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开个诊所来修仙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0002章 人形搜寻犬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右手手腕上的伤口,那被黑狗咬过的伤口已经结疤,可伤口里面还隐隐作疼。
  “该死的疯狗!”宁涛一想起那条黑狗就生气。
  轰!
  宁涛的突然脑海震动了一下,好像打开了一道门,有什么东西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是气味,各种气味。
  他嗅到了血的气味,消毒药水的气味,灰尘的气味,塑料的气味,铁的气味,化纤的气味,甚至还有他自己的身体所散发的气味……
  数不清有多少种气味涌进他的鼻子,然后又被他的大脑处理成对应的信息,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有的熟悉,有的却很陌生,从来没有闻到过。
  “我……”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他想起了那条黑狗,还有与狗相关的知识。
  狗的鼻子能嗅出两百万种不同的气味,并能在复杂的气味中找到和锁定自己想要找的气味。狗能嗅到人类所能嗅到的一亿分之一的气味。
  “难道……咬我的狗……不会是哮天犬吧?”宁涛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对了……
  那条忘恩负义的狗!
  宁涛的鼻子轻轻颤动了一下,转瞬间就从几百上千种复杂的气味之中找到了那条狗残留下的气味。这些气味就像是留在空气中的脚印,一直往楼梯间延伸。
  宁涛循着黑狗的气味来到了小屋门口,然后便惊讶地发现地上留了一个很奇特的血迹,它看上去竟像是指示方向的箭头!
  宁涛本来没有去找那条黑狗的打算,可看到这个酷似箭头的血迹之后他就改变注意了,循着黑狗留下的气味追了出去。
  实验楼外静悄悄的,皎洁的月光笼罩着校园。
  宁涛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这才发现他已经昏迷了差不多五个小时了。
  黑狗留下的气味向校门的方向延伸,宁涛锁定它残留在地面上的气味一路追了下去。他虽然不想承认,可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条训练有素的搜寻犬。
  宁涛出了校门,过了好几条街道,最后追踪到了一个小区后面的山上。
  月光下,山林的树木和山石朦朦胧胧,一条古老的小泥路往上延伸。夜风吹过,树叶摇晃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宁涛走在小路上,听着鬼哭一般的声音,他的心里有些虚,他一边走一边给自己打气,“ 这世上哪有鬼?我没有干过一件亏心事,就算有我也不怕……那黑狗我一定得找到它,我得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爬上半山腰,一座古老的宅院出现在了山腰处的一块平地上。泥瓦土墙,一溜爬满金银花的篱笆院墙,那院门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几百年了,斑驳朽败。
  老宅里没有灯,黑漆漆的。
  黑狗的气味就停在院内。
  宁涛来到院门前,壮起胆子敲了敲门,“有人吗?”
  没人回应。
  宁涛又伸手敲了敲门,“我进来啦。”
  这时一间屋子里亮起了灯火,一个老人的声音传来,“谁啊?大半夜的。”
  宁涛的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他说道:“老人家,我是山城医科大学的学生,我被你家的狗咬。”
  “你来要钱啊?”老人的声音。
  宁涛慌忙说道:“不不不,我只是想看看那条狗,我不要钱。”
  “进来吧,门没闩。”
  宁涛伸手推了一下门,门开了,他迈过门槛向亮着灯的房间走去。
  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老头出现在门口,一头白发,穿着唐装,颇有点隐居山林的艺术家的气息。
  这房间也相当古老,木梁木墙,山水字画,随处可见岁月侵蚀的痕迹。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方桌,四只凳子,一只神龛。奇怪的是神龛上供奉的不是什么神和祖宗牌位,而是一本看上去相当古老的线装书。
  这些都是一眼的印象,宁涛也不好细瞧,开门见山地道:“老人家,我想看看你家的狗……”
  扑通!
