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踏碎仙河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3章 恶奴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三个月过去了……
  “水箭术!”
  秦烈的住处,一声低喝由院中传来,进入院内,只见一道拇指粗细的水流从旁边的井口激射而出,水流凭空游动,就像一条泥鳅,在秦烈手上不断变化法诀指引下,很快绷的笔直……
  如同一支锋利的水箭,直指对面的枯树射去。
  “嗤!”
  水箭爆发出强劲的穿透力,轻而易举的击穿了院中一株小臂粗细的树干,秦烈登时大喜过望。
  别人一个月就能掌握的驱物术和水箭术,秦烈花了整整三个月才基本掌握,糟糕的天赋让秦烈多少有些苦涩,不过幸好还是练成了,这也多亏了他三个月来废寝忘食、没白没黑的虐待自己,总算有了点成就。
  三个月来,秦烈每天都要修炼十个时辰以上,从未有过懈怠,这股专注劲,要是被别人看到恐怕会让人当作疯子。
  须知道,修境越低,紫府蕴藏的灵气就越少,很多人在秦烈这个阶段都无法一连两次施展法术。秦烈也办不到,但是他会练完一次恢复片刻,然后起身再练,别人一天练十次,他就练五十次,这么做很容易对身体造成伤害,毕竟人体也是有极限的,过于频繁的让灵气冲刷经脉,经脉自然无法承受。
  然而秦烈根本没考虑到这方面,他现在需要壮大实力,让父亲刮目相看。
  经过反复的修炼,秦烈的驱物术和水箭术终于炼成了,而且比起同辈弟子当中某些人还要娴熟一些,再加上不断的运转心法、磨练灵气,他的灵气变得异常的精纯,同样的境界之下,他可以比某些荒于修炼的同辈弟子多施展两到三次水箭术。
  水箭术,低级法术中威力最弱的一种法术,也称为一级法术,需要一级法术驱物术驾驭。
  驱物术,是所有法术的基础,以灵气驾驭实物,做到隔空摄物的地步,说来简单,其实无比的困难。
  看了看时间,日头已经越过了东山,辰时过去了,到了去药庐报到的时辰,于是回屋收拾一番,带着仅有的一只小小的包裹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居住了整整十六年的小院。
  ……
  一个时辰后,秦烈出现在位于东城区的秦家药庐门外,望着门庭若市的秦家药庐,秦烈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雄心壮志,虽然秦家的药庐不大,可毕竟是家族的生意,如果他稍有建树,总有一天会改变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带着心中的宏愿,秦烈的眼神变的无比坚定,跨步走进了属于他人生的第一个起点。
  走进药庐,首先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刺鼻的中草药味,这间面积足有数百尺的药庐里,有十几个粗布短衫的伙计走来走去,药庐里到处彰显着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在秦家生活了十六年,秦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忙碌的景象,一想到日后可以留在药庐为家族出力,秦烈就忍不住的激动,恨不得马上融入其中。
  站在门前四处看了看,很快发现靠近门旁的柜台前站着一个身着青衫头戴小帽的中年人,这个人秦烈见过两次,曾经在秦家府宅里一些重大场合出现过,他叫张禄,是五姨娘的远房表弟,也是秦玉的远房表舅,眼下在秦家药庐帮忙打理生意,同样也是一个低级的修真者,实力只有灵虚一层。
  秦烈走了过去,很有礼貌的说道:“张掌柜,我是秦烈,今天来报到的。”
  “秦烈?”张禄先是一怔,随后脑海中回忆起三个月前秦玉来药庐时说的一席话:“十三那个废物要来了,给我好好“招待”他。”
  打量着秦烈,张禄神情变得不怀好意起来,放下手中的活计,拍了拍巴掌,店里的伙计唯命是从的围了过来。
  “大家听着,十三少爷从今天开始到铺子里帮忙,大家都来见过十三少爷。”张禄说着,语气像是很尊敬秦烈,但举止却一点恭谨的意思都没有。
  一众伙计纷纷过来躬身行礼,秦烈很随和的向每个伙计点头示意。
  张禄看在眼里,半拉身子靠在柜台上露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叫道:“二子,你带十三少爷去他的房间。”
