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封少的逃跑甜心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003章 知晓真相

太阳缓缓升起,晴空万里,太阳的光辉暖暖的照在舒适的大床上,床上的男人睡眼惺忪,摸了一下旁边的床位,确没有人,猛的睁开眼睛,顿时睡意全无。“子娴.....”刚起床的司徒宗盛嗓音略带沙哑的喊道。但却是沉默回答了他。
    司徒宗盛连忙下床,披件衣服向门外走去,问向门口的保镖:“夫人呢?”
    保镖低下头谨慎的回答:“夫人早上起床后为小姐擦拭了身子,就去了Amber院长的办公室,大概有10分钟了,现在还没回来!”
    司徒宗盛点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说:“叫他们去买早餐,我去接夫人回来!”说完,司徒宗盛回到房间穿好衣服就急匆匆的向Amber的办公室走去。
    Amber办公室内,办公室的门完全敞开,庄子娴坐在沙发上,身上穿着一件由著名设计师Christian Dior设计的黑色长裙,黑色的长发挽至脑后,圆润的脸庞看上去有些憔悴。
    Amber为庄子娴倒了杯温开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开口问道:“夫人昨晚睡的不好吗?这么早过来,是想要和我了解下珊珊小姐的病情吗?”
    庄子娴点点头:“Amber院长请和我说实话,珊珊这个病,可以治愈吗?”
    Amber转身在办公桌上将司徒绮珊的病例推至庄子娴的面前:
    “这是珊珊小姐的病例,夫人请放心,只要找到合适的骨髓捐赠者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并且不排斥的情况下,珊珊小姐恢复健康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是等待合适的骨髓还是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急不得。”
    庄子娴拿起女儿的病例,死死的握在手里,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眼中眸光一闪,带有一丝希望,看向Amber:
    “Amber院长,我想.....”!
    这时,司徒宗盛恰巧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迈步走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似乎走的太急,有些微微的喘息:“子娴,一早跑出来,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珊珊的病我已经了解过了,你直接问我好了,怎么好总是打扰Amber院长?早餐已经送过来,我们回去吃饭吧!”
    庄子娴转头看向司徒宗盛因为着急没来得及换的衬衫,并且袖扣都还没扣好,脸上的胡茬也依旧挂在脸上。
    庄子娴有些惊讶,站起身转头看Amber说道:“Amber院长请和我们一起用早餐吧!”这样的口气倒不像是问寻反而像是在做着决定。
    Amber也是惊讶于这样的庄子娴,在他的印象里,庄子娴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但是也没多想,点点头称道:“好啊!”
    说着,就和他们夫妻一同走出去。
    早餐过程,倒没有特别之处,庄子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木纳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像是有什么心事般。
    吃过早餐,司徒宗盛起身走回卧室换衣服。Amber也站起身,想要离开。
    庄子娴却拦住他,说道:“Amber院长,我有事想和你商量!”Amber点点头,重新坐下:“夫人有事尽管开口!”
    庄子娴一脸诚恳:“Amber院长,我和宗盛的事你都知道,我们只有珊珊一个女儿,小时候又不在我们身边,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她,我不能看着我的女儿就这样死在我的面前。
    所以,我请求Amber院长为我和我的女儿做骨髓配型,因为我不能再等了,我不知道这样等下去的结果是什么,我想要她健健康康的在我身边!请Amber院长满足我的请求!”
    说完,庄子娴站起身,郑重地给Amber鞠了一躬!Amber立刻起身,双手虚扶:“夫人这不敢当,请快起身!”
    “我不同意!”司徒宗盛疾步走出,快速来到庄子娴身边,继续开口:
    “子娴,我不同意,我不能让你去冒险,原本生了这两个孩子,你身子就一直虚弱,我是不会拿你的生命来帮冒险的事!”
    庄子娴紧紧握住司徒宗盛的手,双眼深情地望着司徒宗盛:
    “宗盛,我知道你疼我,这辈子嫁给你,我已经很幸福了,可是珊珊她是我的命啊,我怎么能眼睁睁看她这样下去?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啊!”
    说完,眼眶里又蓄满了晶莹的泪花儿。
    “珊珊的事我已经在想办法,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照顾好珊珊,不要再想其它的事了,这件事也不要再提了,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我不签字,这手术就不能做!”
    司徒宗盛眼里透着坚定。听到司徒宗盛这么说,庄子娴眼里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宗盛,就当我求你,难道非要让我跪下来求你吗?”
    司徒宗盛的眼眶此刻也已通红,他又怎么会不了解妻子心中的想法,可是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女儿怎么做配型?原本还不想这么早将此事让妻子知道,但是眼下怕是也隐瞒不下去了!
    司徒宗盛看向Amber,二人相视点点头,Amber就立即站起身走了出去。
    回来时手里多了份档案袋,司徒宗盛夫妻二人还在沙发上坐着,只是不断地软声细语的安慰着自己的小妻子。
    但是庄子娴眼中的坚定丝毫没有褪去。
    看到Amber回来,司徒宗盛眸光微冷,却也是毫无办法,低头对庄子娴说:
    “子娴,你先坐好,我有事先和你说,我们再决定要不要你来做这个手术,你先看看这个报告,我们再说,好吗?”
    庄子娴狐疑地看着司徒宗盛,不知道他这是想做什么,但还是接过他手中的档案袋。
    打开后看到里面的鉴定结果,脑海里似乎有什么轰的一声炸开,却还是不能相信,自欺欺人的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谁的?为什么会有这份鉴定的存在,什么时候的事,我为什么不知道?”一连串的问题足以证明此刻庄子娴的心里有多难过,多愤怒?
    司徒宗盛看到庄子闲的神情,心中一紧,心疼的说道:
    “子娴,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一直在想要怎么和你说这件事!你知道当年我们带回珊珊时,确实没有做任何形式的鉴定,便认定了这是我们的女儿。
    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们的女儿至今还流落在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再急坏了身子!”
    庄子娴抬起头,漠然的看着司徒宗盛问道:“这我不是也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知道我昨天是怎么过的吗?连做梦我都梦到珊珊握着我的手,一直叫我妈妈,求我救救她?
    现在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我们疼了这么多年,爱了这么多年的孩子不是我们的亲生骨肉,这我要怎么相信?胎记,对,胎记不会骗人的,我们的珊珊身上有胎记,这总不能造假吧?她当时还那么小,这怎么假得了?”
    庄子娴越说越激动,仿佛真的有人抢她的女儿般!
    司徒宗盛双手握住庄子娴的肩膀,两人对视,司徒宗盛眼中的深情似乎要将庄子娴融化一般:
    “子娴,你不要激动,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我又何尝不是,但是你反过来想想,这是好事啊,我们的女儿虽然还没找到,但是她现在说不定是健康的,没有得这么重的病,你说对不对?
    庄子娴看着司徒宗盛,不断摇着头:
    “宗盛,如果她不是我们的女儿,那躺在隔壁的病床上的人是谁?她的父母呢?为什么在和我们生活这么多年,她的家人没有来找她?我们的女儿,会不会已经不在了?宗盛,我怕,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庄子娴挺着摇摇欲坠的身子,似乎随时会晕厥似的,想想也是,这事换是谁怕也不能欣然接受吧!看着庄子娴,司徒宗盛满脸的心疼,将她搂入怀中。
    左手不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004章 重要决定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日久生情:爱你,一...

帝少的心尖宠

小妻吻上瘾

独家婚宠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