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独宠爱妃:王爷,不可以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一章 求求你,放过我

李元河此刻正站在门前接受着宾客们的道贺,脸上的横肉时不时的挤啊挤,乐的比自己成亲洞房花烛夜还要高兴。
不过,这李元河这般傻乐的模样倒也不为过。因为今天她的女儿嫁给了江南第一富商王家为媳。这王家家大业大的,他的女儿嫁过去了,也算是攀上高枝了。以后在生意上便多了一个后台,光是这么一想,他就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不过美中不足的一点是,这王家的儿子王峰是个不良于行的人,不过没关系,这王家其他的优点已经把他这点瑕疵遮盖住了。他这大女儿能嫁给那样的人已经是她上辈子烧香了。
花轿在一阵震天的炮竹声后缓缓的起轿,因为王峰腿脚不方便,所以他并未来接花轿。李楚楚被喜婆扶着上了花轿,在一阵颠簸后,她的人生开始迎来了崭新的一页。
唢呐喇叭路旁的行人的喧闹声……李楚楚虽然是李家大小姐,但在李家的时候并不自由。换言之,用一句更贴切的话来形容她的处境更为合适,那就是:她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她的母亲早逝,李元河又娶了一房,她的继母是个厉害人。嫁到李家后,就给李元河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这李元河有了新欢,不知道是母凭子贵,还是子凭母贵,总之她这大小姐就彻底的沦落成家里的小婢。
从小,她和她的妹妹李雪漫就不一样。李雪漫三岁习字,五岁已经能够熟练背出《百家姓》,十岁能作诗,十三岁已经是名扬江南的才女。
而她李楚楚,等待她的永远都是院子里的干不完的活和继母抽不完的鞭子。人人都道李雪漫如何如何,却从来没有想过,李雪漫的身后站着一个默默为她铺路的娘亲。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她的生辰八字比较旺,这王家又怎么可能会选她为媳。
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嫁人,但嫁了人就可以离开李家了,所以今天她还是很高兴的。她对自己未来的丈夫并没有多大的要求,只希望他不打她不随便骂她能让她每顿都吃饱饭,她就会感激他,一辈子都只守着他一个人。
跟在轿子边的喜婆看到新娘子偷偷掀帘,她连忙招呼道,“诶呦喂,新娘子,这盖头可是要给你未来的相公揭的,你乖乖坐着,花轿马上就到了。”
李楚楚吐了吐舌头,依依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外面春光灿烂的美景,端正腰板,坐在花轿里。
按照成婚的礼俗,这花轿是需要绕城里的月老庙走一圈的,代表新郎新娘以后生活美美满满。眼下花轿绕过热闹的集市往月老庙走去。
李楚楚坐在轿子里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一气,显然她有些坐不住了。她心里做了挣扎,想着要不要再掀帘偷看。可突然的一个趔趄,她的身子猛然向前倾,直接撞到轿门上。
而就在此时,轿子外的唢呐声也戛然而止了。李楚楚摸了摸自己被撞的脑门,伸手要去挑帘,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耳边一道“啊”的呼叫声穿过。她心里一惊,这声音不是喜婆的吗?
一阵冷风刮来,吹开轿帘,吹的李楚楚睁不开眼睛,待她好不容易能睁开眼睛了,她的视线范围里便只剩下了一抹玄色。
花轿前,一个戴着月牙面具的男子手里执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利剑突然闯进她的视线里。
“你……”她花容失色,目光注视在还不断那利刃上还不断往下滴的鲜血,喉咙似是被卡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那男子倏然抬眼,看向她。
李楚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阴冷,那阴冷比她的继母平日里的还要冷上几百倍。
男子嘴角向上翘了翘,他的眸子里,是近乎无色的透亮。他一步步的向李楚楚所在的花轿走来,巨大的阴影像向李楚楚罩来。她哆嗦着唇瓣,扬了扬她的下巴,略带哭腔说道,“求你不要杀我。我要是死了,逢年过节,就没人给我娘亲烧纸钱了。”
男子那近乎无色的瞳孔眨了眨,冷笑道,“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来取一样东西。”
他的声线,很清冽,可却残忍冷酷。
“你说……”李楚楚羸弱的身子藏在大红的喜袍里簌簌发抖,长长的羽睫眨了眨,像蝴蝶的翅膀随时都有可能振翅高飞。
男子的嘴角又微微的向上扬了扬,扔下手中的利剑,蓦的直接伸手去撕碎李楚楚身上的衣衫。李楚楚没有料到他会直接伸手来扯自己的衣服,没有防护,待她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那男子撕扯开来了。
她藕色的肚兜直接暴露在空气中,隐藏在肚兜下的春色若隐若现。她连忙双手护住自己胸前的春光。而那男子嘴角微微扬了扬,冰冷的手指已经像滑腻腻的蛇一般,缠在她的身上了。
那一瞬间,李楚楚全身忍不住的颤了颤,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男子开始狂暴的把她拉进自己的身边,没有任何温柔,开始在她的身上攻城掠地。李楚楚不停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量又岂会是这个陌生男人的对手。
“求求你,放过我!”
“求求你,呜呜……放过我。我以后一定铭记你的恩情一辈子的。”
“呜呜……不要……求求你……不要,你别过来……啊!”
李楚楚苦苦的哀求着,晶莹的泪珠挂在羽睫上,像是清晨里的露珠那般湛亮。只是,她身上的男子却并没有理会她的求饶声……他粗暴的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没有任何爱抚,那双近乎无色的瞳孔冷漠的看着她,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在把玩着自己的奴隶。
他机械的重复着,没有夹带任何感情。
李楚楚觉得自己的身子被撕扯成两半,她痛的几欲昏聩,全身冷的彻骨,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她所有的哀嚎都在他猛烈的碰撞攻击时随风消逝。她睁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看着身上的男子,他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殷红的鲜血仿佛是在提醒她那见证她处子之身的证据已经被消散了。
她厉声痛哭出来,为自己这么多年来所受的痛苦。她都这样了,为什么老天还要在她大婚之日给她开这样的玩笑。失了贞,那她就不能嫁进王家了,不能离开李家了……花轿外,草长莺飞,一派欣欣向荣。
花轿里,女子的痛哭的声音不断……
最后男子从她身上抽身,可她却已经昏聩昏迷了过去……

下一章:正文_第二章 大喜?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独宠萌妻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

独宠萌妃:蛇王太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