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名媛公敌:抱走总裁不客气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一章 你真无耻

酒店大堂,婚礼进行曲戛然而止。
  背对着众人宣誓的新娘,上一秒还光鲜亮丽,下一秒却被泼成了落汤鸡。
  苏笙扔掉手中空掉的汽油桶,在众目睽睽之下,挤出两行热泪,声嘶力竭的面向新郎控诉。“傅齐彦,我从十八岁起跟你,跟了整整四年,孩子打掉了三个,如今肚子里怀着第四个,你却跑来跟别人结婚,你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对得起我们死去的一个个孩子!”
    话音落地,全场哗然。
    傅家大少爷天纵英才,驰骋商场,年纪轻轻便继承了全部家业,是全帝都所有女人肖想的对象,背地里,却竟然如此不堪吗?
    不,不可能是真的。
  “苏笙,你疯了吧!”新娘从狼狈中清醒过来,掀开厚厚的头纱,露出一张苏笙无比熟悉的脸。苏笙旋即愣住,有些活见鬼。
  司茵茵?傅齐彦要娶的女人,怎么会是她?
  “苏笙,你毁了学校的名画,赔不起钱就犯病了是吧!看不惯我好,蓄意来破坏婚礼!”司茵茵整张脸近乎狰狞,将手中的捧花狠狠的摔在苏笙脸上。
  但她不愧是美院的校花,公认的女神,即使是这样,也依然无双的绝色,只不过嘴巴里发出的,是阵阵恶臭。
  “你个丑女,做什么青天白日梦,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傅哥哥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你脱光了衣服,连街边的乞丐都懒得搭理你,立马给我走人,保安,给我把她拖走!”
  司茵茵颐指气使,好一派女主人的姿态,保安蹭蹭蹭的上台,眼看闹剧即将结束。所有人都认定了苏笙是个疯子,等着看她被踢出去。
  “等等。”偏偏,傅齐彦冷着脸在这当口发了声,无可挑剔的五官,从开始到现在,始终保持着淡定,或者说是漠然,他看着苏笙的眼睛,“你想要什么?”
  这……
  气氛霎时变得微妙。傅齐彦这句话,无疑是变相承认了苏笙之前的种种说辞。
  刚刚还信誓旦旦挖苦苏笙的司茵茵,一张如花的脸一下子变成了菊花,听着台下议论纷纷,她有些担忧的抓住傅齐彦的胳膊。可傅齐彦,并没有扭头看她。
  “阿彦,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绝情。”
  苏笙破涕为笑,从保安手中挣扎出来,一脸希冀的看着男人,“我想要你跟司茵茵分开,跟我结婚,我想要生下这个孩子,我们一起组成一个家。”
  面无表情的傅齐彦闻言轻笑,眉眼温柔的好似一泓春水,开口,说出的却是绝情到底的话,“不可能!”
  “阿彦……”苏笙的眸子瞬间暗了下来,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色彩。
  “好,好,你不要我。”她开始摇着头往后退,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打火机,神情癫狂道,“我今天就把司茵茵烧死,我看你娶谁!”
  “啊——救命啊!”场面一下子失控,司茵茵尖叫一声,顺势就要往傅齐彦怀里倒,傅齐彦却甩开她,冲到苏笙面前,扭头吩咐了一句,“保护好司家大小姐。”可,却毫无感情。
  拎起“失控”的苏笙,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店会场。婚礼还在举行,新郎却中途走掉了,司茵茵独自站在台上,简直像个笑话。
  “苏笙,你个丑八怪!傅哥哥,你回来啊……”司茵茵一把打翻还没来得及戴上手指的戒指,拎着裙子想去追。然而台下宾客乱做一团,将她死死挡住。
  苏笙被傅齐彦像拎小鸡一样的拎走。
  当着大家的面,她不断的挣扎,不停狠狠的打傅齐彦。可一出了众人的视线,她就整个人变了张脸。
  歇斯底里的劲儿烟消云散,转而变得无比平和,左望右看,确定了走廊里没人。她小声道,“好了可以了,放我下来吧。”
  傅齐彦松手,苏笙双脚落地,拍拍胸脯,让自己的小心脏安定下来,第一次当着那么多人演这么激烈的戏,她还真是压力山大。不过已经过去了,计划如期进行,完美落幕。
  “傅先生,婚礼帮你毁了,之前说好的三十万支票,拿来吧!”苏笙露出八颗牙齿,朝傅齐彦递出五根手指。
  在学校弄坏的价值不菲的油画,她得赶紧把钱还回去。
    司茵茵说的一点儿没错,她已经快被学校逼的发疯了,毕不了业不说,还面临去吃牢饭,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答应傅齐彦“假扮情人”大闹婚礼的要求,自毁形象。