  老头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老人家?”宁涛一声惊呼,慌忙进屋去扶老头,可是老头却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任由他拉拽就是不起来。
  宁涛跟着跪在老头的身边,伸手去探老头的鼻孔,老头已经没有了呼吸。他跟着又伸手去摸老头的颈动脉,老头的脉搏也停止跳动了。
  “死了?”宁涛的心脏咯噔一下差点从喉咙里蹦跶出来。
  不过他终究是学医的人,解剖尸体,陪尸体睡觉的事情也经历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用双手撑住老头的胸膛按压,然后又做人工呼吸,帮助老头的心肺复苏。
  折腾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候,老头的喉咙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有了心跳和呼吸,眼睛也睁开了。
  宁涛掏出手机准备打急救车电话。
  老头忽然伸手抓住了宁涛的手腕,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小伙子,不要叫急救车了……我不去医院……”
  宁涛说道:“这怎么行?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你得去医院接受检查和住院治疗。”
  老头摇了摇头,声音断断续续,“小伙子,咳咳……我九十九岁了,我已经是油尽灯枯之年了,随时都有可能死,咳咳……去不去医院有什么区别?我可不想死在医院的病床上……再说了,我也没钱住院……”
  宁涛担忧地道:“可是……”
  “小伙子,帮我、我个忙,去把神龛上的医书……拿给我。”
  宁涛不好拒绝,起身去将生神龛上的医书拿了过来,放在了老头的手中。他也瞅了一眼那医书,可泛黄的封页上就连一个书名都没有。
  老头的声音越发虚弱了,“咳咳……小伙子,你是一个好人,我陈平道一身不欠人人情,你救了我,我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家祖上也是学医的,传下了这本无名医书和一间诊所,我无儿无女,今天晚上我就把它们送给你吧。”
  “啊?”宁涛顿时慌了,“不不不,老人家你误会了,我是学医的,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自称是陈平道的老头双眼一眨,两颗老泪顿时夺眶而出,他哽咽地道:“今晚就是我的大限之日,我、我都要死了,难道你要让我含恨九泉吗?你、你让我怎么去见我的祖宗啊……呜呜……”
  宁涛已经心乱如麻了,他是来找狗的啊,事情怎么就演变成这样了啊?
  “嚯……嚯……”陈平道的喉咙里发出了呼吸困难的声音,双眼也开始翻白,可他还是努力地说出了话来,“你、你快去桌子下的抽屉里把、把合同拿出来……你今天要是不收、收我的医书诊所,我、我死不瞑目,做鬼都要缠着你!”
  “我去拿,我去拿,你别激动,你不会有事的。”宁涛慌忙去了方桌边,拉开抽屉拿出了放在抽屉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份早就准备好了的不动产权转让合同,甚至还有一支签字笔。
  “签、签字啊……我快不行了……快签!”陈平道颤声催促,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样子。
  宁涛打开合同看了一眼,那确实是一份不动产权转让合同,内容很简单,大致是说陈平道要将位于花园街的一家“天外诊所”的所有权转让予人,签字有效。合同上面还有公证处盖的章,陈平道的签字,很正规的样子。
  宁涛担心老头情绪激动心脏再出点什么问题,一咬牙,提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陈平道颤声说道:“小伙子,你我也算有、有缘,我这里没酒,桌上有茶,你沏两杯,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敬我们这一段缘分,黄泉路上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咳咳……”
  宁涛的情绪也被感染了,酸酸的。他拧起桌上的茶壶沏了两杯茶,然后将陈平道扶起来靠在他的怀中,碰杯之后一口喝掉了杯子之中的茶。
  茶汤的味道清香扑鼻,入口一股润彻心扉的清凉,非常奇特。一杯茶下肚,宁涛感觉浑身都通透舒服,他趁机转移老头的注意力,“老人家,这是什么茶?”
  陈平道的声音一点都不颤了,“茶是普通的竹叶青,只是我在茶里放了一点药。”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你怎么……什么药?”
  陈平道忽然从宁涛的怀里爬了起来,“不要紧张,一颗小涅槃丹而已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0003章 怒火攻心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最强狂兵

逍遥兵王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一号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