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女帝师:半生浮沉换红装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 心中有恨

苏靖安离去之后,苏九歌方才站起身来,看了弥竹一眼,“你们两个,将她带回锦绣阁,找两个丫鬟婆子悉心照料。”
  “是,大小姐。”
  “大小姐,夫人的棺。”下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苏九歌眼睑微垂,“抬吧,仔细轻些,莫要惊了母亲的好梦。”
  “是。”
  封似锦葬在离相府十里之外的后山,又因梅雨时节,地面泥泞,十分难走,一行人走的格外艰难。
  本就是薄葬,便是连个拉棺的车撵也没有,一行人连着苏九歌自己,只有九人而已。
  苏九歌走在棺木旁,脚上穿的绣鞋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瞳孔是幽幽的黑,在这漆黑的晚上,面色苍白有些骇人。
  “大小姐,雨路难走,您还是上轿吧。”
  苏九歌摇了摇头,“不必,继续走吧。”
  众人见劝不动,也就歇了心思。
  直至后半夜,众人才将棺木抬到后山,若是下雨的话,山上有泥土坍塌的风险,苏九歌执意要将封似锦的棺木埋在山脚,下人们巴不得如此。
  苏九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被葬下,她用手指拂去眼角的泪,从地上搬起了一块一尺长的石头。
  整座山除了几个火把,几乎看不见一点儿光亮,眼看着火把也快要熄灭了,下人们心里头有些发毛。“大小姐,随小的们回去吧,周遭数里都是荒坟,看着怪吓人的。”
  苏九歌充耳不闻,她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又怎会怕这满山的荒坟?她跪在封似锦的坟前,在石头上写着什么。“你们先回去吧。”
  下人们面面相觑,“这可使不得啊,大小姐您千金之躯,我等只是下等的粗使,若是被相爷知道了,我等只怕连命都保不住了。”言下之意,竟是对苏九歌有些埋怨之意。
  长居闺阁的大小姐,说话行事没有任何顾忌,又怎会在乎他们这些下等粗使的死活!
  苏九歌却是笑了,笑声在这空旷寂寥的荒野中,竟是有几分凄厉之感。
  “你们只管回去,告诉父亲,待九歌回去之后,便只是相府的嫡女。”
  下人们面面相觑,“这……好吧,吴胜,韩广,你们两人留在这里保护大小姐。”
  “是。”
  苏九歌并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也并没有注意到,留下来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眼里满是不怀好意。
  两人从后面慢慢地靠近苏九歌,匕首上泛着森森的冷光,眼看着离苏九歌不过只有一步之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九歌从地上抓起一把碎石,用力朝两人脸上砸去,那两人一时不备,一人被砸中了眼睛,一人被砸中了额角!
  趁二人还未反应过来,苏九歌拔下头上的簪子,重重的刺在其中一人的心口处,一瞬间血如涌注,苏九歌眼里透着狠厉,见男人还未死透,又在心口上补了几下,吴胜瞳孔在一瞬间失去光华,竟是死不瞑目!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弱女子的手上!来不及思考,苏九歌一把抢过地上那人手里的匕首。
  此时韩广已经反应过来,苏九歌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她已经两日未进食,最后的一点儿体力刚才几乎都用尽了,如今的她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
  好在这两人并没有武功傍身,不然在这种荒芜之地,她就只有死路一条。
  “谁派你们来的!”
  韩广大概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声音竟是有些发抖,“大小姐,你不要怪我,我们也是被逼无奈!”
  眼看着自己的同伴死在苏九歌的手里,韩广担心迟则生变,并不给苏九歌任何歇息的机会。
  越是危险的时刻,苏九歌越是冷静,她心一横,竟是直接迎了上去。只听噗的一声,匕首直直地刺进她的手臂,苏九歌闷哼一声,顾不上臂上的伤。她身子往右一侧,下一刻,手中匕首直接划破韩广的喉咙,血在一瞬间喷溅而出,韩广应声而倒。
  死里逃生的苏九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她将匕首往旁边一扔,一双满是鲜血的手捂住了脸。
  她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片刻之后才松开,将粘上血迹的石碑立在封似锦的坟前。
  她轻轻抚着石碑,“娘,女儿杀人了,但女儿不悔,若他们不死,死的就是我,只是女儿的这双手注定染满鲜血,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突然,苏九歌听到旁边的草丛中传来细微的声响,苏九歌神色一变,“谁在那里!”
  “咳。”听上去是个男人,似乎还受了伤?
