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剑神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一章 重回少年时

“若能重来……”
  “且试看……且试看……”
  “啊~”
  惊叫一声,一个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大汗淋漓。
  “我……”
  少年上下摸索了一番,眼中先是放出惊喜的光,继而又如想起了什么似的,整个人沉痛了下来。
  这个年纪的少年,本不当有的沉痛!
  “我真的重生了!”
  “回到了少年时候?!”
  少年,不,应该叫凌风,喃喃自语着,明白了现状。
  他本就是武道强者,最后甚至修炼到了先天第九重,只差一步,就能迈入破妄的绝巅境界。只不过一番摸索,凌风就知道,这是他自己的身躯,少年时的身躯。
  凌风从小习武,对自身的状态再了解不过,眼看的身体,正是他少年时候状态——未曾被打破气海,留下一生无法复原重伤前的状态。
  健康,凌风奢求了数十年,怨了数十年,惋惜了数十年,千辛万苦付出天大的代价,亦也挽不回的健康身体。
  曾经失去,方才知道可贵。
  “很好,很好!”
  凌风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心中的旷野里大声疾呼:“方德、公子羽、十二银甲,你们等着,我凌风会再次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这次,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你们等着吧,很快!”
  凌风的目光转为温柔,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语气转为柔和:“感谢上苍,解语,我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这次,我会好好照顾你,为你担下一切,不会再让你……”
  想到这里,凌风心中剧痛,却是脑海中浮现出了花解语绽放出惊世光芒,然后香消玉殒于他怀中的一幕。
  “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我所有珍视的,今世我都会牢牢地握在手中,再不放!”
  “且试看!”
  凌风心中激荡,霍地一下,从床上下来,双足方才落地,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又重新坐了回去。
  “咳咳咳~”
  旋即,就是一阵剧咳,全身上下各种酸麻痛楚,一齐涌上。
  此前,重生的惊喜将一切掩盖;现在,不过小小的动作,就让所有重新的涌了出来。
  “受伤了?”
  凌风急促地喘息了几下,想要内视体内,竟是调动不了哪怕一缕的真元。
  这下,凌风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错愕之色。
  “这么弱……”
  出乎意料的,埋藏在记忆深处,已经被忘却的曾经弱小。
  迷神天武道,大致可以分成三个境界,为后天、先天、破妄!
  后天境界,是肉体培元、孕育、锻炼到了巅峰,然后从体内生出一缕真元来,共分为十层。
  先天境界,自身能融入天地间,调动天地元气的力量,举头投足,都有天地之力随身,最高为第九重天。
  至于破妄境界,凌风前世到死也不曾达到过,生平所见,也就是六御绝巅、武神风狂,还有公子羽,区区八个人,达到了那个境界。
  “我现在……竟然连后天都没有达到……”
  凌风苦笑着,他都已经忘记了,他也有曾经弱小如此的时候。
  很快,被深埋的记忆,被凌风从角落中挖掘了出来。
  的确,十三四岁时的凌风,的确是连后天境界都没有能达到。
  凌风修炼到后天第一层,还是在十五六岁时,他经过几乎断绝了武道之路的重伤、相依为命的老母去世、兄长为保护他死在他面前……一系列的不能承受之痛后,方才获得奇遇,进入了那个境界。
  现在……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凌风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与那一切让他悲痛、让他后悔终生的事情都还没发生相比,一时的弱小,又算得了什么呢?
  “武功可以再练,修为可以再来,然而失去的亲人,留下的遗憾,一去却再不能返!”
  “上苍给我回到了一切发生之前,我凌风有无缺的身体,有还活着的母亲、大兄,有还没遇到的师傅、解语……”
  “太好,真是太好了!”
