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女帝师:半生浮沉换红装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一章 着我白裳

“小姐?”
  是谁如此聒噪?莫不是到了地狱也要让人这般不得安宁?可是……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
  苏九歌有些缓不过神来,弥竹……弥竹……一条白绫挂在了清平居横梁之上,弥竹分明就是死了!可眼前这人分明就是弥竹,只是面容为何如此稚嫩?
  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四周,苏九歌瞳孔猛然一缩。只见她脚边放着一个铜盆,盆里星星点点还在燃着纸钱,室内倒是整整洁洁,只在堂里头放了一座棺材,棺材头上一个大大的“冥”字,苏九歌的眼泪突然之间夺眶而出。
  是啊,她回来了,不再是景王妃,死后重生,回到了十五岁的年华,一切还能够重来吗?
  十八岁那年,赫连景被人行刺,是她替他挡了那一剑,正中心口!十九岁那年,他惨遭牢狱之灾,是她跪在外公门外三天三夜,才保他性命无忧!天子多疑,她外公一家锒铛入狱,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上下数百口人,连一副棺材都没有!
  她不过双十年华,为了他日日进宫去陪太后,常伴青灯古佛,就为了得到太后的支持!人都道景王阳春白雪,足智多谋,却不知她抛弃温柔写意,去读那些艰涩难懂的谋略之道!这就是他所谓地挡了他的路?
  赫连景,好狠的心!我不惜一切代价把你一步步地把你送到今天的位置,你却视我为污点!
  几道闪电划过长空,将这漆黑的夜晚照的犹如白昼,冬日里寒风呼啸,门窗被刮的咯吱作响,偶有几只蝙蝠飞过,伴随着乌鸦不详的叫声,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这场景她太熟悉了,这分明就是母亲去世时的模样!
  母亲难产,生下她之后,身子便不怎么好了,成日泡在药罐里,直到她十五岁那年,母亲便再也熬不住了。
  相府的当家主母,必然要丧事大办,那年牌位本要放入宗祠,可谁知,当着满屋宗亲的面,母亲的棺材竟是炸了开来!
  她犹记得满室宾客尽作哗然之态,母亲生前乐善好施,死后却被认作是不祥之人!她那个父亲又怎能容许这种污点发生?母亲的牌位无法进入苏家宗祠,父亲便要草草的找个地方葬了她!她不愿,素来唯命是从的她与父亲大吵了一架,也与父亲离了心。
  苏九歌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当初她在灵堂哭了整整一夜,昏死了过去,等她醒了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已尘埃落定,她却未能送母亲最后一程!既然老天爷让她活了过来,那么她这次必须要陪母亲最后一程。
  苏九歌纤手抵在嘴边,咳嗽了几声,一双美目才重新看向弥竹,“弥竹,你去将军府给外公带个口信。”她顿了顿,复又说道,“只需实话实说就好。”
  弥竹担忧地看着她,“可是

下一页

下一章:正文_第二章 心中有恨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独宠萌妻

诱妃入帐:王的第五...

霸道鬼夫别缠我

康熙后宫风云录:荣...

医妃读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