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傲气凌神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第1章 撕天神决

紫云大陆,陆风城,苍家镇。
苍家镇,以兵器闻名整个陆风城地域。它所锻造出的兵器,把把都是制作精良,锋利坚硬,寒气逼人。刀、枪、棍、棒,叉、戟、鞭、锤,十八般兵器样样不凡。陆风城的不少修炼者所使用的兵器,都是出自这里。
苍家镇演武场,方圆有三里之余。此时正有数十少年在开阔的武场之上修炼。他们或盘膝,或是奔跑闪跳,呼喊不断,嘈杂热闹。几个教头一样的中年站在场边,看着这群寄托着苍家镇未来希望的少年,不断开口指点着。
紫云大陆,修炼盛行,信奉实力。平民尚不能拥有本钱修炼,但是对于一些手头颇为富裕的人来说,拥万贯家财不如身具一气修为。内气,便是这大陆修炼的基础。
当然,也不是有钱便能修炼,更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修炼的。比如说,此时演武场边的两个清瘦少年便是不能修炼的人。
两个少年,看上去都只有十四五岁左右。长相较为清秀,身形也不高,就像是两个文士般孱弱。
这二人其实是一对兄弟。大的叫苍玄峰,小的叫苍玄庭,乃一母同生,相貌上也有许多相似之处。
“玄庭,你说我们兄弟哪一天会有这样的机会?修炼,强大到让别人都不敢欺负我们。让他们在我们的脚下仰望你我。”年纪虚长两岁的苍玄峰一脸羡慕地盯着演武场上修炼的一群半大孩子,眼神中充满了渴求。
年纪较小的少年微微抬头,那双特别的眸子展现了出来。
他的眼眸中的色彩很特别,复杂、彷徨、希翼、还有着一丝不为人知的孤寂。这一双眼睛,包含了许多许多的感情,却很少有人能读懂他的心。甚至于,从他的眼神中,你会渐渐地迷失自己。他就是苍玄庭,一个最特殊的人,一个外来者。
苍玄庭他也算得上是一个悲催之人,一个穿越后郁郁不得志的家伙。他本是地球二十二世纪的冷兵器锻造专家,可是却在一次不该发生的意外下离开了那个世界,来到这个信奉力量的世界。
在穿越之后,他本想自己埋藏在心底的那股男儿血性终于可以得到爆发,可没想到老天爷似乎故意地在和他开玩笑。爷爷的一句话,“你的穴位和筋脉郁结,所以不能修炼,”将他彻底打入了深谷。从小到大,他比别人多承受了一份的孤独。
“机会?”苍玄庭回头,摇头苦笑道:“你说我们还有机会么?”
抬头望着天空,他叹声说道:“或许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失去了机会。老天爷剥夺了我的一切,也包括希望。”
苍玄峰双目一红,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玄庭,你太悲观了。大哥和你一样不能修炼,但从未有过如此悲观的想法。修炼,我就把它当做毕生的心愿。”
“呵呵!”苍玄庭摇头轻笑,转头说道:“或许吧。不过,我们现在得考虑的是怎么样才能不被放弃。你要知道,要不是老爹拖着,我们早就被派去大峡谷和那些冷冰冰的铁块和火热的熔炉做伴了。”
“是啊!除非我们再几个月之内修炼出内气,否则真的要被放弃了。大峡谷,我可不愿意和那些铁块为伴。”苍玄峰轻声地附和着。
这对兄弟,其实都是苦命的家伙。这些年一度测验,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修炼出灵气。其父为保住二人的希望,与家里的老爷子已经争执过几次。而今年,便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若还修炼不出内气,那么他们二人就会被派去镇子后方的大峡谷,终生都负责锻造兵器。
灵气,大陆盛行的一种修炼道路。从弱小到强大,它承载了无数少年的崛起梦想。
灵气修炼,最低级的是“灵气者”,品阶为九品。一般的少年,基本以年龄和灵气的品阶来评定天赋。在苍家镇,有不少的少年都修炼出了灵气。其中天赋最高的,已经拥有了七品的境界。
往上,便是“灵元师”。
灵元师,远远超越灵气者的境界。后者算是摸到修炼的门槛,只有它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地接触修炼的大门。
灵气者是入门,注重量的修炼。而灵元师则是跨上了一个另一个高度,是质与境界的修炼。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灵元师之上,便是“灵元君主”。这是一个崭新的境界。一旦达到这个境界,天空便不再是梦想。他们能像飞禽一样在空中滑翔,真正的飞天遁地,拥有无穷的力量。在整个大陆,君主级别的强者才算是巅峰人物。执掌一方大权,俯视苍生。
