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史 > 回到崇祯末年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三章 复社四少

琼雯轻轻推着王枫柔声地唤他起来:“少爷,该起床了,侯公子来找您了,少爷……少爷……”
  王枫拨了拨摇醒他的手,呢喃含糊着道:“唔……谁呐?那么早的,再让我睡一会吧。”
  琼雯娇嗔道:“都晌午了,还早?”琼雯不死心的,又狠狠的推了公子一把。
  王枫这才有点苏醒,翻身起床,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大力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想看看是哪个扰人清梦不开眼的婢女,定神一看,原来是昨晚服侍自己吃饭的俏琼雯,连忙换上一副和蔼的笑容问:“姐姐怎那么晚才叫我呢?”
  琼雯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还叫呢?还不晓得刚刚是谁对婢子发脾气哩。”
  王枫讪讪一笑,便自己走下床去想找衣服穿,琼雯看见自家公子在找衣服,便走到衣柜边,从里头拿出一套长袍出来,服侍王枫穿上。
  王枫这回倒也不客气了,毕竟没穿过这种衣服,要是穿错闹笑话可就糗大了,便双手一张便直挺挺的站着,让琼雯把长袍穿在自己身上,也趁着她帮自己穿衣时细细打量着她。
  昨晚烛光不是太亮,所以不是看得很清楚,大白天一看,这才发现这俏琼雯长得还挺像卓文萱的哩,眸正神清,全身上下给人一种纤尘不染的感觉,透露着大家闺秀般的气质,这种风华气质又配上脸上白皙红润的肌肤在加上那娇小红润的双唇,更显得诱人,啧啧啧……不禁吞了一口唾液。
  王枫正想把思绪转到别的地方去,便听到琼雯道:“这袍子是婢子年初时替公子缝制的,也不知道是否合适,公子先试试合不合身,不合身的话婢子再改过。”
  王枫见琼雯系好长袍上的结,便朝着自己身上打量,王枫自己也举着手东瞧瞧西看看,伸手拉拉长袍笑着道:“姐姐的手艺倒好,还挺合身的,姐姐有事先量过吗?”
  只见琼雯微微红着脸也不回答,便自行伸出两指搭在王枫手腕脉上,聚精会神地号脉探病,他却不知道自己卧病在床时,都是琼雯无微不至地在照顾,洁体换衣都是琼雯亲手亲为的,自然知道他家公子身材尺寸多少啦,哪还用得着丈量了?
  王枫见状奇道:“姐姐还是个女神医呀?”
  琼雯收起窘迫的神色沉吟道:“看样子公子的病还真的好了,只是还要小心注意点才是。”又回说:“小婢只会一些祖上所传的一些医术而已没什么。”脸上不禁有些忧伤。
  王枫也没注意便继续问道:“喔……对了,你刚刚说谁来找我?”
  琼雯帮他戴好儒冠柔声道:“是侯方域,侯公子,侯公子说方大人来到了金陵,三位公子要帮方大人设宴洗尘,特别来邀请少爷,少爷要去吗?”
  王枫点了点头,拿着和现代牙刷颇为相似的象牙内植马尾的牙刷,沾着青盐,在嘴内漱刷着边想:“来到明朝,什么地方也没去过,去见识见识有什么不一样也好,方大人?既然也是当官的,这样应该对我的计画多少有帮助吧。”
  接过琼雯递来的白绢,抹了抹脸给琼雯一个微笑:“我便去赴宴吧,要是我太晚回来,就不必等我了,你自己先睡吧。”说完顺手拿了桌子上的披风,头也不回的便出房门去了。
  琼雯坐在椅子两手托着双颊:“还是这般风风火火的,他对我曾经说过的话他可还记得吗?”叹了口气,看着王枫的背影越去来越远。
  王枫一走进大厅,便看见侯方域正坐在椅子上和坐在旁边,看上去比他还大上几岁,和一个相貌俊朗的玄衣书生正在谈话,老管家王福也站在一旁相陪,之前要是二叔去锦衣卫衙门办公的话,也便是由这个老管家帮忙接待客人。
  那玄衣书生一见王枫进来,便打趣的道:“玉堂真是好命呐,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来,还得我和朝宗前来相请,你这才肯赏脸出来见客呀。”
  侯方域也跟着打趣说:“可不?可不知道是否因为康复了,所以跟房内的俏婢女巫山云雨一番呢?”
