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史 > 回到崇祯末年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二章 夺舍还魂

被推入轮回轮内的江政锋,灵体处在通道之中笔直的往下落,通道四面发出七彩绚丽的光芒,生前的种种记忆浮现在四周的通道中,又一闪而逝,好像在看快速播放的幻灯片一样,宛如一场荒诞的梦境,低头看着脚底下的白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耳膜一阵嗡嗡声响,搞得脑袋一阵晕眩,竟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呜呜呜”四周传来一阵阵悲鸣的啼哭声,把脑袋还在剧烈疼痛的江政锋给吵了起来,才刚夺舍还魂的江政锋,脑袋正交织着前世和身体主人的记忆,脑袋瓜子正努力地想把两个毫不相关的记忆给交融在一起,他张开双眼,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到,脸上似有若无的感觉到有东西盖在脸上,下意识的想到,那应该是盖在死人脸上的白布,正想起身看看四周情形,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试了几次还是无法移动半分,以为转生到了一个植物人身上,心里还暗骂了牛头马面N百次,又气又恨,但是又无法动弹,只好竖起耳朵专心听听四周的人说什么。
  一个老迈的声音悲悲切切的说道:“呜……咱们王家最后的独苗也没了呀,家兄年过五十才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独子,这才十七岁呐,十四岁就成了金陵最年轻的秀才,本想让他养好身子,明年还能考个举人,没想到他居然熬不过去,枫儿自幼我便视同己出,我……我心痛呀!”
  接着听见有人接口安慰道:“王大人,请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贤弟年纪轻轻便过世了,那是天妒英才,国家社稷之不幸,甚为可惜。”
  王二爷收起哭声,向刚才说话的年轻声音回道:“朝宗呀,真亏你这段时间不时,陪着病榻中枫儿聊天解闷真……真多谢你了。”
  侯方域叹息道:“我和玉堂都曾经师学于石斋先生,算起来也算是同窗,玉堂虽然未曾加入复社,但也与我和密之、辟疆友好,这点小事对朝宗来说并不觉得麻烦。”
  江政锋听到他们刚刚的那番谈话,便已经知道自己并非是植物人了,便又稍稍对自己的四肢用力想移动了一下,感觉到有些知觉,虽然手臂还无法移动半分,不过手指头已经可以缓慢的移动,便联想到应该是自己死去多时,血液不流通,所以身体暂时无法活动,便安下心来仔细听他们说话。
  “二老爷,时辰到了,该替少爷净体更衣了。”床尾响起一个老者的声音,听那说话方式,应该是个老管家之类的。
  王二爷一听对老管家点了点头,连同侯方域和几个探视的人,被一旁的仆人扶起来准备退出房间。
  江政锋一听那还得了,我可不是真死呢,被一大群人看了我脱光衣服,光溜溜的那还不丢脸死?
  连忙活动一下四肢,却还是只有微微一动,根本引起不了别人注意,想大声喊叫,却发现张口无声,只好连忙大吸一口气积在胸膛,然后用力一呼,盖在脸上的白绢本来就轻,这一呼气便把白绢高高的吹起来,本来几个准备帮他解衣净体的侍女,瞬时被吓的惊慌失措,有的大喊尸变也有人被吓的大哭,还有直接跪在地上大念阿密陀佛疯狂膜拜的。
  刚走出房门外的几人,一听到房内的动静,连忙又折回去房间,一推开房门就让几个被惊吓到花容失色,正想逃离房间的侍女,给冲撞个狼狈不堪,一群人等着该跑的跑完,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只见床边还留下两个跪在地上猛念阿密陀佛的侍女,也不知道是她们不知道要逃跑呢还是没力气跑了,反正就直挺挺的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膜拜着还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否已经尸变的王枫。
  王二爷大概锦衣卫当久了,自然也不太相信这种鬼鬼神神的东西,再加上床上这个人又是自己的至亲子侄,怎样想都不觉得会加害他,便大步走道床边想看明白到底是怎一回事,正眼一瞧,发现床上的侄子正张着一对极为有神的双眼,还一脸潮红的还大口大口的喘气着,横看竖看怎样都不像个死人还会呼吸呐!
  王二爷定了定神问江政锋道:“王枫你现在是活还是死?”两个跪在一旁的侍女,也紧张的听着接下来的答案,一副准备要是听到说死的话就拔腿逃命的姿势。