  秦烈道了声谢,随后跟着一个叫“二子”的伙计进了后院。
  药庐的后院是一个极大的四合院,有瓦房十数间,除了正房是张禄和其夫人的住处,还有活计们的住所,其余的都是空出来的厢房。二子引领着秦烈,走了小半盏茶的功夫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前,称道:“十三少爷,这就是您的住处。”
  秦烈道了声谢,旋即推开了门,可是这一看,傻眼了。
  敢情药庐安排给他的住处不是厢房,相反居然是一间柴房,里面的柴火垛子堆的到处都是,别说床了,连炕头都没一个,而且到处都是灰尘和树枝。
  这怎么住人啊?秦烈心想。
  皱了皱眉,秦烈走了出来,刚要问个究竟,这时,一个中年妇人从正房里面走了出来,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手里还捧着一把瓜子,一边嗑着一边呼喝道:“二子,过来把我房间里的洗澡倒了,这鬼天气,冻死人了。”
  二子点头要走,秦烈将其拉住:“等等,二子,你是不是搞错了,我那间是柴房!”
  二子神情有些尴尬,不经意的撇向了那中年妇人,露出忌惮的眼神,只见中年妇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秦烈一番,神情古怪道:“二子,他是谁?”
  二子恭敬道:“回夫人,这位是十三少爷,刚从大宅那边过来!”
  “你就是那个废物秦烈啊?”中年妇人放肆大胆的说道,根本不将他放眼里。
  秦烈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了,平素里老宅的长辈同辈叫他废物,他忍了,毕竟是一家人,但是一个下人如此嚣张的侮辱自己,还是第一次,秦烈心头起火,暗自恼怒,不过并没有发作。
  那妇人显然没有意识到秦烈已经不高兴了,仍旧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鄙夷的说道:“听说了,秦家的废物少爷要来药庐帮忙,一个小屁孩懂什么啊?秦烈,按照秦家的规矩,到了这的人都要从低做起,安排给你个柴房不错了,难不成你还想住大宅里的小院啊。”
  秦烈站在原地听着,那妇人似乎故意想让所有人听到一样,过不多时,张禄和几名伙计听到后院的动静跑了进来。
  “怎么了?夫人?”张禄忙问道。
  妇人正是张禄的老婆,妇人道:“没怎么,咱们的十三少爷嫌安排的房间脏,不想住,不想住你可以走啊,一个废物,要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到我这当个伙计你都不配,还挑三捡四的,装什么少爷!”
  秦烈的脸变得无比的难看,别看他年纪不大,城府却是极深,他妇人如此嚣张跋扈,肯定有人在背后教唆指使,否则是一个外姓家奴哪有这么大的胆子,而他现在所在的药庐归五房掌管,指使妇人的人不用猜也呼之欲出了。
  秦烈没有说话,眼晴直勾勾的看着张禄,跟一个妇人一般见识,有损他的身份。
  张禄见状,干笑了两声,走过来道:“十三少爷,是这样的,按照秦家的规矩,旦凡来帮忙的都要从低做起,这也是老爷的意思,我们也没办法,您要不将就将就?”
  这对恶奴夫妇,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的天衣无缝,可是光这么说,秦烈岂会相信。
  他又不是傻子。
  即使到家族打理生意,也没有刻薄成这个样子的,这对恶奴摆明了在刁难自己。
  秦烈平日不喜言语,不代表他好欺负,听张禄说完,秦烈将包袱扔在地上,道:“张禄,你确定要这么做?”
  张禄还未开口,恶妇拉到了声调一副叫嚣的样子道:“哟 ̄少爷生气了啊,看这小脸,真是吓死人哦。”
  听着恶妇的轻侮,众伙计哄堂大笑,摆明没将秦烈放在眼里。
  秦烈再也忍不住了,喝道:“泼妇,你给我闭嘴,你没有说话的资格。”
  恶妇见状,两只眼睛瞪的溜圆,双手往腰上一掐,声音变得异常的尖锐道:“臭小子,你敢说老娘,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4章 怒惩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玄神

天帝诀

御天邪神

药鼎仙途

秦时明月之纵横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