  凌风不自觉地笑了,这种带满了微笑,充满了憧憬的笑容,自少年时一系列的悲惨发生之后,就再没有再他脸上出现过了。
  此时,重现!
  破旧得稍稍一动弹,就“嘎吱嘎吱”响个不停的木床上,一个十余岁的少年,笑得欢畅。
  正在这时,“噔噔噔”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旋即,“嘎吱”一声,比木床要响得多,也要刺耳得多的声音,传入了凌风耳中。
  门户洞开,夕阳的余光蜂拥而入,屋内顿时亮了不少,映出了少年凌风清秀又带着骄傲倔强的脸庞。
  他的脸色苍白,身体单薄,一看就是身体虚弱,然而就是这般模样,落在那个急匆匆闻到屋中响动推门而入的人来说,却是说不出的惊喜。
  “阿丑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让娘看看~”
  “哎呀,你怎么下床来了?
  伤还没好呢!”
  说不出惊喜与心痛的女子声音,从门外传来。
  “阿丑?!”
  这个是凌风的小名,七岁时,一场大变故发生,凌风便自取了现在这个名字,“阿丑”这个小名,少有人知晓,更是只有两个人会这么喊。
  其中,只有一个是女人!
  循声望去,凌风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眼睛,适应了陡然从黑暗中回到光明,紧接着一个数十年来,无数次让他午夜梦回,觉得愧疚亏欠的身影,跃入了眼帘。
  刚看了一眼,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一声“娘”叫得自然而然,没有半点生涩。
  天知道,多少年来,凌风多么想着,能再叫这个女人,一声“娘亲”。
  凌风身材颀长,英气勃勃,称得上是大好男儿相貌,可是他的母亲,此时门外的这个女人,却跟他没有一点儿相像。
  凌母是一个健妇,与那弱柳扶风的纤弱美感完全搭不上边,五官上也不协调,皮肤更是黝黑,哪怕是在普通人眼中,
  也称得上是一个“丑”字。
  街坊邻里,从来不知道凌母的姓名,从来都是以“丑娘”称之,由此就可见其相貌了。
  然而在凌风的眼中,这个相貌,这个女人,却是所有人都无法替代的亲切。
  “砰~”
  一声闷响传来,也将凌风惊醒了过来。
  丑娘看到凌风坐起,担心儿子,心急想要进屋,不曾想才一步跨出,整个人却卡在门上,进不来了。
  原来,在她的背上,还背着大捆的柴火,正是它们牢牢地卡住门,让她不得进。
  敢情,刚才她是去砍柴了,才留得伤中昏迷的凌风一人在家中。
  “哎呀,瞧我这脑子。”
  “阿丑你等等,娘弄好了柴火,就给你蒸蛋吃。”
  丑娘慈祥地笑着,小心翼翼地退后,背着柴火,消失在了凌风的视线当中。
  那堆柴火,即便是成年壮汉来背负,也不是轻松的事情,遑论丑娘到底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人到中年的女人。
  在这个贫民窟一般的地方,操劳过度,这个年纪甚至可以称一声“老妇”了。
  天知道,刚才丑娘是如何在听到房中动静后,背着那么多柴火健步如飞的?单单从此刻她脚步的沉重看来,这些柴火对她来说也是沉重的负担啊。
  “娘~”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眼中的酸涩。
  他没有抢着去收拾那些柴火,一是因为身体不允许,二来,则是他知道,丑娘收拾这些柴火不成问题。
  这么多年了,她操劳惯了,身体却一直很结实,一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才让她落下了病根,并在不久后撒手人寰。
  “等等,现在是什么时候?”
  凌风悚然而惊,此后他被重伤,继而是大兄战死,母亲离世……这些事情接踵而至,是凌风一生都无法忘却的苦难。
  凌风打量着四周,同时冥思苦想起来,想要判断出他现在是在什么时候,离那些事情发生还有多久。
  借着夕阳慢慢暗淡下来的光芒,凌风还能大致看清楚屋中的景象,一张破木床,一张不稳的桌子,剩下小半灯油的油灯,几乎就没有什么了。
  这的确是凌风少年时居住的地方,贫民区中一处再普通不过的房子,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任何能唤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二章 呼吸天地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九阳神王

万古天帝

一世独尊

仙武同修

逍遥小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