  江政锋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精明干练的老人家,脑海中的印象隐约记得是自己的本家二叔,自己这一世的名字叫王枫,只好没好气的道:“二叔,你……你没看到……我还在喘着气吗?你死了我都还……还不会死哩。”
  “哈哈哈,真得还活着!你怎么跟二叔说这种混帐话呢?哈哈,我的好侄子活过来啦!好,好,太好了”王二爷一听到王枫说的话,便紧紧抱住了这王家唯一的独苗,深怕一放手,这棵独苗又没了。
  “二叔……痛……侄儿身子骨还没好呐”江政锋无力的说道。
  王二爷擦了擦眼角的老泪道:“抱歉抱歉,二叔太高兴了,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哈哈哈,二叔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门外一群人,听到叔侄俩的对话,连忙围了上来,互道恭喜,而本来准备要逃跑的仆人女侍,一听到主人家的主心骨死而复活,也都回来挤在门外一看好一探究竟,王枫睹见其中一个长相颇为俏丽的婢女似乎还挂着泪痕。
  江政锋不禁苦笑想:“有没有必要那么感动?看来以后就要以王枫的身份活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太多死而复生的例子还怎样的,王枫感觉到这群人还挺当那么一回事的,全然不是那么在乎,人死复生是有违常理的,这副身体大概一段时间没活动了,方才折腾了那下子,让王枫感觉到十分疲累也就不想再探讨这种问题了。
  侯方域看了看死而复生的王枫还一脸疲累的样子,便和大家道:“贤弟死而复生,想必身体还是十分虚弱,大家先让他好好休息吧,等过阵子身体好些了咱们再来探望他。”
  在场众人经由侯方域的提醒纷纷点头称是,互相拱手道别,也朝王枫叮咛要注意身体小心风寒之类的话。
  疲累的王枫只好再打起精神,躺坐在床上和这些长辈同窗拱手致意,客套一番,王枫眼角余光瞧见侯方域正在一旁准备离去,连忙叫了声“侯兄”然后对他拱了拱手。
  侯方域知道王枫是为了答谢他解围之意,便摆了摆手,意思是指小事情不用客气,便和其他友人一同离去了。
  王二爷为了怕有失,又嘱咐了一个侍女留下来服侍他,王枫也不拒绝便点了点头,便自顾自的枕了两个枕头,整理一下脑袋中混杂的思绪。
  那位本家二叔本名叫王之熙,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现职锦衣卫南镇抚司千户,是世袭的锦衣卫,本来只是个锦衣卫校尉,后来继承了父亲王之烈的千户之职,父亲和母亲分别在自己八岁和九岁时就因病去世了,后来就一直由这个二叔带大,二叔除了正室外还纳了四房妾室,但是连个后代也生不出来,所以一直把自己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而自己也很争气,崇祯十一年,十四岁时就考上了秀才,是当时金陵城内最年轻的秀才,和复社四公子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只可惜后来生了场大病,卧病在床一躺就是三年。
  王枫想到这里,又想到前世主人的深层记忆,想当初大病之前,二叔有打算把自己过继在他膝下,自己也答应了,然后当晚就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受了风寒就病倒了,一病就是三年,最后还一病呜呼,当然现在没死是因为被江政锋夺了舍,事实上真正的王枫早就死了。
  想到这里王枫不禁冒起一阵恶寒想:“该不会是厂卫太过缺德,缺德事做太多了才这般绝子绝孙吧?这样邪门?”
  还在想着这种玄又玄的事情时,就听见方才被二叔留在房内的那个侍女,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少爷,该吃饭了。”
  王枫抬头看着那个侍女,似乎就是刚刚在门口感动到流泪的那个女孩,脑袋中印象隐约记得她叫作琼雯,是二叔买来专门伺候他饮食作息的,只见她端着一个盘子,上头摆了几样小菜,和一小碗绿糊糊的粥,娇巧的跪坐在床边,似乎正打算喂自己吃饭似的。
  王枫点了点头,便真的见她手捧着碗,拿着汤匙喂向自己嘴边,王枫这回可就窘了,还活在现代时,都不知道多久没被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三章 复社四少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狼行三国

颠峰大宋

我的吕布兄弟

跃马大唐

回到唐朝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