在大陆上,绝大多数人眼中的最强者便是高不可攀的君主强者。但是修炼无止尽,君主并不是终点。只不过,整个大陆的人类很少能了解到更上的层次。那个神秘的境界,究竟如何,鲜有人知。
一番话后,兄弟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眼中尽是那种即将被抛弃的绝望。
苍玄庭皱眉看着场上不断跳跃着的几个堂兄弟,微微地叹息着,“十三年了,该死的老天爷,你让我活活期盼了十三年。把我带来这里,却不给我强大的希望,你真是不开眼。”
嘴唇蠕动着,苍玄庭那双充满愤恨的双眼望着天空不断诅咒着。
“呼!”发了一通怨念之后,苍玄庭羡慕地留恋一眼演武场,然后转身向边上的小道走去,清瘦的背影之中散发着浓浓的孤寂与颓废。
“玄庭,等等我。”苍玄峰也跟着起身,两兄弟并肩朝着小道离开。
当两人他离开的那一刻,演武场边正指点少年修炼的一个浓眉汉子转过头来,有些心酸地看着二人的背影,默默地叹息着。
苍徐山,苍家镇的掌门人,同时也是苍玄庭兄弟的父亲。
作为苍家镇的现任家主,苍徐山的实力达到了三品灵气师的水准,在整个陆风城也算得上是排的上号的人物。
但是,他的人生并不完美。两个孩子的先天缺陷,让他彻底地受到了不少的埋怨。若只是一个废柴还好说,可是一双儿子尽是如此,就不是用意外能解释的。他的血脉遗传,肯定是存在着问题。所以,当他的这届家主任期到了以后,肯定会失势。
其实他并不看重权势。他的心中是在为两个儿子担心。如果自己就此沉沦下去,他不知道还能不能保护他们。
想了许久,他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后收回目光,接着对场上的少年们指导了起来。
小道上,苍玄庭轻声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神色轻松,根本没有在演武场边的那种落寞。或许是他内心乐观豁达,根本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又或许他已经将所有的落寞都收进了心底最深的角落,让它们在时间的流逝中消泯。
苍玄峰则是随意地踢着小道上的石子,似乎也没有将这一切放在心里。
这对兄弟此时的心情,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转了两个弯,两人来到了一座小院子,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在这个注重实力为尊的世界,这对同病相怜的同胞兄弟连他们最基本的地位都没有。别的堂兄弟可以住在苍家的主宅,而他们却只能搬到外围的小院。不过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也正是合了心意。省得见到那些心高气傲的家伙,整天地被捉弄。
院子中一共有两间屋子,许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池清水之中,几条鲜活的鲤鱼正摆尾追逃。走进这个院子,即便是心情再坏,也会被这种淡雅缓解。这里,就是他们二人的小窝。
苍玄峰回头向苍玄庭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而苍玄庭却留在了院子之中,静静地抬头看着天空。仿佛,他想要回到过去,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
看着蓝色的天空,胸中似乎有种解不开的忧郁。刚才在演武场上看到的那些少年身上散发出的红绿光芒,触动了他心底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不能修炼,他不能修炼,是个废物。即便是再乐观豁达,也免不了抑郁。
十三年,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难道他的一生,就要这样籍籍无名的度过吗?他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一股自内心深处爆发出的怨气猛然冲向苍穹。
天空之中,风云变幻。此刻白云凝实,下一秒却已经消散无踪。朵朵白云飘逝,蓝色的背景下充满了时间流逝的苍凉。
“嗯?”就在他的目光沉入天上的白云飘渺幻化之时,猛然一个小黑点出现在了眼中。

下一页

下一章:第2章 尊者之心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万古天帝

逆天邪神

绝世邪神

武道大帝

至尊邪神