  王枫听的眼前两位风流才子的调笑,当下也笑笑说:“你们这可就猜错了,小弟大病初愈,怎禁的起如此挞伐呢?”
  当下两位风流才子也笑了笑,那玄衣书生道:“走走,今日在及第楼设宴,要替密之接风洗尘,玉堂也一道来,自从你生了重病,大伙也难得在聚在一起,今日咱们不醉不归呀,要是贤弟还碰不得酒,以茶代酒总可以吧,总之今天人是一定要到的。”
  “卿有所命,何敢不受?愚弟自当遵从。”王枫当下便作了个请的动作,三人把臂言欢一同出门。
  那个年纪比侯方域还长几岁的玄衣书生,便是冒襄,字辟疆,号巢民,如皋人,出生于文学世家,后游学董其昌之门下。
  而侯方域,字朝宗,河南商丘人,前户部尚书侯恂之子,祖父及父辈都是东林党人,均因反对宦官专权而被罢黜。
  三人步行至秦淮河畔的及第楼,楼高五层,分层别类,身分越显贵的,能进的楼层越高,最底下那层,不分类士农工商均能进,第二层非巨商富绅不能进,第三层非功名在身的不能进,第四、五层是非官身不得进,但这只是一般规定,非得一定要遵守,只是一般老百姓也不可能和当官的有太多交集,而读书人自持身分,也自然而然的遵守这样的规矩不去破坏。
  冒襄率先进楼,见王枫还站在门外抬头望着酒楼,便招手大喊:“玉堂,先进来吧,不会是太久没出门被太阳晒昏头了吧?”
  王枫确实是昏了头,只是原因不是太久没出门的关系,而是惊叹南京城的繁华,店家商号林立,热闹非凡,路上的行人也大多都是些看起来衣锦光鲜的富家子弟,虽然说也是有些乞丐游民,但是毕竟为数不多,实在很难想像这是在明朝末年天灾兵变不断的时代。
  王枫跟着侯、冒两人身后走上楼,便看见临窗的一张桌子,已经先坐了两个人,一个年纪逾四十,身穿青衣马褂,头戴六合帽的中年书生,另一个也和王枫一样身穿儒衫头戴儒冠,看起来和冒襄年岁差不多,只见侯方域和冒襄走了过去和那名儒生道:“今日可是沾了密之的光呀,要不是密之,咱们怎会上到这第四层来喝酒呢。”
  三人分别坐下,王枫思索着记忆,才知道那个年岁较大的叫陈贞慧,另一个便是当廷的翰林院检讨方以智了,这两个人连同侯方域和冒襄,便是有名的明末四公子了。
  陈贞慧,字定生,宜兴人,父亲陈于廷为东林党人,官至左都御史,陈贞慧自己也是复社成员,文章婉丽闲雅,兼擅骈散两体。
  方以智,字密之,桐城人,自幼禀异聪慧,博览群书,曾随父亲宦游至四川嘉定、福建福宁、河北、京师等地,饱览名山大川,并阅西洋之书,为崇祯十三年进士,现为翰林院检讨。
  方以智拿起酒壶先替刚来的三人斟满酒说道:“辟疆和朝宗这样说可就见外了,论文才,你们四人不亚于我,只可惜世道不公,老让那些考官把你们给漏看了,愚兄只是运气好,蒙圣上赏识才中了进士,不过说实在的这官便不当也罢。”
  比较缺乏政治心眼的冒襄,一听便疑问道:“密之,这话怎说?虽然说翰林院检讨这官职并不高,但是作为一个读书人,能进入翰林院,那也算是件很荣耀的事情了,凭密之的能力,封疆入阁也是迟早的事情。”
  一听到方以智那么说,王枫大概就联想到了,不是不肯同流合污遭受排挤,便是被上官打压了,总归一句……仕途不得意,不过这倒是好个打听一些消息的好机会,王枫也趁机问道:“是呀,辟疆兄说得不错,总比我们还在等机会强的多哩。”
  官宦世家出生的侯方域倒是颇有感触道:“想必是朝中奸臣当道权阉乱政,密之感到有志难伸,一口怨气堵在心头十分苦闷吧?”
  “哈哈……知我者,朝宗也。”方以智举起酒杯回敬了侯方域。
  “没错,天启朝有个魏忠贤,现在崇祯朝又有个王承恩,更之前还有王振和刘瑾呐,大明朝都被那些阉人给搞个乌烟瘴气。”陈贞慧因为其父亲是东林党人,被魏忠贤迫害甚深,所以对太监都没好感,甚至有些仇视。
  王枫抿了口酒,缓缓道:“应该不光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四章 各自筹谋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回到唐朝当皇帝

御宋

三国之霸王门徒

一嫁倾国

紫陌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