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少将的豪门悍妻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 伊家有女初长成

六年后,香港澳门。
      澳门最大赌场顶层包厢中,一张长行方桌中,伊羽珩一手拿着两张牌,一手食指指尖不断轻轻击打着长桌,优雅的坐着桌子的一头,今日的伊羽珩一件黑色的贴身的黑色衬衫,套着件黑色很有质感的商务马甲,胸口处挂着一个带有深蓝色宝石的蓝色妖姬样式的胸针。那时的伊羽珩脸庞还略显稚嫩,这样的装扮不会让人觉得很老成,只会让人觉得是欧洲古老贵族世家的小少爷。
    坐在伊羽珩的对面的是本次的交易对象,英文名叫弗洛克,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一身白色西装,略微显胖,头上的黑发被发胶固定在脑后,脸上却留着胡子,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伊少,这可是剩最后两张手牌了,而我已经大你两点了,您觉得你会赢我吗?人啊,在年少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有时候该服软就得服软,伊少,您觉得呢?”弗洛克一手拿着两张手牌,嘴角满是讽刺说道。另一只手抽着雪茄微微弹了弹烟灰,边上的一个穿着红色略微暴露的旗袍,面容浓妆的女子立马上来用双手接过弗洛克弹掉的烟灰。
      “呵,现在呢,看的是人的实力,无关年龄,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弗洛克先生手伸的太长,就不怕届时不仅手会被折断,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麽?”伊羽珩眉毛微微上挑说道,亦是用嘲讽的声音回击弗洛克。
    “伊少爷,年少人可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语负责的。”弗洛克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那有如何,既然不认可本少的话语,拿就让他永远来不了口,听不见话也罢。”伊羽珩从手中抽出一张手牌,甩向桌子。
      “呵呵呵,伊少爷好气魄,不过这牌似乎不怎么样啊~居然是三,这个是最小的牌呢。”弗洛克毫不犹豫的嘲笑着伊羽珩从手中取出一张手牌。
      牌桌旁的众人看向伊羽珩,都叹惜到伊羽珩是不可能赢的了,如今弗洛克已经大伊羽珩六点了。
    伊羽珩将最后一张手牌背面放在自己面前的牌桌上,拍了拍手,立马有一名黑衣保镖听令走上前将一个黑色密码箱子摆于牌桌上,打开了箱子,箱子里是一整箱的美金现钞。
      “看来,伊少爷这是想玩大的呢,既然伊少爷有心玩,鄙人奉陪”,弗洛克先生说道,亦是让身后的人提来一个装满现金的箱子,摆于牌桌上。
      “本少爷觉的弗洛克先生的这间赌场很是不错呢,弗洛克先生敢吗?本少爷可以保证以后给弗洛克先生的军火交易价格压一半。”伊羽珩说道。
      “这………”,弗洛克是心动的,可这间赌场也是他的最大的筹码,继续说道,“除这个之外,外加伊氏的百分之十的股份权。如何?伊少爷?”
      “弗洛克先生这是狮子大开口呢,不如再加上弗洛克先生的一条腿吧~”伊羽珩说着这话的时候很是温柔。
    “呵,那倒不如再加上伊少爷的一晚,鄙人可是爱慕伊少爷很久了。”弗洛克很是臭不要脸的说。伊氏集团的少公子,年仅十五岁,面容雌雄莫辩,为人心狠手辣,要能把他压在床上,那该多好!
      没错,弗洛克是个双性恋,不对,是只性不恋,而且再床事上很是扭曲,他就是个心理变态的家伙,被他玩死在身下的少男少女没有就算千数也有百数了。像伊羽珩这般精致的人,弗洛克又怎么可能不会注意到?又怎么可能会忽视掉?当初答应和意大利黑手党的那些家伙们合作有部分原因就算因为伊羽珩。
    “那也得看弗洛克先生那个时候有没有命?呵。”伊羽珩听着弗洛克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这个弗洛克可是犯了伊羽珩的大忌。
      “八点”,弗洛克充满笑意的说道仿佛自己已经赢了,他坚信伊羽珩手中的牌绝对不会大过他。笑出声道:“伊少爷,你是不是该遵守你的诺言?嗯?放心,我在床上肯定不会让你感觉到疼的。”
      “弗洛克先生,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伊羽珩撇了弗洛克一眼甩出一张牌二。牌二可是最大的牌。嘴角勾起笑到:“看来本少手气不佳,刚好多弗洛克先生你一点呀。”
      “这,这怎么可能,伊少爷你可得知道,在我弗洛克的地盘上出老千可是有什么下场的,”弗洛克满脸的黑沉不愉快,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
    “出老千,哼,本少不屑做,话说,弗洛克先生是不是该履行我们之前的承诺,废你一条腿。”伊羽珩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这是在澳门,可不是你的意大利,你敢乱来?”弗洛克虽然说出的话语极为镇定,可是还是克制不住对伊羽珩身上透来的的那份威严霸气的恐惧,忍不住站起来后退了几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弗洛克站起来的瞬间,伊羽珩瞬间从身后别着的手枪拿了出来对准弗洛克的裤裆就是一枪,弗洛克的哀嚎声瞬间响起。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 废了你那又如何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

陆少的暖婚新妻

日久生情:爱你,一...

错嫁惊婚:总裁请克...

第一暖婚:老公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