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凰权之天命帝妃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001 异世重生

二月,天曜京城。
虽无雪,却依然寒意渗人。
寒塘里,一个身影挥舞着双手,把水面拍起一阵一阵的浪花,却怎么也靠不了岸。
岸上站着七八个人,幸灾乐祸的看着。
“小姐,你看阮疯子那蠢样,难看死了。”
“这样一个人,连小姐的头发丝也比不上,怎么敢跟小姐争瑾王?”
“她也就是摊上个好娘,若没有红颜将军当年征战天下的功荫,皇上怎么可能把这种疯子指给五皇子。”
“什么红颜将军,都死了十几年了,谁还记得?”
一言一语,极力讨好正站在中间的华服少女。
华服少女听在耳中,心里却越发愤恨。
她与天曜五皇子南宫瑾青梅竹马,又是姑表亲,婚事早就是内定的了,却被阮烟罗这个疯子横插一杠。
金銮殿前跪了三天三夜,甚至不惜打滚撒泼,那模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谁知皇帝竟会被打动,亲口赐了婚。
这样一来,就是她再怎么不甘心也没有用了。
瑾哥哥的正妃注定是这个疯子,她就是嫁过去,也顶多是个平妻。
除非……
面上一丝厉色闪过,华服少女开腔说道:“阮烟罗,你退不退婚?”
红颜将军当年功定天下,皇帝亲口许诺,凡她的子女,皆可自决婚事。
换言之,就算皇帝现在赐了婚,但只要阮烟罗不满意,仍能够以自决婚事为理由,请皇帝收回成命。
自阮烟罗在金銮殿闹了那一出,她恨阮烟罗入骨,可是想不到,她的幸福竟还要取决于这个疯子。
“不退!”寒塘里的人挣扎的声音都嘶哑,却扯直了嗓子喊:“不退不退就不退,我喜欢瑾哥哥,我要瑾哥哥做我的夫君!”
华服少女面色瞬间铁青,这个不要脸的疯子,瑾哥哥怎么是她能叫的?还说这么没羞的话。
“给烟罗郡主加点料。”
“是!”周围的婢女都是她的心腹,立刻领会了主子的意思。
一个人拾起地上的石块,嘲笑说道:“烟罗郡主,这湖太深,您出不来,我给您加点高度!”
石块纷纷扔出,伴着种种讽刺奚落的言语,像下了一阵石头雨。
寒塘里的人挣扎着不沉下去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看到石雨飞来,虽然想躲,却有心无力。
“呯……”
一块石头正正砸在她的额角,一缕鲜血缓缓溢出,随着周围一小片水面变成红色,她的双手也渐渐停止划动。
片刻后,石头雨停了下来。
“小姐,阮疯子沉下去好一会儿了。”最先动手的丫头惊慌的说道。
虽然阮烟罗疯疯癫癫,但好歹也有个郡主的爵位,要是真死了,不是她们能担的起的。
华服少女也有些害怕,她只是想逼阮烟罗退婚,没想伤她性命。
而且皇帝虽然对阮家并不重视,但对阮烟罗的命却相当着紧。上一次几个贵公子戏弄阮烟罗过了头,让她差点死掉,皇帝竟然分毫脸面不顾,直接斩了那几个人。
想到这一层华服少女更慌了。
她青春正好,怎么肯为阮烟罗这种疯子赔上性命?
正要命令手下人去湖里捞人,湖面忽然哗啦一声,一个人破水而出。
那人在湖中轻灵自如的游动,几下就到了岸边,然后一步一步,慢慢走上来。
现在是二月,她的面容惨白,嘴唇也冻的发青,衣服紧紧的裹在身上,滴滴嗒嗒的向下滴着水。
这样一个人,本该是狼狈万分的,然而不知为何,岸上的人发现自己移不开眼睛。
她平静的,从容的,淡定的……
像刚刚出浴一样,优雅的走上岸边。
即使站在寒冷的空气里,又浑身透湿,她也没有丝毫瑟缩,只是微微转头,朝她们这里看了一眼。
就是那个穿的五彩斑斓像锦鸡一样的女人害她受伤,这个礼物她记住了。
傲然一眼,有了然,有不屑,甚至,还有一丝可怜。
华服少女终于反应过来,不禁恼羞成怒。
那个人分明就是阮疯子,可是她居然会被阮疯子震慑住。
这个认知让她的自尊心极度受挫,根本接受不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是要给烟罗郡主加料?”华服少女厉声说道。手下的奴才们听到主子的命令,立刻反应过来,手中的石头雨点一样扔出去。
“不行,不能再砸了,杜小姐,你说过不会伤害郡主的。”一个打扮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小丫头拼命去拉那些砸石头的人,可是她只有一个人,又怎么拉得住那么多人,石头还是漫天飞舞的砸过去。
阮烟罗冷冷一笑,还想伤她,哪有这么容易?当她是木头人,怎么打也不会生气?
身体微微一侧,在她的认知中,这样应该刚好能躲过去,谁知道身体却全不听她指挥,足足比预想的幅度小了一半,石块准准砸在她左肩上,让她几乎痛呼出声。
然而还未来得及叫出来,又是一块石头迎面而至,阮烟罗直觉的伸手,这次总算抓住了,但手心中却一阵钝痛,完全不是她平时游刃有余的样子。
微微皱眉,阮烟罗有几分懊恼,这具身体不是她前世用惯了的身体,就算她头脑中的反应是对的,可是未经训练的肌肉,却完全无法跟随她的指令做出相应的动作。
她出道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这种完全无法保护自己的情况出现,每一次,都只有她追着别人打,让别人无法还手。
刚才的伤加上接连两下疼痛让阮烟罗很窝火,她厉声喝道:“住手!”
“啊……”这一声不怒而威,立时止住了所有人的动作,一个丫鬟措手不及,手中的石头居然掉在了自己的脚上,砸的她泪眼汪汪。
阮烟罗沉着眸子打量着四周,眼中冰凉一片,她没有说任何话,甚至头发衣服还狼狈的贴在身上,可是岸上的七八个人,无不感觉到一道冰冷的寒意透过身体,直刺入心脏,几乎把血液都冻僵。
华服少女也不由害怕的缩了缩脖子,然而下一刻她就挺胸上前一步,倨傲问道:“阮疯子,冷水澡舒不舒服?”
给读者的话: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请和朋友分享此书^_^

下一章:正文_002 些微教训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

溺宠一品小狂妻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庶女狂后

宝宝连萌:爹爹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