚刚被谋杀的B市市长陈林。“这个人,是当年陆家的园艺师。”安明华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的人,蹙眉。“又是与陆家惨案有关的人吗?”他低声的自言自语被儿子听的清清楚楚。“难道…父亲,前几个月频频发生的谋杀案的受害者都是?”安雅庆挑眉,随着便打开了与弟弟的通讯方式。“嗯,你让雅爵多关注一下雪儿的情况。”安明华不得不多想了些,这些人当年里应外合毁了陆家,他这些年多少也追杀了叛党,却仍有些逍遥在外没能得手。“该忘的,不应该都忘了吗?”安雅庆对华潇雪当年做催眠的画面历历在目,不由自主的喃喃着,却又不停手的联系弟弟。
  
    “父亲,当年参与的人,都解决了吗?”他修长的大手灵活的敲打着,“……”安明华沉思了片刻,“除了一些在陆家做内鬼的现在查不到去向外,还有一些较大的家族不好追查。”“是吗…”安雅庆垂眸,翻动着安排在华潇雪身边的人的名单资料。
  
    若那些小人物不好查,那…若真是潇雪所为,她,又是怎么查到的?
  
    食指滑动,停在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上,那男孩笑的轻狂,资料显示,他是在十二岁时与潇雪在野外求生训练场上认识的,现任情报处,与雪儿关系不菲。
  
    “秦洛川......”
  
    ·
  
    “阿雪,阿雪!”朦胧中,漆黑的夜。
  
    是呼唤,焦急而嘶哑,比失去还要痛心。
  
    “阿雪!雪儿!”远远地,是冷峻的白月,乌云流过,遮住了唯一的光明。
  
    月下的高楼,罩着乌黑的影。
  
    “砰!”
  
    枪声久久回响在空寂的天地间。
  
    “雪儿!”

上一章|下一章:前世篇_《死亡名单》(3)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独宠萌妻

医妃独步天下

康熙后宫风云录:荣...

独宠萌妃:蛇王太霸...

暖爱成婚:腹黑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