  苏九歌握紧匕首,另一只手拿着火把,起身慢慢地向草丛靠近。走近一看,一团黑影躺在地上,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
  将火把移近,只见那人一身黑衣,看不清脸,腹部源源不断地渗出血来,身下大片的血渍显得极为刺眼。
  苏九歌皱了皱眉,沾了泥泞的脚踢了那人一下,“喂,还活着吗?”
  男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呼吸也是几不可闻,就好像真的死了一样。
  苏九歌眉头夹的更紧了,似乎是呓语一般自言自语道,“啧,真麻烦。”说完就提步离开了这里。
  苏九歌走后,男人猛地睁开眼睛,在这黑夜里显得极为幽深,然而下一瞬,他眼睛一闭,竟是昏死了过去。
  片刻之后,一双满是污泥的鞋出现在这里,赫然是去而复返的苏九歌。
  她蹲下身子,轻轻掀开男子的衣服,果不其然,一道伤口从肋骨一直延伸到腹部,十分狰狞。
  苏九歌心里很是佩服,“常人若是这般重的伤势,就算当场不死,也得活活流血而亡,你竟是能坚持到此时,也算你命不该绝吧。”
  上一世赫连景手下能者众多,其中便有一位不出世的医圣。耳濡目染之下,她虽不精医术,但最基础的药理还是懂的。
  苏九歌将找来的草药碾碎,敷在男人的伤口之上,然后用匕首从男人的衣摆上划下一块布料来,将伤口仔仔细细地包扎好。
  “这是处荒山,能找到这些止血草已是不易,只能粗略地包扎一下,能不能熬的过去,就看你自己了。”
  苏九歌看向远方,眼里层叠出一片波光,“我也该回了。”
  苏九歌方向感很好,下山又比上山的路好走些,天不亮,她就回到了相府之中。
  可偏偏有些人看不得她还活着。
  苏九歌手指蜷了蜷,恨意在一瞬间升腾到了极点,苏千灵!她拼命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才没有立刻冲上去掐住苏千灵的脖子。
  前世的种种瞬间在眼前出现,不仅仅是外公家被满门抄斩,就连她的孩子都死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他还那么小啊。
  苏九歌的眼睛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回想起了前世苏千灵告诉自己的话:
  “想知道你的莞阳孩儿因何而死吗?”
  瞳孔猛然放大,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陡然出现,苏九歌瞬间如坠冰窟,一阵一阵的寒意席卷全身。
  苏九歌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说!”
  苏千灵轻笑一声,“既然姐姐想听,那妹妹就满足姐姐。姐姐以为你的莞阳一直是乳母在抚养,姐姐你怎么这么单纯呢?他啊,可是在出生之后就被抱到了我这里。”
  苏九歌浑身一僵。
  “景怎么可能会让你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活下来呢?他可是承诺过我,景王府的嫡子一定会是我所出。”末了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哦,忘记同姐姐说了,我已经有了景的孩子。”
  然而苏千灵却是嫌自己刺激的还不够,“姐姐你可知道,你的莞阳为何会得瘟疫?京城也不过两三例而已,偏偏你的莞阳就这般倒霉?要知道凉城可是远在千里之外。”
  苏九歌彻底崩溃了,“你别说了!啊!你别说了!”她的莞阳!不过才三岁而已,他们怎么能!他们怎么忍心!
  苏千灵却是快意地笑了,“呵呵,姐姐这就受不了了?你的莞阳很是听话,所以我就派人去凉城找了两个布老虎来,妹妹到现在还记得,莞阳将布老虎攥在手里,高高兴兴地喊我娘亲的模样,小小的一个,真可爱。这些,景可都清清楚楚,却默认了我做的这一切。”
  苏九歌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收回思绪,抬头静静地盯着苏千灵。
  “姐姐你这一身露水还有污泥,是去了哪儿啊?莫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背着相府去私会了什么野男人?”苏千灵用帕子捂住嘴,看苏九歌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
  苏九歌突然觉得上一世的自己十分可笑,被这么个胸大无脑的女人逼到那种田地。
  当初她便是听了高姨娘的话,为了巩固自己在景王府的地位,让赫连景将苏千灵纳为侧妃,现在想来,上一世的她当真是愚不可及!
  “让开。”苏千灵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杀了她固然一了百了,可那太便宜她了。
  “苏九歌,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该死!不过就是个贱人而已,她倒要看看少了那个死人的庇护,在相府这个贱人还有何立足之地!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 四季庚宴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

高冷BOSS限时逼婚:...

医妃读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