    “我说傅大少爷,我还真是想不通你为了什么,司茵茵虽说人品很低下,但脸长得不错啊,就算你不爱她,也不至于拒绝到宁愿当人人喊打的‘渣男’,也不愿意娶她吧!”
    “司茵茵是我继母的亲侄女,她一力促成这笔婚事,就是为了稳固在傅家的地位,你觉得,我会让她们得逞吗?”傅齐彦冷哼一声,眼底满是令人发寒的意味。
    苏笙抖抖腿,“贵圈真乱。不过也不关我的事,你快把钱给我。”
  看着伸到眼前的白净小手,傅齐彦薄唇一勾,冷笑道:“钱先不急。”
  “谁说不急?”苏笙直接跳脚,“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三十万不过是买个玩具的价格,可我们合作这么愉快,一锤子买卖未免太过可惜。”傅齐彦忽然长臂一伸,压着苏笙的肩膀,将她逼到角落里。
  俯身,近乎于鼻尖贴着鼻尖。
  男人故意压低了嗓子,充满魅惑的道“我想把合作契约变长,你觉得怎么样?”
  仿佛被对方身上的冷意感染,苏笙打了个哆嗦,仰望着傅齐彦的双眼,里面含着狐狸般狡黠的笑意,像是星光般璀璨,晃得人心神荡漾。
  难怪连自比女王的司茵茵,都那么肯放下身段的倒贴。
  妖孽!祸患!
  苏笙腹诽道,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不要!我只用三十万,足够赔给学校之后,我已经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傅家,司家,都是帝都数一数二的一流世家,这回毁了司茵茵的好事,就已经够给她自己找麻烦得了,她才不要进一步作死。
  “那好,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傅齐彦的双眸骤然沉入一片深湖,后退两步,拉开了与苏笙的距离。  
  苏笙一愣,紧紧地皱起眉头,“你……你想赖账?”
  傅齐彦勾了勾唇角,一脸无谓的道,“你参与了这出戏,却不肯演到底,有头没尾,观众又怎么可能为之买单,那么我,又为什么要付给你钱?”
  “还有,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否认你的说辞,报警,对于你今天当众‘诽谤’我的行为,我的律师会向你索赔多少?”
  “你真无耻!”  
  这是赤裸裸的耍流氓,坐地起价!
  不但不按照约定给钱,还反过来勒索她,苏笙瞪着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堂堂傅家的掌权人,傅氏集团总裁,居然这么不要脸。
    “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跟我去领证。”
    傅齐彦说的轻飘飘,婚姻大事,在他口中宛如儿戏。
  “你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我,现在又自打自脸,傅大少爷,这样好吗?”
  苏笙一脸嘲讽,却听傅齐彦冷漠又悠然的语调道,“我当然不会自打自脸,是你‘不依不饶,无理取闹,以死相逼,所以我不得已,娶了你’,懂?”
  懂你妈个头!苏笙义正辞严的准备拒绝。
  眼前,三十万支票却迎风飞舞,一下封了她的口。
  傅齐彦眼中好笑,在苏笙上来抢之前,把支票重新收回了支票夹,“要么领证拿钱。要么被告坐牢。两条路,你自己选。”
    苏笙知道,如果自己拒绝,他是真的会报警。到时候学校一笔债,傅家一笔债,还有司茵茵背后捅刀,坐牢绝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摆在她眼前的,实际只有一条活路。
  深吸一口气,她咬牙道,“好,我答应。但你只是为了演戏而已,所以我觉得,假证就可以了,我们没有必要真的登记。”
  民政局门口。
  苏笙像缩头乌龟般躲在门口的花坛旁,唯恐遇见熟人,丢人现眼。
  不一会儿,傅齐彦迈着大步走来,颀长的身材,尊贵的气质,宛如T台上的男模,十分惹眼。
  “我在这儿。”苏笙一手遮脸,一手招呼,“傅大少爷,办个假证非要来这种地方吗?”
    “这

下一页

下一章:正文_第二章 演戏嘛,谁怕谁?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

帝少的心尖宠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

蜜爱宠婚:总裁的心...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